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非法化工厂储数十吨危险品

通州非法化工厂储数十吨危险品

  在运货车辆上倩跷锒急徽诘驳煤苎鲜

通州非法化工厂储数十吨危险品

  天快黑时叉车才开始向外运货

通州非法化工厂储数十吨危险品

  执法人员在现场查获了数十吨原料及成品 本版摄/记者 杨益

  法制晚报讯(本报暗访组) 既没有办理环评等合法手续,也没有任何的环保处理设备,一家名为“北京金瑞美印刷科技有限公司”工厂的生产车间竟然设在了通州区永乐店镇一处产业园内。《法制晚报》记者暗访发现,该公司在生产过程中使用了危险化学品,且其门窗紧闭,就连窗户都用窗帘遮挡得非常严实。目前,该公司大楼已经被查封,执法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

  读者举报通州一产业园内 藏有一批加工企业

  今年5月初,读者陈先生向《法制晚报》举报称,在通州区永乐店镇一处产业园内,藏匿了大量工厂。这些工厂没有合法手续,借着“产业园”的幌子做掩盖,偷偷生产加工,其中还有污染严重的化工厂和印刷厂。

  陈先生说,他因为业务关系经常到永乐店镇的这处产业园去,结果发现在产业园内存有明显的违规行为。

  “现在北京环保抓得严,这个地方应该就是个办公的地方,有的企业不可能办下来生产加工手续。”陈先生举报说,他有几次就看见了工人在室外露天作业,这一点从环保来说是不允许的。还有的楼内,经常是大门紧锁,不知道具体干什么,“甚至连窗户都糊上了,建议你们去看看。”

  记者调查印刷公司门窗紧闭 天黑时才有车出入

  根据陈先生提供的地址,记者在通州区找到了这家产业园。园区北门写着“联东U谷·北京永乐产业园”。 根据项目介绍,这是一个集总部、展示交易、研发设计、文化创意、商务服务配套等一体的综合性产业园区。在开发商的官网上显示,联东U谷·北京永乐国际企业港作为联东集团第三代园区,是高端产业园区的代表作品。园区自2010年11月开始规划建设,规划总建筑面积170万平米。

  走进园区,记者发现这个产业园分布着多栋独立式办公楼,每栋楼四层左右。基本都是每栋楼为一家公司所有。有文化、五金、电梯等公司。此时正值上班时间,多数公司都有人照常工作,并且从一楼的窗户都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况,有的楼一层存有车床等设备,堆放着大量货物。

  不过在22号楼,记者却发现了异常。这是一处四层的独栋楼房,与周围结构大体相同。但不仅门窗紧闭,就连窗户都在里面用窗帘遮挡得非常严实。 附近其他楼的工人告诉记者,这家公司很少看到有人出入,“而且他们也不走大门,都走旁边的小门。”

  经过记者多次暗访发现,22号楼都是在晚上天快黑的时候开始有车出入,这一点与其他办公楼有着明显差别。而且在有车进出前,都会有人在门外看一眼后,才将卷帘门打开。

  公司生产“涂布液” 但并未办理相关手续

  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记者在现场看到,一辆小型叉车开到楼前后,卷帘门才慢慢升起,然后叉车从里面运出了大量带有纸盒包装的产品。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工作后,记者终于查到,这些产品外包装上的名称为“涂布液”,而其生产公司名为“北京金瑞美印刷科技有限公司”。然而工商部门公示的信息显示,该公司为一家注册在大兴区黄村北京印刷学院内的公司,经营范围为科技开发、销售印刷材料等,并没有生产内容。

  法晚记者从环保部门了解到,园区内的这幢楼并没有办理环评等生产加工手续。而据印刷学院等单位的业内人士介绍,涂布液是一种化工产品,生产过程中会使用酮类产品,这些都是危险化学品。企业如果生产加工,必须在指定区域,并对废液、废水等污染物进行合法无害处理后,方能通过审批。如果没有任何手续擅自加工,不仅属于非法行为,更是容易对环境造成危害。

  执法检查楼内有人拒不开门 执法人员吃闭门羹

  鉴于该楼内存在的可疑情况,记者向执法部门进行了举报。7月4日上午11时许,由公安、环保、工商、安监等多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队伍来到22号楼楼下。

  当执法人员亮明身份要求里面的人开门时,里面的工作人员当作没听见拒绝开门。从该楼外墙的窗户偶尔可以看见里面明显有人在走动,但执法人员敲门后,他们则全部离开了一楼向楼上走去。

  现场执法人员电话联系里面的负责人,第一次打通电话时,对方表示自己不在现场,随后就挂断电话。当执法人员再次拨打他的电话时,这名负责人已经将电话关机。在场的物业人员随后联系了该楼登记的联系人,向他说明了现场情况后,这名联系人也表示自己不在现场,无法开门。

  大约40分钟后,执法人员从一楼一处开启的小窗户进入楼内,并打开了大门。

  生活区生产区混合 负责人就躲在现场

  经过执法人员检查,所有的工人都聚集在该楼的四楼顶层宿舍区。四楼不仅有员工宿舍和会议室,还有员工食堂。一至三层则是生产加工车间,该公司将生活区和生产区放在了一起。“生活区与生产区必须严格分离,尤其是这种化工企业,这样做存在消防隐患。”

  执法人员随后在人群中找到了刚刚关机的企业负责人郑先生。郑先生是这家公司三个股东中的一员,也是企业的技术负责人。他的实验室,就设在这个楼的三层。

  “你明知我们来检查,为什么不开门,还把手机关了?”面对执法人员的询问,郑先生有些语塞。他解释说,他也知道自己干的事情有不对的地方。“比如,我实验用的这些试剂,北京这边都不让用。”郑先生说,他害怕有人来检查,所以后来就把手机关了。

  据郑先生介绍,其公司的产品除了涂布液之外,还有显影剂,也属于一种化工产品。对于是否有环评手续等合法证件,郑先生解释说,公司以前也去办过,但没办下来,“通州这边管理严格,不给办,我们也在琢磨搬家呢。”

  说不清废液去向 楼内存数十吨化学品

  据了解,这栋楼共计2000平方米左右,是该公司几年前花费数百万元买下的。郑先生之前一直在印刷学院,后来搬到了现在的地方。他负责公司的产品研发和实验室管理,公司产品的生产配方都是用代码代替。

  对于生产中和实验中产生的废液如何处理,郑先生要么否认产生废液,要么称废液又倒回到加工过程中,“只有实验室还有两桶废液,我在找人处理。”

  法晚记者随后来到了郑先生位于三层的实验室。实验室内,很多机器还亮着红灯,一个烧杯内的紫色液体还在不停晃动。各种颜色的液体放在大大小小的瓶子内,摆满了房间。工人中唯一的女孩是郑先生的徒弟。据她讲,平时只有她和郑先生做实验。

  三层除了实验室外,还有部分原料。而在该楼的一二层也全部堆满了成品及原料。原料中,标有丙酮等字样。而根据查询,丙酮属于危险化学品。在大楼的一层,生产的设备还在亮着红灯。据初步清点,至少储存数十吨原料及成品。

  最新进展

  目前,该楼已经被执法部门查封。关于该楼内涉嫌存放危险化学品及生产化工制品等问题,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文/本报暗访组

(法制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taoz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