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他的故事——“与爱同行”作者翟进

06年左右,翟进感觉自己得了死亡恐惧症。

那时他睡眠极其糟糕,常常惊醒,原因就一个——怕死。他不相信人死后有什么灵魂,一想到死亡后,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彻底“没了”,此后的茫茫宇宙万古时空,和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他就浑身冒汗脊背发凉。

这一年往前回溯,距离他获得新浪动漫为歌曲《巴郎仔》征集flash大赛一等奖,2年;距离他退学回家,开始尝试电脑绘画,4年;距离他和理发师吹牛为中国动画崛起而奋斗,7年;距离他出生三天后打开襁褓,发现双腿骨折,也不过22年。

聆听他的故事——“与爱同行”作者翟进

翟进的自画像

我可能当了个假的隔壁家孩子

22年来,翟进从一年骨折一两次的成骨不全病友,成为蚌埠本地小有名气的励志榜样,对此他早就烦透了。学生时代,他其实成绩一般,但老师们并不在乎,永远是“你看人家翟进身体都这样学习还这么好,你们XXX”,常有陌生人在他妈妈面前夸奖自己,翟进就恨不能找个地缝。

这份不爽到初二才结束。从家人到自己,都默认他不可能上大学,也就没必要上高中,再往上念没啥用,他退学了。

退学以后,翟进反复做一个噩梦做了三年——中考。梦里的他看着空白的试卷,心想这全是初三的题,不会做怎么办啊?着急着急就醒了,告别了梦里身边混杂在一起的小学初中同学,包括那位退学后依然书信来往了七年的女生。

但“传奇刚刚开始”,从小喜欢画画的他,在flash风靡互联网的年代,逐渐意识到这不再只是个说说而已的梦想,完全靠自学,一年时间啃掉了Macromedia Flash,成了一名闪客,除了新浪那次比赛的一等奖外,他创作的《我开始摇滚了》MV也在TOM当年的Flash频道top榜“霸占”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就是视频中我们看到的片头部分。

聆听他的故事——“与爱同行”作者翟进

家中翟进的工作台

然后,他出名了。

不是他一直期待的那种。

蚌埠的媒体开始踏破他家的门槛,本地电视台曾经连续三期报道他,走到街上也有时能被人认出来,可当初那种不爽又回来了,和闪客高手捆绑在一起的,一定是这个身体,不,其实闪客什么的不重要大家也听不懂,重点是“这个不到一米骨折无数次的瓷娃娃历经磨难终于实现梦想,好像在全国还得了什么什么奖”。

很不幸,随着Flash的落潮,有的人成功转型成漫画家或者加入一些动漫公司,而大部分人都死在了沙滩上,翟进也是其中之一。

没了后续创作也就没了名声,翟进从此告别了那些励志光环,不知道和这一点有没有关系,他渐渐开始恐惧死亡,总想象自己会在一家福利院空荡荡的房间里孤独终老,怕得要命。

独行侠的岁月

翟进排解这种恐惧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玩游戏,玩游戏就不想这么多了。

随后的四五年,他以沉浸在魔兽世界里为主,现实是一个不能再熟悉的家,而游戏里的痛快自由,好像更真实。独居久了,越发喜欢孤独。

“魔兽里我只玩猎人这个角色,因为版本原因,有一年时间这个职业不适合跟别人组队,人家不带你下副本,只能自己玩自己的,也没人愿意玩,”翟进在解释中充满怀念,“但我喜欢,喜欢这种独行侠的感觉,一个人也能干很多事。”

四年没动过数位板,积上了一层灰。其中后两年他利用懂电脑的本事,开了个小店,每天就是打打游戏看美剧电影做做生意,跟顾客打交道让他非常纠结,害怕谈感情伤钱,又痛恨自己有这种想法,这个职业让他极其不快乐。“好在”开了两年,店被迫关门了。

这反而是一次转机。

翟进看了看积灰的数位板,好像,自己还是喜欢画画,画漫画,画插画。只有在那个世界里,自己是真正快乐的,也曾为自己带来过人生巅峰,足以为之奋斗一生。

但是,只有他清楚,为什么当年自己没能坚持下去的真正原因。

一是很多方面的能力还远远不够,毕竟不是科班出身。二是人生经历不足,让他在刻画剧情、人物方面还是有很多局限。有一个故事,他从07年开始构思,一直没敢把它落在纸端。

聆听他的故事——“与爱同行”作者翟进

所作漫画《一掷》的人物设定图之一

励志的鸡汤好喝未必营养,短板终究还是短板。

他又重新开始了学习。这一次,他啃掉了ComicStudio,学习设计,从闪客变成了威客,接一些活儿,虽然没挣到钱,也有了宝贵的成长。然后,就是那颗萌动的野心。

北京,我来了

这么些年,从家里人到翟进自己,从没有过走出家门去看看的想法,就像当年从没有过上大学的想法一样。但2013年的瓷娃娃全国病友大会,不但让翟进出了趟远门来到北京,还当众参与了一次瓷娃娃版的“职来职往”。

这是一次当众面对许多HR大牛推介自己的模拟面试,他当然挺紧张,自我介绍足足卡了一分钟,但面试官们看到他的作品都眼前一亮,分析他如果求职的优势劣势,点评得也很诚恳,反倒给了他自信。

聆听他的故事——“与爱同行”作者翟进

参加瓷娃娃版职来职往

有一颗种子在翟进心中发芽。

一直以来,他和家人的观念就是,不管是做Flash、画漫画还是做威客,都可以在家完成,比较切合自己的身体情况,不用出门,这也是为啥走这条路的原因。

但,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翟进很清楚,当然不是。他需要出去,需要自由,需要朋友,家里很温暖,但不会有成长,也不是创作的地方。

2016年,他向家人撒了一个谎。

当时有一个“自立生活”的培养项目,需要学员在北京独立生活半年,他对爸妈说,来到北京后出门都有工作人员照顾,尽管放心。可实际上,如果真的如此,哪儿还能锻炼出“自立生活”?

翟进心里也没底。他完全无法走路,一辆电动轮椅,一辆手摇轮椅,就是他在北京打拼的主要家当。可半年的生活,把之前的许多担心一一破除,在轮椅上说哪儿都能去有些夸张,但不管是出门吃饭、购物、逛街、看望朋友还是去各处旅游景点,至少还没有遇到想去去不了的。

翟进开始学习自己洗衣服,收拾房间,包括尝试着做饭,更重要的,是自己去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半年的学习结束后,他意识到,自己短期内已经不可能离开这里。

漫画家的梦想,不是宅在家里就能实现的。

聆听他的故事——“与爱同行”作者翟进

参观画展

靠着接活儿,他已经可以在北京生存下去。最近,翟进换了一辆新轮椅,正在学习从依赖电动到靠双手摇行,这样可以锻炼身体,轮椅也更轻便。他开始习惯想出门就出门,习惯承担各种家务,习惯和朋友热热闹闹地聊天。

这里的一切,都让他觉得自己的存在无比真实,连阳光都仿佛能触碰到。

他的作品《一掷》在有妖气上连载中,关于这个独臂镖师如何保护村庄的故事,他已经想了足够久。

现在,他不想再用生命的时光跳票下去。

撰稿/张皓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yakunw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