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史图像札记二则

  近日阅读两本科学史类书籍,发现有关图像的两则错误,记录于此。

  一本是剑桥李约瑟研究所原所长何丙郁先生的《学思历程的回忆——科学、人文、李约瑟》。该书基本是何先生的自传,我前几年曾读过一遍,这次仅是大致再翻看一遍,重新发现了国际、国内科技史界学者的一些故事或者八卦,读起来挺有趣。不过在P133有一幅照片(如下),题记作:

  1990年在新竹大学刘兆玄家与吴健雄等聚会(坐:左一陈省身、左二李政道、左三李远哲、右三吴健雄、等;立:左一杨振宁、右四刘兆玄、右二作者)

科学史图像札记二则

  笔者有足够的把握指出,或许何先生记忆有误,或者是别的原因,总之他把这里的“吴健雄”辨识错了。这里的“吴健雄”应该是陈省身先生的夫人郑士宁。不妨对比另外两幅照片便可一目了然。(补记:在公开的吴健雄照片中,没有发现其戴眼镜照,即使晚年也如此)

科学史图像札记二则

科学史图像札记二则

  左起:严志达、陈省身、郑士宁、于德求

  第二本书是吴以义先生的《从哥白尼到牛顿:日心说的确立》。该书写得很详实,是科学史专业学生了解第一次科学革命的上佳文本;由于作者的文笔也好,对普通公众也值得推荐。我是2015年买到该书的,阅读了一半多,后来因为访学中断,最近接着读伽利略部分,发现一幅图吴先生理解有误。

科学史图像札记二则

  在P325,他引用了伽利略在《关于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中的一幅图,该图是哥白尼的日心体系(如上)。结果他评注说:

  其中太阳居中,向外依次是水星B,金星C,和地球A。图上清楚地标示了作为地球卫星的月亮,注意绕地运行的月亮被标作满月N和朔P————。唯太阳旁边的小圈令人费解,似乎没有理由把它解释为太阳黑子。

  按常理,吴教授不应该对此有误解,连他自己都有些怀疑,最后一句显然是内心的独白——他觉得解释为太阳黑子也很牵强。其实,太阳旁边的小圈无非是伽利略标识的字母O,而不是其他。理由有二:

  1、在伽利略的这样图上,五大行星均标示了字母,还有月亮也给出了字母,太阳被标示出字母顺理成章。

  2、在伽利略的原书中,明确提到了这个O。吴引用的版本是1944年芝加哥大学出版社的英文版,笔者找不到该版本,但在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中文版P227有极其相似的一幅日心说的图,只是把太阳那里的O标示在了太阳中心。何况,在文本中辛普里丘明确说到“我把它画在这儿;这就是太阳的地位,标志是O”。

  因此,尽管伽利略用望远镜证实了太阳有黑子,支持了哥白尼的日心说,但这里的O只是一个标记符号,并无太阳黑子的意思。

(科学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jl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