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过万:三里屯“黑”代驾的夜生活

[摘要]酒后找代驾越来越成为刚性需求。仅2016年,全国代驾行业总产值已达154亿元。

月入过万:三里屯“黑”代驾的夜生活

深夜11点的簋街,饭店门口喝高的人相互搀扶,路上车来车往。

夹杂在车流与顾客中间的代驾师傅们,身穿各代驾平台工作服,手拎着电动车在门前等待生意。

2011年5月起醉驾入刑以来,酒后找代驾越来越成为刚性需求。《代驾行业白皮书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代驾行业总订单超过2.53亿单,总产值达154亿元。

但代驾行业乱象丛生。黑车司机兼职代驾,司机随意私下接单,酒吧工作人员自行代驾,私人代驾“垄断”饭店客人……还有一些小的代驾公司基本没有准入门槛,毫无驾驶经验的探员,几分钟便通过面试,当天入职就可以开始工作。

司机随意接单避开平台

多名互联网平台代驾司机称,与平台更多的是一种合作方式,注册完就能接单,平台基本没有任何管理。

如何成为平台司机?代驾司机称,注册过程很简单,基本没什么审核,身份证和驾驶证对得上、无犯罪记录就行。入职后会有半天培训,教一下基本话术,之后就基本没什么管理,“相当于自由人”。

代驾接活先“讲规矩”

11月1日晚,东城区簋街附近,胡大饭店总店门口,七八名代驾司机聚集。

看出探员有意想找代驾,一名身穿e代驾制服的司机,推荐了身边一名中年男子。

这名男子自称做代驾三四年。“前几年生意好做,那时还没有这些平台,一些认识的朋友聚在这里,簋街80%饭店都有我们的电话,有活就给介绍。”

但饭店帮忙叫单,一般要给五十块的抽成。“虽然抽成比平台高,但挣的也多。羊毛出在羊身上,那时高出现在好几倍,起步价至少两三百。”

为何穿制服的司机会让活儿?对方一笑,“说句难听的,我们就是地头蛇。平台上过来接单的人,我们不管,但来这里趴活的,就得讲规矩,得等我们这些人都有活走了才行。”

月入过万:三里屯“黑”代驾的夜生活

酒吧“搞垄断”自营代驾

11月2日凌晨,工体酒吧外电子屏上滚动着:若需酒后代驾,请与工作人员联系。

探员通过酒吧保安联系了一位代驾,收费与互联网代驾平台相同,送到垂杨柳中街100元。

这名代驾是酒吧工作人员,专门为客人进行酒后代驾。他介绍,整个酒吧有五六人专门代驾,收费跟代驾平台一样,代驾拿固定工资,每月六七千。

此外,客人通过APP自行下单的代驾司机可以来酒吧接单,但其他情况,不允许代驾司机在门前趴活。

“有代驾就干,没活儿就拉黑车”

凌晨12点,正是工体酒吧热闹的时候。街面亮如白昼,路口车辆堵成一排,打车的、等人的、喝多的人叫嚣着。

30多岁的赵明(化名)对这些已习以为常。在附近开了三四年黑车的他,还有一个身份:代驾司机。“什么挣钱干什么,只要不违法。”

看着身穿各个代驾平台工作服、骑电动车路过的代驾司机们,赵明说自己不一样,没在任何平台注册,有活就干,没活就拉黑车。

他住在燕郊,每晚7点多出来,到工体趴活。与他一样黑车兼职代驾的,在这附近有一百多人,来自全国各地。

“一般是酒吧保安、经理介绍生意,待久了都熟。”赵明说,介绍的活至少300元起步,司机也都会给对方发个50块的红包。此外就是喝多的,自己出来找代驾。

趴活这几年,赵明啥人都遇到过。在他看来,“来三里屯工体玩的,都是不差钱的。”

上半年某天凌晨3点多,他代驾一位喝多了的客人,开着顶级版的路虎揽胜送到亦庄,一次就给了3000元。“喝多了,我服务也周到,负责扛上车,到了再扛上楼。”

每晚,赵明能接三四单。多的时候,他一个月单靠代驾,就能挣一万七八千。

虽然挣得不少,赵明还是怀念传统代驾的时候。“也就是几年前,还没这么多APP。去哪里,价格都是我们定。嫌贵了,那就别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tong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