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如何让第一功臣隆科多迅速盛极而衰

[摘要]利益没有永久的共同体,盟友分利不均而分道扬镳。当隆科多和年羹尧一样操控人事任命权,不断侵害皇帝的绝对权威时,雍正帝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必然向无人臣之礼的重臣砍去。

  1

  胤禛能成为雍正帝,内靠隆科多,外倚年羹尧。“内外夹辅”是历史共识。

  川陕总督年羹尧为西陲要员,而在其上为抚远大将军、贝子胤祯。康熙驾崩后,雍正让内阁迅速通知胤祯进京守孝,以年羹尧和管大将军印的延信同掌军务。

  延信为太宗长子豪格之孙,与胤祯交好。而年羹尧因妹妹于康熙五十年给雍亲王做侧福晋而成了国戚。帝位换人,统帅调离,年羹尧迅速为妹夫掌握这一支打了不少胜仗的军队。这是雍正帝成功登基后的事情,年羹尧的重任就是夺权维稳。

  而紫禁城的较量更惊心动魄。后来各种各样的传说和反清观念,将勤于政事、忙于改革的雍正帝,塑造成一个穷凶极恶的暴君……连其头颅也被一个虚构的吕四娘砍走。雍正在《大义觉迷录》中进行反驳:“朕到底是不是谋父、逼母、弑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淫色、诛忠、好谀、奸佞的皇帝?”他要自证清白!

  康熙晏驾时,诸多对皇位虎视眈眈的皇子,除胤祯统兵西北外,都在京城。但教康熙遗诏在,若无足够的无力保护,胤禛上位必然不会顺利。

雍正如何让第一功臣隆科多迅速盛极而衰

  《雍正王朝》隆科多剧照

  理藩院尚书兼管步军统领隆科多,为胤禛即位提供了强大的武力支持。隆科多作为助其继位的第一功臣,雍正对他的回报,亦是一个有力的证明。雍正发出第一道任命谕旨:“命贝勒允禩、十三阿哥允祥、大学士马齐、尚书隆科多总理事务。”

  康熙弥留之际,宣谕曰:“雍亲王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即遵典制持服。二十七日释服,布告中外,咸使闻知。”这是2013年辽宁档案馆新馆展示的康熙遗诏,与《清世宗实录》所载主旨相同。雍正没有篡位。隆科多是唯一的大臣承旨者,与允祉、允祐、允禩、允禟、允裪、允祥诸皇子为御榻前的见证人。电视剧《雍正王朝》安排出场的张廷玉、马齐,清室修史并不认可。

  当时内阁,有文华殿大学士嵩祝、萧永藻,武英殿大学士马齐、王顼龄,文渊阁大学士王掞。隆科多虽是雍正帝嫡母兼养母孝懿仁皇后之弟,不在大学士与议政大臣之列,但被雍正定为与两亲王、一首相并列的总理事务王大臣,若无特殊的功劳是不可能受此大任的。

  付出便得回报。雍正对隆科多的奖赏越来越多。隆科多父亲佟国维已死三年(隆科多是佟国维第三子,《雍正王朝》错为出卖他的侄儿),有司请示袭一等公的报告一直被康熙留中不批,雍正上台就命隆科多袭爵,第二月任命他掌六部之首的吏部,仍兼步军统领。朝廷人事权和京师卫戍权都交给了他。

  雍正的谕旨提及隆科多,皆前署“舅舅”,以示尊崇。有清一代,被皇帝公开以“舅舅”相称者,唯隆科多一人耳。像其父领侍卫内大臣、承恩公佟国维为康熙的亲舅舅,并有二女嫁给康熙帝做皇后和皇贵妃,而康熙对佟国维也是直呼其名。

  《清世宗实录》记载:雍正元年三月,“加吏部尚书兼步军统领、舅舅隆科多,保和殿大学士马齐,川陕总督年羹尧俱为太保”。隆科多位列首席,尊崇显贵。

  隆科多兼管理藩院事,主持纂修《圣祖实录》和《大清会典》,为《明史》监修总裁官。雍正同康熙一样,都是喜欢修史争正统的主。他首重隆科多,就是要将制定新的意识形态的大权交给腹心重臣。

  青海战事成功平定,雍正帝破格恩赏年羹尧,也给了隆科多一份同样的赏赐:双眼孔雀空翎、四团龙补服、黄带、紫辔。此等赏赐,让他们一等公享受到亲王的待遇。这样的待遇,马齐等内阁大学士望尘莫及。即便当时张廷玉“日侍内值,自朝至暮,不敢退,间有待至一二鼓”(《清史稿·张廷玉传》),也只是一个非阁臣的户部尚书兼四朝国史总裁官,更不能同隆科多所受尊荣同日而语。

  2

  雍正初期最为显赫的隆科多,在雍正三年正月开始了他的滑铁卢之变。

  雍正帝首先将其步军统领解任,即解除兵权,避免他存在武力威胁皇权的可能。

  隆科多是康熙五十年由被贬在一等侍卫行走的前正蓝旗蒙古副都统、銮仪使,被表哥兼姐夫授任提督九门步军统领。康熙多次警告表弟兼小舅子“不实心任事”,导致部属“违法妄行”(《清史列传·隆科多传》),但对他仍很是照顾,擢其理藩院尚书,仍掌京师警卫武力,让他监视报告废太子胤礽和皇长子胤褆的举动。

  清朝没有抄袭前明的锦衣卫、东厂西厂,赏高级侍卫黄马褂取代了飞鱼服和绣春刀。步军统领兼领皇家密探职事,秘密监视京师内的宗室王公和部院重臣的动向。尤其康熙晚年,已被九子夺嫡折腾得身心疲惫,更加懊恼,他更需要隆科多的绝对忠诚。孰料,忠诚的隆科多同以静制动的胤禛暗自缔结了政治同盟。

雍正如何让第一功臣隆科多迅速盛极而衰

  《雍正王朝》焦晃版康熙

  利益没有永久的共同体,盟友分利不均而分道扬镳。当隆科多和年羹尧一样操控人事任命权,不断侵害皇帝的绝对权威时,雍正帝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必然向无人臣之礼的重臣砍去。

  即便曾经的左膀右臂,也会被强势的他无情地斩去。年羹尧如此,隆科多亦如此。

  雍正三年六月,有人举报隆科多次子玉柱品行恶劣。这是八旗子弟入关后的通病,但雍正抓住机会,将子凭父贵的玉柱所得銮仪使革了,下谕隆科多严加看管。

  雍正帝将已由抚远大将军贬为杭州将军的年羹尧,解押至京会审,给他弄了大大小小的九十二款罪。同时,他进一步敲打隆科多,给内阁大学士下谕:“前以隆科多、年羹尧颇著勤劳,予以异数,乃交结专擅,诸事欺隐。”(《清史稿·隆科多传》)他下令,收缴所赐的四团龙补服,命不得复用双眼花翎、黄带、紫辔。

  此招一出,明示朝野,皇帝的舅舅隆科多恩宠不再。

  隆科多有意扰乱处理年羹尧案,雍正下令交都察院严加处理。皇帝要处理隆科多,政敌们越来越忙,隆科多的罪行就越来越多。隆科多收取总督赵世显、满保和巡抚甘国璧、苏克济等的金银。就连嚣张跋扈的年羹尧,也被查处向他行过贿。

  隆科多与年羹尧结成了新的攻守同盟,大有架空雍正帝之势。

  雍正下谕曰:“朕御极之初,隆科多、年羹尧皆寄以心腹,毫无猜防。孰知朕视为一德,彼竟有二心,招权纳贿,擅作威福,欺罔悖负,朕岂能姑息养奸耶?向日明珠、索额图结党行私,圣祖解其要职,置之闲散,何尝更加信用?隆科多、年羹尧若不知恐惧,痛改前非,欲如明珠等,万不能也!殊典不可再邀,覆辙不可屡蹈,各宜警惧,毋自干诛灭。”(《清史稿·隆科多传》)

  在隆科多与年羹尧的罪行中,计入了家奴的妄为。隆科多第二条大罪就是“纵容家人,勒索招摇,肆行无忌”,即牛伦挟势强索他人财物。年羹尧“纵容家仆魏之耀等,朝服蟒衣,与司道、提督官同座”,“家产数十万金,羹尧妄奏毫无受贿”。

  罪行坐实,恶奴罪责难逃,纵主更是首罪。法司会审的结果是,请继续将已削太保的隆科多革去尚书职务和一等公爵,并同牛伦一起斩立决。

  雍正帝只是将牛伦正法,革去隆科多的尚书,令他料理与俄罗斯边疆事务。

  3

  隆科多看似躲过了一劫,但雍正帝要处理他的决心并未解除。

  早在一年前,他已查实隆科多参与了康熙四十七年,理藩院尚书阿灵阿与左都御史揆叙、王鸿绪等密议举允禩为皇太子一事。他对已死多年的阿灵阿与揆叙,夺官,削谥,将他们的墓碑改镌为“不臣不弟暴悍贪庸阿灵阿之墓”“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揆叙之墓”。雍正帝说:“本朝大臣中,居心奸险,结党营私,惟阿灵阿、揆叙为甚。”(《清史稿·阿灵阿传》)

  对于手握重兵、险酿巨变的隆科多,雍正帝早已恨得更深刻。虽然没有及时发作,但他不露声色地在有恃无恐的隆科多的前路上挖了万丈深渊。

雍正如何让第一功臣隆科多迅速盛极而衰

  雍正帝与张廷玉剧照

  坐稳龙椅的雍正不再需要隆科多了。他可以将拱卫京师的步军交给沉溺声色、生活奢华的高度近视患者鄂尔奇,而不愿与自己曾有过蜜月期的隆科多继续显摆。

  雍正帝派人到隆科多与沙俄使者的谈判桌上,将他以结党营私、私藏玉牒的严重问题,拘押回京。

  隆科多被曾亲热喊他做舅舅的雍正帝整出了“大不敬之罪五,欺罔之罪四,紊乱朝政之罪三,党奸之罪六,不法之罪七,贪婪之罪十六”(《清史稿·隆科多传》)。

  雍正帝说:隆科多所犯四十一款重罪,实不容赦!

  隆科多被关在他见证康熙驾崩的畅春园,“外筑屋三楹,永远禁锢”,一年后死于幽所。其妻子险被弄进辛者库为奴。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一等公,被给了其弟庆复。

  对于隆科多盛极而衰,《清史稿》说得很实在:“当其贵盛侈汰,隆科多恃元舅之亲,受顾命之重……方且凭藉权势,无复顾忌,即于覆灭而不自怵。”恃宠而骄,权逼皇帝,显耀之际,亦是覆灭之时。“臣罔作威福,古圣所诫,可不谨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katrina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