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欲卖房治病遭子杀害 医生开假死亡证明

[摘要]因被控犯故意杀人罪和帮助伪造证据罪,5月19日上午,刘某和王某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

父欲卖房治病遭子杀害 医生收钱开假死亡证明同庭受审

杀死父亲的46岁男子刘某(右)受审,同时受审的急救医生王某收钱后为其开出假死亡证明。通讯员 王鑫刚 摄

74岁患癌症的父亲欲卖房治病,要求儿子刘某尽快腾房。46岁的刘某在与父亲的争吵中,用拳头及烟灰缸砸对方面部,并用胳膊扼压脖子,造成老人机械性窒息死亡。为逃避责任,刘某用1000元现金让急救医生王某开具父亲“肺癌”死亡的证明。

因被控犯故意杀人罪和帮助伪造证据罪,5月19日上午,刘某和王某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二人均表示认罪,但在起意做假死亡证明的问题上互相推卸责任。

儿子称遭父亲驱赶辱骂后行凶

5月19日上午9点半,头发花白、身材壮硕的刘某被法警带入法庭,环顾旁听席,他没有见到一位亲属。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刘某案发前在北京市铁路局北京客运段工作,在位于丰台北大地的家中,他与妻儿、妹妹和父亲一起生活。2011年刘某母亲去世,父亲在2015年查出肺癌。

检方指控,去年6月17日下午5点,刘某因家庭矛盾与其父亲发生争吵,用拳和烟灰缸击打其父头面部,并用胳膊扼压其颈部,致其父机械性窒息死亡。

刘某称,从小由母亲带大,常年在外的父亲患病后,由他和妻子、妹妹照顾,父亲没有正经工作,自己还曾将5万私房钱用来给父亲治病。另据刘某辩护人介绍,案发的房屋为三室一厅结构,是早年刘某母亲单位分的房,父亲生病后才搬回家与子女一起生活。

刘某回忆称,案发当天,父亲突然提出要将房屋出售换钱治病,要求刘某和妹妹尽快搬出。后二人发生争吵,父亲进行言语辱骂,自己被激怒后出拳殴打了父亲面部。

“他揪我的头发,我顺手抄起烟灰缸砸了他的头。”刘某称,争吵愈演愈烈,从客厅吵到卫生间,为让父亲停止辱骂,刘某用胳膊卡住父亲的脖子,直到倒地的父亲不再挣扎……庭审中,面对公诉人对案发细节的询问,刘某多次低头叹气。

刘某说,面对口鼻流血、头部受伤的父亲,他曾实施急救措施但无效果。妻子随后赶回家,并拨打了999急救电话。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为防止事情败露,刘某还阻止赶回家的妹妹看父亲遗体。对父亲死因心生怀疑,妹妹报警后,刘某归案。

急救医生开出“肺癌”死亡证明

此案中的另一名被告人是25岁的王某,案发时已经当了2年多的急救医生,被捕两月后,王某取保候审,开庭时他提前到达法庭。

据指控,王某作为999急救中心的医生,于案发当日晚7点到达现场,在确认刘某父亲死亡后,跟家属进行沟通并联系殡仪馆。但他在明知刘某之父系非正常死亡,应当报警的情况下,帮助刘某伪造其父死于肺癌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并收取好处费人民币1000元。

王某称,他赶到刘某家时,看到刘某的父亲躺在床上,经确定已经死亡。他注意到,死者颈部有一个2、3厘米的口子,左眼睑有皮下水肿,身上有血。在问及死因时刘某告诉他,约2小时前其听见浴室响了一声,发现父亲摔倒快不行了,就将其抱到卧室床上实施抢救,但没能救过来。

检方认为,刘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王某帮助当事人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刘某的刑事责任,以帮助伪造证据罪追究王某的刑事责任。

王某在最后陈述时称,自己的行为不但违反规定,还差点让刘某逍遥法外,所收的1000元钱在配合警方取证时已上交,希望能得到宽大处理。

案件未当庭宣判。

追访

急救医生称开假证明是“出于好心”

与王某一同出诊的司机赵某证言证实,到现场后,家属接王某上了楼,自己过几分钟上楼看时,王某正跟家属说,老人不在了,按要求不是正常死亡不能开死亡证明,当时刘某称,作为家属自己能证明是正常死亡。

赵某说,下楼后过了30分钟又上去时,看见刘某正请求王某开死亡证明。处理完在回医院的路上,王某称自己在家属央求下写了死亡证明,家属给了1000元。

殡仪馆服务人员证言显示,老人遗体被拉到殡仪馆时,体表可见左眼青紫,刘某称是遛弯摔的,并在证明上签字。

“我当时说老人有外伤要报警,家属都不同意,说不想尸体解剖让老人再受罪”,王某庭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自己帮忙开死亡证明是出于好心,并没有想到后果,更不知道儿子会杀父亲。

“制造”假死亡证明 谁出的主意?

对被指控的犯罪事实,刘某和王某均表示认罪悔罪,但在起意做假死亡证明的问题上,二人互相推卸责任,也成为此次庭审争议的焦点问题。

庭审焦点

死者儿子刘某:医生称可不惊动警方

刘某称,急救医生王某对父亲检查后,做出已死亡的判断,提出如果给钱可以不惊动公安机关。

“他(王某)说,死者有外伤,按规定应该交公安机关处理,如果家属没有异议,可以不惊动公安机关,帮忙把事儿处理了。”刘某称,当时自己头脑混乱,也想隐瞒行为,于是表示同意,现场给了王某1000元现金,收钱后,王某帮忙联系了殡仪馆,并开具老人因肺癌死亡的证明。

将烟灰缸和清理卫生间血迹的抹布扔到楼下垃圾桶后,刘某随车前往殡仪馆送尸体。

尸体被拉走前,妹妹听闻父亲出事赶到家时情绪失控,担心妹妹过度伤心影响身体,自己没让妹妹看尸体。

对此,刘某的妹妹在证言中提到,哥嫂在现场的举动让她心生怀疑,自己被告知父亲洗澡时摔伤,但浴室内并无血迹,前往殡仪馆的路上,她越想越不对劲,遂报警。

急救医生王某:要求报警被家属塞钱

“我开死亡证明是出于好心帮忙,没想到后果,更不知道儿子会杀父亲”,王某称,按规定,对50岁以上的病人、有病史、无外伤、且家属在场的,急救人员判断为正常死亡的,可以开具死亡证明,如果不符合条件,急救人员需找警察来排除刑事嫌疑,做出正常或非正常死亡的判断。

对老人颈部的外伤王某说,当时准备报警,但被家属拒绝,请求其开具正常死亡的证明,尽快送殡仪馆。

王某称,开完死亡证明,殡仪馆的车抵达前,他再次向刘某夫妇强调此情况按理说应报警,刘某的妻子就将1000元现金塞给他。

“这是我的违规行为”,王某承认,自己违反了规章制度,对此深刻检讨,如法院认定其行为犯罪,自己接受并将认真悔过。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新京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jing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