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文章——伊甸之殇

伊甸之殇

作者:封龙
1、图书馆
排风管道在生活层和地表之间纵横交错,构成一个巨大的迷宫,我相信除了我和我父亲没人能在这个迷宫中找到通往地表的路。
我顺着管道向上爬了近一个小时,柱子,蛋蛋和王丽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我身后。我看到了排风管尽头的巨大排风扇,外面已经黄昏,虚弱的阳光照在直径3米的风叶边缘,让风叶看起来如同镶了金边的天使之翼。
我爬出了出去,这是我第一次到地表,我们都穿着防辐射服,不知道外面的辐射是不是依然过量。好在现在的防辐射服和普通的衣服差不多,并不笨重,穿在身上也很舒适。出来之后防辐射服外面的检测灯是绿色的,说明辐射并不过量,然而我们还是不敢冒险脱掉它们。
从排风管出口一出来面前是一座十二层的高楼,然后不远处是更多更高的楼,这些大楼在夕阳下如同落寞的巨人一样,显得无比沧桑。
父亲说过,这里原来是一座城市,以前人类就生活在城市中。战争毁掉了一切,大移民引起的世界大战毁掉了所有的地表城市,无数的核弹被引爆,最后地表成为了人类的死亡之地,于是幸存的人们只好转入地下,过起暗无天日的生活。
夕阳将天边映照的如同着火一般绚烂,整个大街也变成了红色的,我们沿着街道向城市深处走去。
王丽忽然拽住我的手,她带着哭腔说道:“小落,我们回去吧,天要黑了。”
“胆小鬼,早就说了你别跟来,看看,刚刚出来就要回去……”蛋蛋不满意地说道。
柱子打断蛋蛋:“蛋蛋,你能不能别这么吵!”
“怎么我说错了吗?”蛋蛋不服地反驳,“带她来就是个错误。”
“我们去图书馆里拿到电脑和书就回去,晚上地表的确是不安全的。”我制止他们进一步的争吵,我听大人们说过,现在地表生存下来的动物都变异了,它们变的嗜血狂躁,由于眼睛被辐射所伤害,它们开始变的畏光,只在晚上出来活动。
我一路走在前面,在各个大楼间穿行,柱子和蛋蛋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他们也没有关于地表生活的回忆,所以对外面的一切都很好奇,王丽脸上挂满了恐惧,她拉着我的衣服紧紧跟着我。
“小落,一会儿咱们还能找到回去的路吗?”王丽忽然又拉住我说道。
“放心,我看过这个城市的地图,我们不会迷路的。”我安慰道,“前面就是图书馆了。”
前面的街道的拐角处一座只有四层的小楼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图书馆,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它了。
图书馆窗子上的玻璃破着一个个的大洞,大门却紧闭着。柱子从破碎的窗口内钻到里面,从里面打开了门。
不出所料,图书馆内铺满了灰尘,然而里面的书并没有受到多大的破坏。我徜徉在一排排的书架中间,我感觉似乎有种隐秘的气息在图书馆中流淌。
我轻轻走在书架间抚摸着这些寂寞的书籍,仿佛某种有质感的触动从手指传到我的心里。我从书堆中找到一本《标准程序设计》,又在楼上找到一台笔记本电脑,我尝试着开机,它竟然真的开机了,虽然屏幕有点花,但是还能用,我关机收拾好这台电脑。
蛋蛋他们在房间内疯跑着,他们不停发出惊叹声,沉睡了十几年的灰尘又焕发出生命,它们翻腾在空旷的图书馆内。
太阳的光线很弱了,我已经看不清书上的文字,我对柱子和蛋蛋喊道:“柱子,我们要回去了,天快要黑了。”
柱子和蛋蛋停了下来,图书馆忽然陷入了寂静中,慢慢地从周围传出奇怪的声音。
“你们听,那是什么……”王丽的声音颤抖着。
柱子和蛋蛋脸上也出现惊慌的表情,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中隐藏着什么……
最后一丝阳光消失了,夜幕降临。
我打开了防辐射服上面的灯,微弱的光亮了起来,只能照亮方圆2米的范围。
柱子强作镇定地说道:“什么……什么东西在啃咬图书馆的门……”
我趴到窗口向外看去,半透明的夜幕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图书馆门口有很多窜动的小黑影,它们在冲击,啃咬着图书馆的铁门。
“是老鼠,没事,他们害怕火光,我们生起火来它们就不敢过来了。”我安慰大家,尽管我自己也害怕的要命,但是我知道要想活着回去必须有人镇定下来。
我们尽可能快地将书堆在图书馆的门口,然后点燃它们,我似乎看到这些古老的知识变成一缕缕跳动的火焰,最后变成灰烬消散在夜风中。
留给我感慨的时间并不多,那些厚厚的巨著根本经不起燃烧,十分钟之内它们就要告罄,我又往火焰中投了几本书之后说道:“听着,我们要分开来走,我从前面的窗子中跳出去,引开老鼠,然后柱子你带着他俩从后面的窗子跳出去,然后在排风扇那里等着我,蛋蛋,你替我拿好这台电脑。”
我将从图书馆里找到那台笔记本电脑和几本书交到蛋蛋的手上。
“小落,我们一起吧,我和你一起引开老鼠。”柱子说道。
“不行,蛋蛋和王丽都不认识路,你带他们去排风管道口那里等我,如果我要是一个小时之后还没有到你就得带他们回去……”
王丽听到这里一声惊呼:“不行,太危险了,我们在一起。”
“不用争执了,听我的,这个城市的地图刻在我的脑子中,我一定可以摆脱这些蠢老鼠的。”
我说完不等他们答应就跑到窗口跳了出去,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扔向大门口的老鼠们,我喊道:“嗨,衰仔们,哥在这儿……”
老鼠们听到响声,向我这边看了过来。我扭头开始狂奔,一边跑一边构思到底怎么才能甩了这群变异的老鼠。
我在头脑里的地图中搜索着,想想到底哪里可以让我摆脱它们。
我先向一个大商场跑去,我可以在里面锁住门,然后从另外的出口出去,虽然无论是什么门都会被老鼠们咬穿,但是至少可以阻挡它们一段时间,多点时间我就可以找到更好的对策。
我一路狂奔,从商场里面出来之后我稍作犹豫向落日大桥跑去,要是实在不行我只能跳河了,防辐射服可以保护我不被污染的江水伤害,我可以从河里游走,摆脱老鼠,不过河里恐怕也不安全,谁知道水里的鱼是不是也变异了。但一时我也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
一路狂奔,我感觉自己的肺在燃烧,胸口如刀割般疼痛,然而脚步一刻都不敢慢下来,耳边呼呼的风声中夹杂着悉悉索索的声响,我知道它们就在我身后不远处。
很快我就抵达了落日大桥,这时月亮升了起来,清冷的月光为我照亮这条长2000米的桥,虽然其号称比金刚石还坚固,然而我依稀可以看到战争对其的侵蚀,桥面坑坑洼洼的,到桥中间时我看到一道裂痕,这道裂痕目测最窄的地方也有2米左右宽。它将大桥一分为二,下面可以看到滚滚的江水。
我心头一喜,这个裂痕对我来说可以跨过的,然而对于体型较小的老鼠来说却是天堑,这是我摆脱它们的机会。
身后传来它们的声响,我后退几步,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始助跑,神啊,保佑我吧,我一跃而起,然后有惊无险地跳到了对面。我转过身来,看着那些狂奔着的老鼠像下锅的饺子一样啪啪啪地掉进翻滚的江水中。
然而不等我笑出声来身后响起了某种野兽的叫声,我转过身看到一只狼(后来证明这是一只变异的狗),它狂叫着向我冲了过来。
恐惧如同一只巨手一样紧紧抓住我,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时间似乎一下子慢了下来,我看到这头狼眼中发出幽幽的绿光,它的牙齿如同利刃一样暴露在空气中。
我心想:这下完了,在在这近似凝固的时间里,我的脸上露出笑容,从容地去面对死亡。
一道白光忽然一闪而过,狼被白光击中,发出呜咽的呻吟,它毫不犹豫一瘸一瘸地跑掉了。
一架貌似是飞行器的东西降落在不远处,2个身着白色衣服的家伙从里面走了出来,我想起父亲曾经给我讲的故事,我明白了他们从何而来——伊甸园。
2、来客
父亲说过20年前的大战是由大移民引起的,大移民是指近3000万人类的精英抛弃同胞,登上超级太空船伊甸园号离开地球的事件。大移民几乎带走了地球上所有的科学家,并且也带走很大一部分矿产资源,这等若是带走了剩下人们的希望。这引起了地球上剩下的人类竭斯底里的大战,无数的核弹被引爆,无数的人被杀死,地表变成了真正的死亡之地。最后幸存下来的人类转入地下,以往年修建的军事防御体系为基础在地下重新建立了城市。经过缓慢地发展人类的文明终于得以延续。
救了我的这两个人绝不是来自地下,他们来自伊甸园,他们回到地球的目的是什么?
我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看他的样子顶多8岁,他会知道什么?”
另一个人说道:“这个孩子不简单的,你相信我。”
他们向我走来,我这才看清他们竟然没有穿着防辐射服,为首的一个人看到了我眼中的诧异,他说道:“你是不是在惊讶我们怎么没有穿防辐射服?”
我吃不准他们到底是敌是友,没有回答。
“哈哈,我们穿了哦,只是你看不到而已,这是最新型的防辐射服。”那人肆无忌惮地笑着说,“对了,你认识苏仲修吗?”
我吃了一惊,苏仲修是我的父亲,他竟然认识我父亲!
“看你的表情我猜对了,你是苏仲修的宝贝儿子吧,你的脸型像你父亲,但是你的眼睛像你母亲多一点。”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我心底泛起比刚才的恐惧更大的寒冷,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们是敌人,非常可怕的敌人。
“你不用害怕,虽然我来自伊甸号飞船,但我是你父亲的朋友……”那人话没说完就被同伴严厉地喝止道:“够了,刘源,你说的太多了!”
“老史,别大惊小怪的,这有什么关系,这个孩子可不是一般的孩子,他是于欢的儿子……”
史旦愤怒地呵斥道:“住口,刘源,你要再开口就一定会后悔的!”
我没有说话,而是从他们争吵的话语尽可能多的捕捉有效的信息。然而还不等我理清楚头绪,史旦对我说道:“带我们去找你父亲,我们为他捎来了你母亲的信。”
我对于自己的母亲一点都没有记忆,然而我还是决定带他们去地下,一个计划在我的脑海中逐渐成型。
“你说你是我父亲的朋友,那请问我父亲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我心里盘算着,不能轻易就表现出相信他们的样子,这样他们会有疑心。
“哈哈,我就说这个孩子不简单吧。”刘源对史旦大笑着说,然后又对我回答道,“不知道他现在喜欢吃什么,以前他最喜欢的是橘子。”
我带着他们回到排风通道的入口处。柱子在地下给我留了言。他先把王丽和蛋蛋送回下面,然后叫大人来地面救我。
我在排风口给柱子留了言,然后就带着两个客人开始在错综复杂的管道中穿行。一路上我仔细观察,发现他们衣服表面似乎有一层若有若无的薄膜,这也许就是他们的防辐射服。
刘源注意到我观察他们于是向我解释道:“小家伙,这是最新的多功能防辐射服,它是由一层很薄的纳米材料做成的,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的哦。”
看得出来他们很谨慎,我也得万分小心。
近一个小时后史旦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他停了下来,问道:“怎么还没有到?”
“快到了。”我没有过多的解释,其实地下城市与地表的垂直距离为5公里左右,然而管道线路不是垂直的,从而使整个路线接近8公里,或者更多,而且我今天刻意走了一条长一点的路线。我家并没有在主城区,由于父亲负责排风管道的维护和检修,为了方便他工作我们住在生活层上面的农业层,这一层没有什么居民。
到达一个检修站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父亲常常带我来这个检修站玩,检修站有两间屋子,外面的屋子存放着检修工具,里面的屋子存放少量的食物和水。
“我渴了,去里面喝口水再走,我渴了。”我对史旦说道。
史旦和刘源点点头,他们也有些累了。
我在检修站的门禁上输入了密码,门应声而开。
史旦问道:“小伙儿,一会儿你带我们去找你父亲的时候要注意不能让别人看到,这也是为了保护你们父子,虽然我们没有恶意,但是你知道……”
“放心,你们是我父亲的朋友,还救了我命,我一定不会让你们难堪的。”我让史旦两个人坐会儿,我去里面拿水。
我一转身进了里屋,我注意到刘源和史旦小声交谈着什么。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里屋有个暗门,我一进入里屋后马上从暗门逃了出来,并且锁住外面的门,门上的密码只有我和我父亲知道,就这样,我把他们困在了这个检修站中。
必须马上叫父亲来,这两个人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我一边想着一边飞快地向家里跑去。
在管道的出口我碰到了父亲,他脸色阴沉,见到我劈头问道:“谁让你去地面的?”
我焦急地问道:“柱子他们呢?”
“哼,亏你还是记得他们,你带他们去地面,还是傍晚去,你这是想害死他们吗?”父亲很少这么严厉地教训我,他顿了顿又说道,“他们已经回来了,你以后小心点……”
听到柱子他安全无事我放下心来,我打断了父亲:“伊甸园来了两个人,他们说找你……”
忽然我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我和父亲的身体同时一个颤抖。那个声音说道:“苏仲修,你儿子真是很不错哦。”
我看到父亲脸上的惊慌一闪而过,他淡淡地说:“跟我来。”然后带领着两名不速之客和我从一条隐蔽的小路往家走去。
3、地下城市
我和小伙伴们都是出生于黑暗纪元,我们出生于地下城市。据说目前全球这样的地下城市不超过十个,而且彼此之间联系不紧密。
我们居住的地下城市是以大战之前C国军方的地下军事基地为基础修建的,基地位于地下5千米左右,分为8层,上面2层是农业区,-3层是工业区,-4到-7层是生活区(其中-5层是东方远和他的部队的区域),最下面的-8层是禁区。整个地下城市总面积达5万平方公里,核战之后幸存下来的2000万亚洲居民就挤在这个逼仄阴暗的地下空间里。
经过8年的发展,我们扩展了地下城市(现在总面积达到了8万平方公里),这几年地下城市的领导者大力发展农业,积极寻找新能源,依靠居民多年艰苦卓绝的努力,粮食产量终于逐渐有跟上了人口增加的趋势。然而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问题也开始出现。大移民带走了全球99%的科学家,核战又毁掉了地表所有的设施,所以我们失去了利用核能的技术和条件。不止核能,我们失去了太多的技术,比如机械化,自动化……
近两年地下城市的发展出现了问题,首先能源短缺让地下城市的发展举步维艰,其次我认为城市现在推行的君主制压制了城市的发展,东方远一个人掌握着我们所有人的命运。父亲经常和我说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然而我认为时代在变,形势也在变,现在强权政治压制了科学的进步,我们必须做出改变,不过我的这些话是没人信的,因为我只是个9岁的孩子。
总得来说,虽然地下城市的生活很艰难,但是希望一直都在。
前天从伊甸园回来两个人,他们竟然认识我父亲,并且声称给我父亲带来了我母亲的消息。这俩人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是不怀好意的,至于原因我还没有想明白,不过我坚信他们是敌人,我从史旦的眼神中看到了隐藏着的敌意。
父亲把他们带回家里之后就躲到了父亲的卧室里,由于空间有限,每家每户所拥有的住宅面积都很小,我和父亲挤在一间不到20平米的屋子里,中间用木板隔开。我假装睡了,然后偷偷听他们谈话。
“和你们一样我们也面对着能源的问题。探测器找到了合适人类移居的星球,然而我们的能量不足以使我们达到那里。”这是那个叫做史旦的家伙的声音,他的声音总是透着一股阴冷之气。
父亲没说话,接着传来刘源的声音:“是的,在最初的设想中我们在宇宙中可以收集射线的能量,然而宇宙比我们想象的更加贫瘠,我们并不能依靠射线获得足够的能量,这么多年过去了,核能依然是我们唯一的依靠……”
父亲打断了刘源,他问道:“不要拐弯抹角了,直接点吧,你们为什么回来?”
史旦道:“我们需要贫铀和钚,我们是来做交易的。”
“你拿什么跟我们交易?”
“这封信是于欢让我给你捎来的。”
片刻后传来父亲有些颤抖的声音:“是……她的字迹……”然后是良久的沉默。
最后父亲问道:“你们能保证小落的安全?”
“你也知道,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和你们交易,包括于欢在内,我们已经接收了8个人。从没出现过差错。”
又是良久的沉默后父亲说道:“可是我要怎样才能弄到贫铀和钚?”
“只要计划周详,就不会有完不成的任务。”
我还想听下去,然而困意袭来,我在模糊的声音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醒来时史旦他们已经不见了,父亲只是告诉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史旦他们的事。我答应了。
吃过早饭——一个硬的可以当凶器的馒头——我去广场找柱子他们,我们约好今天去最底层的数据库探险,据说数据库中存着大战之前所有电子资源。要访问这个数据库我们需要一个终端,然而地下城市里计算机本来就是奢侈品,所以平民是没有PC的,不过现在我有了一台。在图书馆柱子帮我带回了那台笔记本电脑。
到了广场柱子和蛋蛋拿着电脑和书已经在等我了。
蛋蛋看到我很开心地说:“哈哈,今天我们终于甩了王丽了。”然后又补充道:“那个跟屁虫加爱哭鬼。”
柱子有些犹豫地问:“我真的下去最下层吗?那可是禁区!”
蛋蛋马上叫道:“柱子,你别搞的自己和王丽似的好不,我们甩掉她一次容易吗?”
我对柱子说道:“不用担心,那里虽然是禁区,但是没有大人专门看管,下面说不定有宝藏呢。”
蛋蛋听到宝藏两眼放光:“那下面是不是会有火腿?”
“你个蠢货就知道吃!”柱子骂道。
“是谁刚刚别去下面的?”
“我是提醒你们下面是禁区,我说别去了吗?”
好吧,这两个人见面就这样,这也是他们的乐趣所在。
我们从城市西北角的楼梯下去,由于能源不充裕,每家每户的用电量都是限量供应,除了必要的照明,很少有公共设施也分配电量,所以电梯只有东方远和他的幕僚们要用的时候才通电。
越往下走越黑暗,走廊的灯都是昏暗的,可能只有5瓦吧,或者更低。然而我们还是到了-8层。
看来-8层是储藏层,我估测这一层的面积是各层最小的,大概不到4千平米,大大小小的房间中存放着很多机器,转悠了一圈我们才找到数据库。
数据库位于一个角落的房间内,一排一排的服务器闪烁着绿色的光,这里的空气中飘荡淡淡清香,应该是臭氧的味道。
蛋蛋在房间内转了一圈,骂道:“我靠,不让咱们用电,说电量不足,原来电全用在这里了。”
我看着比我的身体还要高的CPU和硬盘,想象着这里面藏着所有问题的答案,也许这里也藏着一个可以拯救地下城市的方法。
“这是人类的希望,你不会懂的,蛋蛋,你就是一个吃货。”我一边将笔记本接上电源调试机子一边和蛋蛋说道。
片刻后我笔记本开始重新运行了,虽然屏幕有点花,但是系统运行的不错。
蛋蛋显然对这次的地下探险不满意,他不死心地要去挨个房间看看是不是真的没有吃的,他说一会儿回来,然后就出去了。
柱子看着蛋蛋的背影摇摇头:“没有告诉蛋蛋-4层的那个食物储存间是对的,告诉了他咱们都得饿死。”
“没那么夸张,再说我们的大棚实验已经取得成功,粮食的问题很快就会解决的。”我一边和柱子闲唠着一边找到数据库的端口,然后将我的PC接入了端口。
哈,竟然还设置了安全系统,需要输入高达11位的密码。我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动着,片刻后数据库的大门敞开了,密码虽然很难短时间内破解,然而绕过安全系统直接访问数据库却不难,这就是传说中的马其诺防线吧。
我本来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只是觉得从这个资料库中总能找到有用的信息。也许我该编写一个AI来整合资源,寻找答案。
我下载了一些编程工具和现成的模块,然后我开始查找历史资料,我要查查大移民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这样就可以搞清楚史旦他们的阴谋是什么了!
柱子看我忙的满头大汗的,问道:“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吗?”
“这里什么都有……”我一边喃喃地回答着一边翻找着,然后飞快地将数据打包下载,说不定已经被大人们发现了,我不相信这么重要的地方真的没有任何守卫。
“柱子,去找蛋蛋,在楼梯口等我,我马上就好。”
柱子答应一声出去了,我埋头盯着笔记本的屏幕上面的进度条一点点地逼近100%。
我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我的心思全在笔记本上没有注意到这个脚步声不属于任何一个小孩,这分明是一个大人的脚步声。
“不是叫你在楼梯口等我吗?”
“你就是苏落?”
听到声音我一个激灵,然后抬起头,我浑身一颤,因为面前站着的竟然是——东方远!
4、领导者
据父亲说最初地下城市的居民多是罪犯,而且是那种罪大恶极的罪犯,因为他们狡猾、阴险、邪恶、顽强,所以他们能够在大战中生存下来。这就是为什么只有东方远的强腕统治可以拯救地下城市。东方远依靠武力,恐吓和阴谋来领导市民。
东方远在大战之前是一个将军,他的部队号称是魔鬼之师,从来没有打过败仗,而且东方远喜欢杀战俘,当时世界的秩序已经完全崩坏,没有人会指责他,只有战胜者才有发言权。
人类转入地下后,东方远带领自己的残余的部队开始在地下城市中维护秩序,他曾经的手下成为他的幕僚,东方远和他的幕僚制定律法,划定区域。从此,东方远成为整个地下城市的君王,他掌握着地下城市的一切。
东方远集结了幸存者强迫他们开拓了-1层,让他们用一个月的时间把这一层改造成农业区,这个过程累死了很多人,后来还有人站出来反对东方远的命令,并纠结了一批人想推翻东方远的统治。东方远很轻易就剿灭了这批人,对参与者全部处以极刑,从此再没有人质疑东方远。
东方远在我眼里是一个残暴的君王,他喜怒无常,喜欢惩罚人,他是很多人的梦魇。
此刻,这个梦魇就站在我面前。
“你就是苏落?我的幕僚们都说你将会是我的继承人,你果然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吗?”东方远的眼睛如同锐利的刀子射向我。
我低头收拾着笔记本,没有说话,我不懂东方远在说什么。
“我在你的眼光中看到了怯懦……”东方远打量着我说道,很奇怪的是他的语气中似乎露出一丝落寞,“你像是一头羔羊……”
“东方先生,我有事先走了。”我收拾好东西匆匆跑了出去。奇怪的是东方远并没有阻止我,不过我可顾不了那么多,东西已经拿到了,我必须赶紧离开这个梦魇。

和柱子他们分开后我没回家,家里的用电量配额很少,用于照明都是勉强够。我要去一个有电源的地方,需要的资源我都拿到了,剩下的我需要做的就是利用它们。
我来到父亲的一个工作站,检修站的电量充足,我接上电源,打开了笔记本。
先查查看伊甸计划是怎么回事。
我从下载的资料中得知,伊甸计划在21世纪中期开展的,全球无数的科学家投身于飞船的建造。历时5年这艘飞船才真正完成。人们在这艘飞船上装载当时最先进的AI,地球上所有的电子资源都被载入飞船的数据库,飞船内形成稳定的生态圈,总之这艘飞船可以供一千万人永世生活在其中。它就是一个奇迹。
伊甸园号飞船何时起飞是个秘密,人们知道的就是一夜之间世界上著名的科学家,诸强国的政要,著名的作家、画家、演员全部消失不见,仿佛他们从不曾在过。
随后人们发现伊甸园不但带走了人,还带走了资源。
然后就是看不到希望的人们开始了毁灭一切的大战,以及幸存(不幸?)下来的人们的悲惨生活。
地下城市终于稳定下来的时候史旦他们突然回来,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真的是为了贫铀?不对,一定没有那么简单,我还得再想想。
正当我头都快大了的时候工作站的喇叭中传来东方远的声音:“各位居民请注意,各位居民请注意,下周我们将进行8年一度的律法制定大会,望所有的代表都准时在-1层的广场集合,各位居民请注意……”
律法制定大会是什么?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疑问,8年一次,上次举行时我只有1岁,果然没什么印象。
难道史旦的到来和这次大会有关?他们在大会举办前夕到来,和大会有关系的可能性很高。我不得不求助于父亲,我要知道这个大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在排风管道中转了一圈才找到父亲,此时他正在大概-7层排风管的内口处检查,这里不属于常规的检查区域,父亲见我突然出现有些惊慌,我没有和父亲说我遇到东方远的事,只是问他关于律法大会是怎么一回事。
父亲语气略显惊慌:“你……你不是该在学校上课吗,怎么跑这儿来了?”
“今天周末。”
“哦,对,今天周末了啊,你不准再带着柱子他们到处惹事了知道吗?”
“爸,告诉我律法大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突然对这个这么感兴趣,又有什么鬼主意?”父亲瞬间警惕起来,可能是怕我搞什么恶作剧吧。
“爸,我能对大会做什么?你就当给我科普一下。”
父亲想想也是,就说道:“虽然名字叫律法大会,其实是为了制定下一个8年地下城市发展的方向,以及确定领导人,东方远已经连续2届当选为最高领导人。下一届谁会当选也没有悬念,虽然东方远一直申称要物色接班人……。”
“当选?是选出来的吗?”
“名义上是选出来的,实际上谁知道呢,反正我们投了票,但是之后的环节都是不透明的,东方远掌握着绝对的权力,但这也是我们能够活下来的保证……”
“原来是这样。”我没再听父亲说下去,虽然还是不知道史旦的真正目的,但是我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一些猜测。
“我走了。”我对父亲说道,然后转身要走被父亲叫住了。
父亲犹豫了半天,问道:“你跟着史旦他们去伊甸园吧。”
我摇摇头,姑且先不说史旦他们的阴谋,就算他们真的是可以带我去伊甸园我也并不想去。
父亲又说道:“你不是想你妈妈了吗,她就在伊甸园里,你不是一直羡慕柱子和蛋蛋他们有妈妈吗,所以我要送你去伊甸园。”
我又沉默了片刻,问道:“我妈妈漂亮吗?”
父亲一愣,然后点点头:“漂亮,而且很温柔。”
“比王丽的妈妈更漂亮、更温柔吗?”
“呃,也许吧……”父亲愣了一会忽然生气地说,“王丽她妈是整个地下城市最漂亮的好么,脾气也是最好的,你能不能找个中等水平的和你妈比?!”
我再次摇头,我不知道妈妈对于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然而我知道柱子蛋蛋王莉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你好好想想,过几天就会见到她了,你是属于伊甸园的,你的基因是完美的!”
“不,我不会去伊甸园的!”我不等父亲再说什么就跑着离开了。我知道我是属于地下城市的,没人可以替我做出决定。
5、最后的答案
我需要一个答案:为什么伊甸园的人会回来?他们的阴谋到底是什么?
这几天我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以至于当我被闫世国撞到在地时精神有些恍惚。
“大科学家,在想什么呢?”闫世国露出讽刺的笑容,“走路都不带眼睛的!”
这里远离生活层,看来闫世国是蓄谋已久的,他带着自己的三个小跟班趁我落单的时候把我堵在了人迹罕至的维修区,看来是想胖揍我一顿。
闫世国仗着自己身体比同龄人强壮经常欺负我们班其他的同学,我曾经设计教训过他,这次他是来报仇的。
我没有时间和他们纠缠,我看得出来闫世国的小跟班也是受他威胁才跟来的,只要我出其不意打倒闫世国就能解决他们。
“想和我单挑吗?”我向闫世国冷冷地说道。
闫世国发出不屑的笑声,他道:“就是和你单挑,你丫的敢吗?”
“求之不得!”
闫世国个子比我高出一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今儿我就让你知道谁才是咱们学校的小霸王!”
我没有再给闫世国说话的机会,他身体比我强壮,然而却没有我灵活,我抓住了他轻敌的一瞬间,我的直拳直接落在他的鼻梁上,这一拳下去闫世国的眼泪瞬间迷糊了双眼,我趁他视线受阻一个扫腿将他放倒在地。
现在闫世国躺在地上,他一边用手擦着止不住流出的眼泪,一边叫骂着。
这个时候我只要踢向他的脑袋就可以结束这场无聊的打斗了,然而我怕真的伤到他,我犹豫了,然后我失去了最后的机会,闫世国喊道:“给我打丫的!”
闫世国的小跟班反应了过来,他们围上来,我不可能一下对付这么多人,我抱住脑袋蹲在地上,尽量保护自己的要害……
片刻后他们并没有攻击我,反而全部失去了声响。我抬起头,看到闫世国都停止了叫喊,他的双腿颤抖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身后。
我顺着闫世国的目光转过头来,是东方远!
“滚。”东方远淡淡地说道。
闫世国和他的小伙伴们撒腿就跑,不一会儿就失去了踪影。
东方远身后是他的卫队,我蓦然想了起来,律法大会要召开了,东方远应该是要去-1层的广场上主持大会。
“你太软弱了,你刚刚明明有机会彻底打倒他的,为什么没有下手!”东方远慑人的眼光让我不敢直视,“你害怕他受伤,那你想过没有他会不会像你一样仁慈,弱肉强食才是地下城市的法则,你的怯懦只会害死更多的人!”
我内心忐忑,吃不准为什么东方远同我说这些话,难道他真的想让我做他的接班人?
“当你和他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时你才能做出选择吗?”
东方远说完带领着自己的卫队向-1层走去。他最后那句话如同一个惊雷一样在我的耳边炸响,两个人只能活一个,只能活一个……
我想我知道史旦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了。
史旦他们是是来毁灭地下城市的,伊甸园和地下城市可以看做是人类文明的两个分支,这类似鲨鱼的孩子,两者是不能共存的,伊甸园应该明白他们的离开是具有背叛性质的,留守地球的人们不会原谅这样的背叛,只要地球恢复了科技,很容易会开始考虑攻击伊甸园号飞船,那个时候双方胜负将很难预料。所以伊甸园会选择在地球最虚弱的时候毁灭其最后的希望。
问题是他们怎么做到这一点,现在我明白了,父亲说的对,只有东方远才可以统治地下城市。如果没有东方远地下城市将很快分崩离析,那将是彻底的毁灭!
然而他们怎么杀东方远呢,东方远的防卫做到了极致,这么多年想杀东方远的人绝不在少数,然而从来没人成功过。
律法大会,我的心脏如同受了一记重锤,律法大会是他们唯一的机会,我的父亲被他们利用了。上次我在-7层找到父亲他一定不是在检修排风系统,贫铀就是储存在-7层的,他是在为偷贫铀做准备。然而贫铀是幌子,他们教唆父亲去偷贫铀,然后再找人揭发父亲以吸引警卫团的注意,这样他们就可以趁着混乱刺死东方远,所有的一切都串了起来……
我要尽快赶到-1层,东方远他们乘坐电梯上去的,我只能从楼梯上去,也许已经太晚了,快点,再快点,我的肺如同火烧一般,然而我一刻都不敢慢下来……
当我到达广场时已经晚了,所有的人在慌乱中奔走着,广场上方的照明灯忽明忽暗地闪烁着,警报声呼啸着。
我在人群中穿行着,我看到倒在地上的东方远,他的警卫团还在竭力维持秩序,然而收效甚微,东方远倒下的那一刻秩序就开始了崩坏。
东方远看到了我,他向我招手,我看到他胸口潺潺的血流,我走上前,我跪倒在他面前。
“只有你……只有你可以拯救地下城市!”东方远的气息已经很弱了,他接着说道:“乱世之中民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你很聪明,你一定……一定可以明白的,如果你软弱了,那么这个城市将会被愚昧,无知和暴力所统领……”
东方远咳着血,他拉着我的手:“我的幕僚都会支持你,就像支持我一样,支持你……”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
没有回答,因为东方远已经停止了呼吸。
6、尾声
“为什么一定要毁灭我们的城市?”
我在错综复杂的排风管道中找到了还未离去的史旦两人。东方远的警卫团此时成为了我的警卫团,他们保护着我。
史旦说道:“你这么聪明,你一定知道原因的。”
“你看看我们的城市,你看看我们的生活,难道我们真的会威胁到你们吗?”我的愤怒很无力,我父亲死了,东方远死了,很多被史旦收买的人也都死了,东方远苦心建立的秩序濒临崩溃,地下城市正在崩解。
史旦说道:“对不起,做决定的不是我们,我们只是执行命令。”
“全世界剩下的9个地下城市都遭到了你们的攻击?”
史旦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不错,你们毫无胜算。”
我摆摆手制止了想开枪的士兵,我对史旦说:“你们走吧,我放你们走,回去告诉你们那些做决定的人,永远不要再回来,如果再有人回到地球那就意味着战争的开始……”
“我答应你父亲把你带到伊甸园,这一点我没有骗他,如果你愿意我依然可以带你去找你妈妈!”
“不,我不会去伊甸园,我不属于那里,我属于地下城市,这里才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这里有我们的希望,而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希望,你们正在丧失某些重要的东西……”

一个月后,柱子、蛋蛋、王丽和我再次来到地表,这里正在铺设更多的太阳能电池板;吸收辐射的植物也开始大范围种植;我们越来越多地在地表获取所需的资源。
而且我知道地下两层的农业区无数的种子正在萌芽;我已经开始着手编写我的AI。
虽然依然有很多人不认可我的领导,虽然我依然是依靠恐吓和阴谋领导人民,虽然我们的食物还是限量供应,虽然我们的能源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虽然人们还在抱怨,还在叫苦,然而希望还在,未来还在我们手中,紧紧握着……

(全文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jl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