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为何爱男宠 因其认为能抗衰老

武则天贵为至尊,决定要享帝王当享之乐。而皇权最大的自由,就是性自由,就是首先有对天下漂亮女人的占有权。因此,武则天也就像所有的男性皇帝一样,她也要广选男宠了。当时在她的后宫,专门设置有控鹤监,在这里面住的都是些美貌少年,类如男性皇帝三宫六院的妃嫔。“天后令选美少年为左右供奉”(据《旧唐书》)。正像历代皇帝后宫佳丽有成千上万,留下姓名的也就那么几个一样,武则天也养了很多男宠,真正有名的、对武则天有影响的也就那么三四位而已。当然,唐太宗、唐高宗除外。下面我们来细数——

第一位是冯小宝。说起这冯小宝,极富传奇性。他原是洛阳街头一个靠卖假药谋生的江湖混混,只因他遇到一位公主,一步登天,鼠蛇变龙虎。这位公主就是唐高祖李渊的十七女 ——千金公主。千金公主是一个再嫁公主,他的第一个丈夫叫温挺,可惜短命而死,又嫁郑敬玄,不久又成了寡妇。她虽然是高宗的姑姑,可只比高宗大几岁,大概与武则天年纪相仿。当时,武则天为夺取李唐天下,实行酷吏政治,铲除一切障碍,李唐宗室旧臣几乎被铲除殆尽。以致使皇族凋零,诸李恐惧,不是被杀就是自杀。千金公主作为高祖李渊之女,不同于其他公主的是,她的生母身份低微,在皇族中从不显山露水,待遇也就是一般的皇族食禄者,对武则天几乎构不成威胁。其次,她对利害问题格外敏感。因此,她虽也在武则天“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猜疑中,而能够放下自尊,不惜卑身厚贿,甚至认武则天为干妈,极力讨好武后,为自保万全之计。

某次,她从宫中问候武则天归来,路过洛阳街市,见众人围着一个卖野药的江湖郎中,不停地喝彩,也不禁好奇的驻足观看。但见此人一会儿赤膊舞棒,故意弄伤自己,逞筋骨之能;一会儿又施展魔法,把滴血的伤口用自制的药粉在瞬间治愈。然后再摇唇鼓舌,把他的药又天花乱坠地神吹一通,说是灵丹妙药,包治百病,很能吸引观众。人们都情不自禁地随着他的指挥棒起舞,买下他的野药。此人自称冯小宝,三十岁左右,身材魁梧,体格结实,眉浓眼大,鼻梁挺直,是个标准的有气质的男性的形象。

虽然他长久行走江湖,皮肤被晒得黑黢黢的,沾满灰尘,但掩饰不住他与生俱来的野性。而一个男人若有气质,又带着野性,无疑是最有魅力的男人了。尤其是对于经见过人道的中年女性而言,这样的男人,就是一块老坑底的璞玉。一连几天,她都看到了同样的情景,千金公主不禁对冯小宝由最初的好奇继而略感兴趣到最后完全欣赏起他来了。特别是当冯小宝炫耀自己有御女奇术时,千金公主动心了。就这样,冯小宝被千金公主请进了自己的府邸。

不久,千金公主再次来到宫中,向武则天请安。她见武后面色苍白,精神萎顿,就问武后是不是凤体欠安。武后说,最近心情颇为不好,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御医开的几味药也吃过了,枉无效果。千金公主是何等的聪明伶俐,一听就笑了。她说:“太后之病,并不在身,而在心。这病其实并不难治。您想,太后您做的是什么工作,是男人做的工作。以一女体而为男事,久而久之,太后的精神和头脑都呈现出阳刚之气,从而使阳气过剩而阴气过衰,阳气侵入阴气,就会产生阴阳失调,最后导致‘阴气衰弱’,太后能不生病吗?”武后对千金公主的一番话颇感兴趣,就问有无医治良方。

千金公主说:“大道至简,此法极易。亦即玉体吸阳,以补阴气。”武后问有无具体灵药,千金公主回答说:“臣妾现有一味,其势雄伟,有非常之器,臣妾用之,效果极佳。愿将此灵药献给太后。”就这样,冯小宝从豪奢的公主内室又一脚踏进巍巍的大唐帝国的后宫。武则天试过后,“悦之”(《新唐书》),且“恩遇日深”(《旧唐书》)。其实,自从武则天被高宗迎回,获封皇后后,武则天对男女之事,态度向来谨严,并没有可指责之处。或许她对权力的追逐暂时压制了她对肉体充满渴望的情欲。然而,今天就不一样了,虽然她将近六十,人老珠黄,但她威权在握,内心犹雄。整个天下都任她纵送,但表面的风光终久驱除不了内心的孤独荒芜。因此,当冯小宝带来的狂野性爱使她一下子就尝到了过去未曾体会到的闺房欢乐,这是权力带来的好处啊!

没多久,春天就出现在了武后的脸上,整个人都如沐春风,肌肤是那么年轻、红润、有光泽。神情是那么神采奕奕,做起事来张弛有度,恰到好处。武后身边的宠侍上官婉儿,也不由得对千金公主献上的这味“灵药”感到好奇,也想在武后的禁脔中染指一尝,引得武后妒心陡起,怒而拿起宝剑,刺向婉儿的额头。由武后对婉儿的态度,我们可以感到她对冯小宝的喜爱。并且,她对“献药”的千金公主,也给予非同寻常的奖赏。四年后,她正式登基称帝,在这一过程中,她任用酷吏,对李唐宗室旧臣采取残酷打击的铁血政策,就连她的亲生儿子李贤以及李贤的长子和次子,也被武后一并清洗。

俗谓虎毒不食子,而武后为了权力,竟尔。谁不临阙而觳觫?唯有千金公主得以保全,她被武后收为义女,改姓武,称谓也由李唐的千金公主改为武周的安定大长公主,来了一个彻底地脱胎换骨。她的儿子克乂还娶了武承嗣的女儿为妻,一家人恩宠备至。这都是因为千金公主“献药”有功,但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冯小宝的得宠程度。在武则天还没有正式称帝的时候,为了让冯小宝出入宫禁方便,共渡云雨,特将冯小宝剃度为僧,拜为白马寺住持,因为僧道有特权自由出入皇宫。又因为冯小宝身世寒微,为了提高他的家世,又令他改名薛怀义,让他与太平公主的丈夫、驸马都尉薛绍合族,让薛绍认怀义为季父。

薛怀义名为和尚,实是武则天的御用男宠。他受宠后,专横跋扈,先前混迹民间而形成的市井流氓习气,因为暴得富贵不得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昭彰,成了京城一害。“出入乘御马,宦者十馀人侍从,士民遇之者皆奔避,有近之者,辄挝其首流血,委之而去,任其生死。见道士则极意殴之,乃髡其发而去。朝贵皆匍匐礼谒,武承嗣、武三思皆执僮仆之礼以事之,为之执辔,怀义视之若无人。多聚无赖少年,度为僧,纵横犯法,人莫敢言。右台御史冯思勖屡以法绳之,怀义遇思勖于途,令从者殴之,几死”(《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就连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武三思都对他毕恭毕敬,争着为其执鞭牵马,身如奴仆,卑躬屈膝。并且他竟将多次弹劾他的右台御史冯思勖打成重伤,武则天也没有半句指责他的话。由此可见,这个大和尚在武则天心目中的位置,是何等重要。但薛怀义的神气也撞到了一块坚硬的石头。

垂拱二年,他与左相苏良嗣相遇,却仗着他是武则天的男宠,傲慢作态,不肯依例行礼。苏良嗣勃然大怒,命侍从把这个他早就看不顺眼的薛怀义给揪过来,然后亲自上阵,左右开弓,一连扇了他几十个耳光。打得他口鼻流血,嗷嗷乱叫。薛怀义吃了大亏,岂肯干休?带着一脸伤痕跑到武则天那里来了个现场告状。大诉委屈,并且挑拨离间说:“打狗还要看主人面呐,苏良嗣这老儿分明是故意冒犯陛下,有谋逆之心。”武则天毕竟是一代英明女主,她区别得很清楚,男宠就是男宠,是自身的私事;而宰相却是国家的梁柱,两者不可同日而语,不能因私损公。因而她对薛怀义说:“只有宰相才能走的通道,你怎能随便出入呢!你以后只要不走那条路,就没事了。”

自薛怀义被苏良嗣痛殴之后,武则天觉得要给男宠一定的官职爵位,不然多少有些被大臣们看不起。于是她便称薛怀义懂建筑,“有巧思”,就让他入宫主持修建“明堂”,打算等“明堂”建成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为他加官晋爵了。诏书一下,立刻就有御史王求礼上书,连说不可。他说:非宦官不得长住宫中,陛下若要让薛怀义入宫,那就要先阉割了他,以净宫闱,以保“宫女的贞节”。奏章递上,武则天读罢,大笑不止,连说:此老儿甚天真,所奏荒唐得可爱,也迂腐得可爱,岂不知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啊!明堂,是儒家的礼制建筑,是帝王举行祭祀、朝会、庆赏、选士等隆礼庆典的场所。自从隋文帝起一直到唐高宗时代,都有心兴建明堂,但最终都群议汹汹,议而不决,没有建成。武则天则力排众议,很快让北门学士们拿出了兴建明堂的方案。

垂拱四年二月,武则天下令拆除乾元殿,让有巧思的薛怀义负责督建明堂。薛怀义果然能干,就在当年的十二月二十七日,一座异常富丽壮观的明堂即告建成,取名“万象神宫”。之后,武则天又令薛怀义在明堂之北修造了一座比明堂格式更高和规模更恢宏的“天堂”,供奉一座巨大的弥勒佛像,佛像大得惊人,光是一个小指“犹容数十人”。为什么要供奉弥勒佛?因为武则天被薛怀义等和尚们吹嘘是弥勒佛再世,是上天派下来代唐建周的。“造《大云经》,陈符命,言则天是弥勒下生,作阎浮提主,唐氏合微”(《旧唐书》)。而武则天自己亦谬称是周武王的后裔,采用周朝历法,这一切,都借以表明,她的所作所为都于古有征,改朝换代是顺天应民之举。由于薛怀义为武则天正式登基称帝建功殊伟,武则天提拔他为正三品左武威大将军,封梁国公。

永昌元年(689年),武则天命薛怀义为新平道行军大总管,统领军队,远征突厥。当二十万大军到达紫河一带时,并没有遭遇突厥军队,劳师而无功,薛怀义却在单于台上勒石记功,而后“凯旋而归”。长寿三年(694年),薛怀义再次为行军大总管,征伐突厥。这次他竟要求武则天将当朝宰相李昭德、苏味道随军为他的左右参谋。薛怀义对他们颐指气使,视如小吏。其狂妄自大,飞扬跋扈之态,莫此为甚。

嫉妒生恨,疯狂的大和尚

而武则天对薛怀义的纵容,很快就结下了恶果。薛怀义作为武则天的帏幕之宾,不但权倾朝野,睥睨百僚,乃至竟放肆到对武则天也敢假以颜色的地步。其狂徒本色,又莫此为甚。天册万岁元年(695年),武则天已是古稀之年的人了,纵然保养有术,但毕竟是一垂垂老妇,除了权力和富贵的诱惑,对薛怀义再也没有吸引力了。他利用武则天给他的富贵和权势,在外面蓄养多名女子,还与她们生育了十几个子女。武则天多次召他入宫,他要么故意延时迟至,要么就找借口推辞不去。弄得武则天始则大怒,继而见到薛怀义后,又柔肠百结。

薛怀义如此傲慢矫情,任性妄为,冒犯难测的天威,并不是他疯了,而是他比谁都了解武则天。什么女皇,女人而已。他清楚,武则天现在已经离不开他了。薛怀义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以此私情,胁迫武则天,任其为所欲为。而武则天对他,最差的结果,也就是不理他罢了。武则天对薛怀义果然没有办法,反而成了她惟一惧怕的人。说起来十分可笑,一个视天下为无物的亘古唯一女皇,居然害怕一个男宠,仿佛沦为尘埃似的奴仆,真是匪夷所思啊!武则天只有任其妄为了,薛怀义就越发傲慢无礼,为非做歹起来。

寂寞中的武则天于是发展御医沈南璆为其新的情人。史称:“南璆房术,不让怀义,武氏恰也欢慰”。薛怀义知道后,深为妒恨。这不是因为他对武则天有多少感情,而是怕因此失宠从而失去权势和富贵。于是他怒不可遏,似乎是真的疯狂了,他决心报复。他点起一把通天火,竟将象征女皇威权的、耗资巨大的天堂放火烧毁,借此警告武则天,不要脚踏两只船。天堂里的大佛是用麻和丝绸做成,外涂油漆与血,遇火燃烧极速。火焰冲天,火星四窜,不可遏止。很快就延烧至明堂,城中如同白昼。

薛怀义如此作恶,武则天竟不予追究,反而采取了遮掩措施。她清楚这火是谁放的,原因她更是心知肚明。她对朝臣们说,这是庙祝管理疏忽,以后加强防火就是了。她下令重建天堂和明堂,命薛怀义重为督修。做了恶不但没事,反而受到奖励,就使得薛怀义因此更加骄横,出入皇宫,言多不顺。武则天遂对他渐生厌恶。正在这时,侍御史周矩上本弹劾薛怀义。说薛怀义已把上千名壮汉剃度为僧,藏在白马寺里,实系阴谋不轨。武则天闻听大惊,她最见不得的就是对自己权利的丝毫冒犯,她怕薛怀义对自己有所行动,于是,预作准备,密选百余名有力的宫人拱卫左右。

而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洞悉形势,她与武则天一样担心,怕薛怀义如此胡闹,肯定要出事。于是,太平公主建议武则天:趁早除掉薛怀义,以免养虎为患,反受其害。太平公主并自告奋勇地担负起了这一艰巨的任务。武则天考虑到薛怀义“伟形神,有膂力”(《旧唐书》),兼耳目众多,嘱太平公主秘密进行。太平公主遂在民间选了二十几个壮妇,并由格斗教练专业培训了一段时间。然后让武则天的族侄、建昌王武攸宁在羽林军中另选一批勇士,埋伏在瑶光殿。一切准备就绪后,太平公主令薛怀义的一个心腹去宣他入宫。谎称武则天为重建明堂的事,让他入宫汇报。

薛怀义一踏入瑶光殿(这是他去见武则天的必经之路),这二十几名拿着绳索、枪棒的壮硕的妇人就一拥而上,将绳索套在他身上。薛怀义猝不及防,被绊倒在地,挣扎着就要站起。这时,武攸宁率领的勇士们也从隐蔽处跑出来,将他制服。妇女们把薛怀义捆得如肉粽一般撂在殿前。太平公主看着曾经骄横的薛怀义,如今如癞皮狗一样嗷嗷乞怜,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冷笑,下令将他当场乱棍打死。尸体送回白马寺,烧成灰之后,和在泥里建塔修庙。武则天对太平公主如此干练利落的作风,甚为满意,称赞说:此女肖我,可惜非男儿。

总之,薛怀义事件,使武则天的身心遭到重创,她一生的努力,都是逆势而为,变不可能为可能。反而在她威权极盛时,却要受制于一个小混混,被他侮辱。因此,她感到很窝心,一度神情萎靡,痛定思痛后,也幡然醒悟。薛怀义是通过造神运动把她推上皇帝宝座的,那时她对佛教狂热,正式登基改国号为周时,年号即为天授,并且在皇帝前面加了许多尊号。薛怀义事件后,她对佛教冷淡下来了,反而对儒教敬重起来。薛怀义死后十三天,她宣布将“慈氏越古”等的一长串尊号去掉。几个月后,也就是这年九月,她加尊号为“天册金轮大圣皇帝”,大赦天下,改元天册万岁元年(695年),次年正月,又改为“万岁通天”。这都是因为武则天情人的缘故啊!因为武则天厌恶薛怀义,也便对佛教失去了兴趣;因为武则天移情别恋沈南璆,而沈南璆是个儒医,也便爱屋及乌,尊孔崇儒了。在儒教中, “天”即“神”。因此,被焚毁的明堂重建后,即由“万象神宫”改称“通天宫”。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xusu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