中国奥数“神话”教师:别让数学“躺枪”

中国奥数“神话”教师:别让数学“躺枪”

“因为奥数,连带着数学也变得灰头土脸的。如果数学教育依旧这样下去,我们跟美国奥数的差距还会加大。”数学特级教师王金战说。

在刚刚结束的第56届国际奥数竞赛上,中国以4分之差输给了美国队。有人认为这是好事,因为,之前中国在国际奥数竞赛上的优异成绩,是由数量巨大的孩子在非常态的训练基础上获得的,现在奥数终于抖落身上的泡沫回到了常态;还有的人则认为这是一记警钟,该对我国这些年的教育改革进行反思了。

在奥数风生水起的年代,王金战几乎是个神话:这个人大附中的数学老师曾带过的一个班有37人考上了清华、北大,还有10人被牛津、剑桥、耶鲁等名校录取,他所辅导的奥赛学生也屡创佳绩。

现在,奥数在一轮轮的改革下,终于不再那么风光。

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王金战,想让这个伴随着奥数起起落落的老师,聊一聊奥数到底经历了什么?数学发生了什么?禁奥给教育带来了什么?

“奥运会是挑战运动的极限,数学奥林匹克是挑战思维的极限,为什么要打压它?”王金战说。

奥数就是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简称。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由国际数学教育专家命题,出题范围超出了所有国家的义务教育水平。专家普遍认为,只有5%的智力超常儿童适合学奥数。“所以,在国外凡是能在数学奥赛上取得好成绩的学生一定会被名校抢着录取。”王金战说。

既然100个人中只有5个人适合学,那么为什么在我国会出现“全民奥数”的怪现象?

很多人愿意拿美国的教育与中国比较,奥数也不例外。

不少人说,美国绝大多数学生不学奥数,学奥数的都是那些对奥数真正感兴趣的孩子,因为喜欢所以投入,因为喜欢所以专注,因为喜欢所以不怕吃苦。

这几年,王金战每年都会在美国住上几个月。“我利用这个时间考察美国的教育,同时也在美国做竞赛平台,很多喜欢数学的孩子在这个平台上进行奥数培训,他们很享受这个过程。”

聪明的中国人不会不懂这个明摆着的道理,但仍有很多中国的家长明知孩子不喜欢奥数也会逼着孩子学。

其实问题的根源是中国学校对学生进行选拔的标准太过单一,虽然国家在不断强调尊重孩子的个性,但是分数的地位仍然无法撼动。比如,在小升初取消考试后,就近入学政策又没能真正实施,择校现象大量出现,有选就有考,那么靠什么来衡量学生?奥数就成了这把“尺子”,因为它的分数最过硬,区分度最好。

“14岁之前是一个人一生智力开发的关键期,这段时间将完成一生智力开发的95%。”王金战说,但是这也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在14岁之前学到了喜欢的东西,那么孩子的智力和潜力将会得到巨大的开发,但是如果逼着他学了不想学的东西,孩子的智力也会被扼杀。

“奥数没有错,错的是全民学奥数。”王金战说,错的是把奥数当成了功利的尺子。

禁令是冲着奥数来的,但是“躺枪”的却是数学。

“很多人不真正了解什么是奥数,甚至觉得数学只要难一点儿就是奥数了。”王金战说。

按照这样的逻辑,“禁奥”同时带来的就是降低数学的难度。

都说数学很美,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它到底美在哪里,“当你被它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突然茅塞顿开,那种豁然开朗心情激荡的时刻就是数学最美的时刻。”王金战说,但是,当孩子做一道题就会一道题,没有这种“死去”又“活来”的过程,很难体会到数学的美。

王金战介绍,数学作为基础学科其作用是培养孩子的思维能力,它应该包括计算能力、逻辑推理能力、空间想象能力和综合能力。

但是现在的数学为了迎合“不难为学生”的潮流,正在不断地淡化数学的味道。比如,高中的立体几何,它本来“承载的是培养学生空间想象能力的功能”,过去在对各种平面与平面的关系、角与角的关系进行证明的时候要加辅助线,很多学生在这个过程几乎“把脑袋想炸了也想不出来”。现在的立体几何,引入了空间向量的方法,使得解题思路简单了,模式更加固定了。“但是,各种平面与平面的关系、角与角的关系则大部分通过计算得出,思维的压力大大降低。”王金战说,立体几何一旦变成了以计算为主,培养空间想象能力的功能便大为降低。

王金战介绍,我们现实生活中能见到的是三维空间的东西,而数学经常要研究的是四维、五维、六维甚至N维的空间,那需要多么强大的空间想象能力才行?

研究数学竞赛的王金战介绍,有的时候在外人看来自己是在静静地坐在那里,但是脑子里却在构想着一个N维的空间,当再回到现实时可能一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那种灵魂出窍般的快意,估计没有真正投入到数学中的人是很难体会的。

“教育改革的关键是教育观念的改革,而不是一次一次地改教材。”王金战说。

就在我们不断降低数学难度的时候,这两年美国的奥数却“搞得红红火火”。王金战清晰地感受到,这些年有越来越多的美国青少年愿意尝试奥数训练。很多媒体报道这些都是中国孩子带去的。

“在我们的平台上确实有不少中国的孩子。”王金战说,不过中国孩子带来的更多的是对美国的提醒。

有人说,中国学生的数学水平曾远远把美国抛在后面。不管这是不是国人的臆想,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数学教育正走在一个十字路口。规范奥数、解放95%的孩子绝对没错,不过,奥数绝不就是数学,对奥数的任何讨论和质疑其最根本的目标一定是让数学更加科学和规范,正像王金战所说:“要让数学有数学味,让学生能真正体会数学的美。”

(中国青年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yguangyuy]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