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延庆百眼泉村:雪毳千家帐 冰瓢百眼泉

京郊日报2017-05-18 10:50
0

京郊延庆百眼泉村:雪毳千家帐 冰瓢百眼泉

老爷庙槐树。

京郊延庆百眼泉村:雪毳千家帐 冰瓢百眼泉

▲百眼泉河道。

京郊延庆百眼泉村:雪毳千家帐 冰瓢百眼泉

老门楼。

“雪毳千家帐,冰瓢百眼泉。浚稽山更北,长望斗光悬”。古代诗歌、史料中常常提及百眼泉,意为一处泉水众多的地方,多为蒙古等北方民族的纳凉之地。延庆城南就有一个名为百眼泉的村庄,据村内老人讲述,该村早年泉水众多,并形成一条水流丰沛的河流,这会不会就是蒙古贵族的纳钵、乘凉之地呢,带着这些疑问,笔者开始了百眼泉村的走访之旅。

百眼泉村隶属于延庆区延庆镇,紧邻城区南部。村庄北距南辛堡村1公里,东侧紧邻延庆火车站,南距大榆树镇西杏园村1公里,西距李四官庄村1.5公里。村庄交通较为便利,北部及东部被百泉路和百莲路环绕,西距延康路约1公里,康(庄)延(庆)铁路支线从村南通过。全村共有495户、1013口人,多为汉族。此村早年曾有泉眼多处,“百窍涌出”,故名百眼泉。

据明代《隆庆志》记载:“百眼泉,在州城南三里”,又载:“城南百眼泉监生李文会谷田顷二十亩”,证明百眼泉明代已成村,清代属延庆州,日本侵占时属伪蒙疆延庆县,建国之后较长一段时间隶属下屯乡或下屯公社,1990年划归延庆镇管辖至今。

天子驻跸百眼泉

现存史料关于百眼泉村的记载只能追溯至明代,其实在元代百眼泉可能和蒙古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元代继承辽代的四时纳钵制度,皇帝多于每年春季从大都(今北京)北行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避暑,秋季自上都返回大都过冬,每年都会有较长时间游走于两都之间,他们在路途中选山峰秀美、泉水众多的地方建造纳钵,做驻跸纳凉之用。史料中曾多次记述“九十九泉”、“百眼泉”等蒙古贵族的纳钵之地。

清代《畿辅通志》载:“百眼泉在州南三里北流而来合”,清代延庆州城即今妫水河北岸的延庆城区,今百眼泉村距妫水河约3里,《畿辅通志》所云百眼泉即在今百眼泉村。《畿辅通志》又载:“百眼泉、板桥河、西桑园干河……以上二十二水皆妫河所汇浑河者”,证明百眼泉不只是泉眼,而且还是一条河流。《畿辅通志》认为百眼泉“即《魏土地记》所称九十九泉者”,可能有误。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载九十九泉在今延庆永宁镇金牛山附近,并不在百眼泉村,《水经注》成书年代早于《畿辅通志》,更加可信,所以百眼泉并不是“九十九泉”。

百眼泉泉眼及河水今已消失,但仍能找到完整河道。今百眼泉石碑北侧是一条南北向的水泥道,也是村内最长、最宽的一条道路。据村内老人讲述,水泥道下面就是百眼泉水沟的河道,当时河道深约3米多,大约在90年代将河道填平修建了这条水泥道,修建的时候村民自发将碾盘填入河道。百眼泉水沟在建国后水流还十分丰沛,80年代还能在河床里挖到泥鳅,冬天人们还在上面滑冰。顺着这条水泥道向南走,翻过一座影壁,可以看到完整的百眼泉河水的河床,据村内老人讲述,影壁南侧就是泉水的发源地,此地早年有很多泉眼,水流丰沛。沿着河床一直向南走可以到达西杏园村,河床从今百眼泉村一直延续到西杏园村,保存十分完好,现在还能找到黄土堤坝痕迹,河床宽约7米,足以证明当年水流的丰沛,现在河床内已经种上树木和庄稼。村内老人讲述,百眼泉河水发源于今大榆树镇西杏园附近,自南向北流淌,注入妫水河,这与明清史料关于这条河流的记载相吻合。

百眼泉村曾流传着“南蛮子盗金马驹”的故事。传说百眼泉泉眼底部藏有“金马驹”,有“南蛮子”将金马驹偷走,泉水从此干涸。金马驹的故事可能和蒙古人有关系。

古庙槐树说历史

百眼泉村中部有三棵老槐树,自西向东平行排列,最西面的槐树在村南北向水泥道的西侧,距离另外两棵槐树较远,东面的两棵槐树在水泥道东侧,彼此距离较近。这三棵老槐树树龄大约在100—200年,均定级为“一级”树木。

通过走访村内上了年龄的老人得知,每棵老槐树附近都曾建有一座古庙,三座古庙大约在1946年左右拆毁,始建年代不详。关于这三座古庙,仅有几个年过耄耋的老人才能讲出它的来龙去脉。老人讲述,最西面的老槐树附近曾建有一座“老爷庙”(关帝庙),是当时村内最大的一座古庙,坐北朝南,庙门东西曾有两眼水井,村民谓之“龙眼”,当时全村人都来这里打水,庙门东侧水井今已不存,西侧的水井仍然保存完好,水井井口已经被碎砖填满,从碎砖型制分析,可能是老爷庙残存的砖块。井口西侧遗有一大理石井圈,直径约1.5米,井圈中部做圆形镂空,为打水之用,这应该是百眼泉村遗留的年代最为久远的完整遗物。此槐树北侧已建现代民居,院墙底部砌有很多青砖和长条形大理石,这可能就是老爷庙的遗存。此地东侧的老槐树附近曾建有龙王庙,现已建民居,未有任何遗存。最东面的老槐树附近曾建有土地庙,此庙早年未建房舍。

除了老爷庙水井、大理石井圈和残砖碎瓦,三座古庙就像百眼泉河水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村内胡同走街串巷,偶然还会发现石碾、磨盘,这些已经成为了这个村庄的老物件。

烽火硝烟保家乡

百眼泉村三座古庙的毁坏可能和在这里发生的一场激烈战斗有关。解放战争初期,在今百眼泉村发生过著名的“延庆保卫战”。1946年6月,国民党对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1946年9月29日,国民党十六军进攻延庆。解放军晋察冀独立第五旅在延庆大泥河、康庄一线阻击敌人,其中在百眼泉村曾多次打退敌军的进攻,国民党集中整团兵力多次冲锋,用几十门大炮、几十辆坦克向百眼泉解放军阵地攻击,每天冲锋多则七、八次,少则三、四次,都被解放军打退,此战毙伤国民党70余人。延庆保卫战历经13天,独五旅共毙伤敌军800余人,胜利地完成阻击任务,“百眼泉战斗”决定了延庆保卫战最终的胜利。村内三座古庙可能在这次战斗后化为灰烬。

人杰地灵美名扬

百眼泉村不仅是解放军的福地,而且也是一个人杰地灵的村庄,曾涌现出张玉海、李永兰等国家级、省级劳动模范。李永兰于1929年出生在百眼泉,1945年在海字口村参加土改工作。1976年为救赶车人、抢救集体财产被车轧伤,造成肢体伤残。1960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荣获全国文教群英会奖。

张玉海于1920年出生在百眼泉,1945年8月参加人民解放军,后于1949年到河北省赤城县打铁谋生,先后在多个单位工作,这期间张玉海曾设计制造出夹板锤、绕麻绳机、锄草机等多种机器,解决了很多生产技术难题。于1953、1956年两次被评为河北省劳动模范,1959年先后被评为全国及河北省的先进生产者。

百眼泉古为皇家巡幸驻跸之地,今后将成为北京北部的旅游胜地。2019年举世瞩目的世界园艺博览会将在延庆举办,百眼泉村紧邻“世园会”场址东侧,将整村实行棚改,村民的生活环境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村庄将迎来历史发展的新契机。村中那三棵老槐树依然苍劲挺拔、古木参天,把凝固的时间镌刻上了历史的烙印,它们就像百眼泉的守护神,静静地注视着村庄的百年巨变,就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向人们讲述这古老村庄的不朽传奇。希望多年以后人们还会记得那场保卫延庆的激烈战斗和城南三里的美丽村庄——百眼泉。

(京郊日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zqma]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