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药网上横行 涉案金额动辄上百万

人民网 [微博] 赵刚、罗江、陈聪、董小红2017-03-25 16:07
0

假药网上横行 涉案金额动辄上百万

“祖传秘方”“权威专家推荐”“服用一疗程不见效全额退款”,近年来,医药电商蓬勃兴起,但互联网的虚拟性、信息海量等特征也为制作、销售假冒伪劣药品提供了温床。药品安全关乎生命健康,被伪冒品牌的正当药品企业也蒙受巨大经济和声誉损失。面对不良商家的“广告轰炸”和“疗效攻势”,如何才能还消费者安全无忧的网购药品环境?

假药涉案金额动辄上百万

日前,海南省破获一起互联网制售假药案件——号称香港“神药”,能根治风湿病、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颈椎病、肩周炎、关节炎等多种疾病,在网上大肆广告诱骗患者,从海南琼海、文昌销往全国17个省,涉案金额300余万元。

海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局局长刘鸿涛介绍,这款号称香港英吉利制药厂生产的“狮马龙血脉康胶囊”在宣传中写道:“吃6粒见效,吃10盒一个疗程,吃25盒根治。” 经海南省药品检验中心检验,该药含有双氯芬酸钠和醋酸泼尼两种成分,服用后短期内疗效显著,停药便会复发,长期服用还会引发骨质疏松等疾病。

海南省食药监局查询国家食药监管总局数据库和香港卫生署网站,未找到该药相关注册信息,确认为假药。列表网、39健康网等多家网站上有不少患者留言称,该药对肩周炎、骨质增生等疾病有止痛奇效,但一停药疼痛却更甚从前。

2016年8月,海南省食药监部门联合公安部门查获了该假药位于琼海市上埇乡的制假窝点,制造者王某承认,2013年起,他们将廉价的双氯芬酸钠、醋酸泼尼松、西咪替丁、维生素B6等原料粉碎混合后就可制成假药,仿冒香港英吉利制药厂产品批发给人销售。

近年来,各地网购假药案件层出不穷:四川省达州市的刘某等人生产“痹疼舒康冬虫草全蝎胶囊”、“帝皇丸系列”等37个品规假药,通过网络销往新疆、吉林、云南、上海等15个省份,涉案金额达1100余万元;山东一个小作坊利用网络打广告,通过快递公司将假药“喘泰欣胶囊”销往全国,涉案金额达2000余万元;广东男子李某公然开设“官方网站”,销售治疗风湿类疾病的假药……

随着网络购物日益普及,不法分子瞄准患者“病急乱投医”的心理,大肆利用网络制售假药,尤以治疗癌症、性功能障碍、糖尿病、高血压等病症的药品居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稽查局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全国共查处药品违法案件43.6万件,罚没金额19.4亿元,正式移交司法机关7837件(不含线索通报)。货值100万以上的案件200余件,每年配合公安机关打击制售假药案件货值金额均在20亿元以上。

网售假药劣药监管难点多

网络购物消费市场因其方便快捷备受青睐,长期保持快速增长,其中药品与保健品销售数额增长迅猛。据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测算,2016年国内网上药店总体销售额达111亿元。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稽查局介绍,据评估,在全球互联网上销售的药品约50%是假药。这些假药有的缺乏有效成分,有的甚至含有毒性物质,不但不能治病,反而可能害人。同时也扰乱正常的药品流通秩序,给合法企业的生产经营造成不良影响。这种新型的售假方式具有跨境、隐蔽等特点,也是各国政府药品监管部门打击假药所面临的一个新挑战。

海南省公安厅派驻省食药监局的警官刘利龙说,互联网信息甄别难度相当大,在“狮马龙血脉康胶囊”一案中,主要通过QQ、微信、淘宝等网络销售,犯罪嫌疑人使用虚假身份信息,并频繁更换未经实名认证的手机号码和社交网络账号,更换网店销售,快递发货,上下家不见面,隐蔽性很强。

刘鸿涛说,互联网制售假药涉及多地,如果没有协作机制就跨地域调查难度较大。就单个食药案件而言,往往表现出数量少、案值小、消费者分布比较零散的特点,仅靠食药监管部门或单个地区难以实现全链条打击。

“网络假药已经形成一条隐蔽的产业链条。”四川宜宾县食药监局稽查大队副队长平静说,综合当地查办的多起网络制售假药案件分析,大规模的网络制售假药链条长、环节多,且各环节分工明确。有专人负责伪造《药品生产许可证》《检验报告书》等资质材料,有专人负责在网购平台上刷“好评”,甚至一些合法企业为了牟取暴利,在假药销售、物流等环节,为不法分子大开“方便之门”。

完善立法联合执法打击制假源头

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史录文认为,针对网络药品零售这一新兴业态的监管机制仍待完善,目前药品管理法中没有专门针对网络药品销售的具体条款。

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建议,通过立法明确监管部门职责、权限,明确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提高对违法犯罪行为的震慑力度,明确互联网药品交易的范围等。

史录文建议,打击互联网制售假药的根本在于控制源头。制售假药窝点多为家庭作坊,分散在各地,虚假药品销售信息在网络中无处不在,以目前的监管手段和技术难以溯源。食药监部门可加强与掌握海量数据资源的互联网公司合作,通过数据分析创新监管技术,实现精准溯源。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说,电商和线下药店也同样需要从技术层面进行配合,例如阿里健康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移交了药品电子监管网系统之后,又开始搭建新的追溯体系,可以为医药电商提供借鉴。

刘鸿涛建议,强化食药监和公安等部门的联合执法。2014年,海南省探索创建“食药监+公安”的联打模式,每个市县公安局都至少派一名警力常驻食药监部门,形成“食药警察”队伍。两部门定期互相通报情况信息,食药监提供信息线索、证据和专业技术检测力量,实现“快查”;公安部门提供专业侦查手段,采取强制措施,实现“快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xusu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