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铸“天坛”

[摘要]从一个小木匠到如今负责车间的资深工艺员,左万青见证了天坛家具的技术提升。

重铸“天坛”

  在位于河北大厂金隅现代工业园的天坛民用家具车间,“老天坛”左万青望着整洁有序的新厂房,倍感欣慰。从一个小木匠到如今负责车间工艺、参与新生产线布局的资深工艺员,左万青见证了天坛家具的一步步搬迁疏解和技术提升。

重铸“天坛”

  左万青刚到天坛家具厂时,还是手工绘图的时代,但随着时代的发展,40多岁的老工匠也慢慢学会了电脑平面制图技术并开始熟练运用。如今搬迁到河北,新的3D制图软件再一次让左师傅提起了学习的劲头。

重铸“天坛”

  在大厂金隅现代工业园里,配建有宿舍、食堂、运动场等生活设施,为外来务工人员提供了生活空间。不少从北京老厂搬迁过来的工人都住在宿舍里,休息时间,老朋友和新朋友在娱乐活动中越走越近。

重铸“天坛”

  生产任务紧的时候,工人们也会加班到夜里,骑着自行车从厂房回到住处,最多只要十来分钟的时间,新工人和老师傅有说有笑,路途就显得更短。

重铸“天坛”

  大厂金隅现代工业园占地1000余亩,入驻有金隅高档涂料、金海燕玻璃棉、星牌优时吉公司等高端新型建材公司,天坛家具今年整体搬迁至河北大厂,成为园区的又一个标杆企业。

重铸“天坛”

  在天坛家具新厂房的喷漆车间,全新的喷漆机器人无死角地给家具部件喷上环保水性漆。这套设备达到了国内最先进水平,生产效率大大提高,环保水平也数一数二。

重铸“天坛”

  天坛家具老厂房即将转型为“金隅智造工场”,主打新能源汽车、智能机器人、新材料研发等智能制造产业。看到昔日厂房的大转型,左万青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走进河北大厂金隅现代工业园,只见厂房严整、道路宽阔、绿植环绕,让人丝毫感觉不到这里是建材生产制造工厂。一片白墙蓝顶的厂房格外醒目,“颜值”最高,这是去年四月从西三旗建材厂搬迁进园区的北京名牌“天坛家具”。

  不到早八时,天坛民用家具分厂工艺员左万青就扎进了办公室,忙着近期一批高级定制家具的设计制图和制料单。他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电脑屏幕蹦出一件件家具的图纸,尺寸、配件大小、榫卯位置等参数,他一一标注在制图软件上。

  “自打来这儿工作后,心情更舒畅了!”左师傅操着一口河北老家的乡音,脸上始终挂着朴实的微笑。他是位“老天坛”,1997年就来到天坛家具工作了,见证了天坛家具从北京三环到四环外再到五环外的多次搬迁,这次从西三旗搬到大厂,他虽然离家更远了,可按他的话来说,“施展空间更大了”。

  “就说这喷漆工艺吧,到了大厂后这儿的机器都是最先进的,环保水性漆没有一点儿味。”左师傅在办公室里待不住,总是来车间里盯着生产流程。他说,在老建材厂时生产条件一般,做家具用的油性漆也不环保,车间旁还有个砖厂,一刮风就尘土飞扬,经常“吃一嘴灰”。

  在一条长76米的生产线上,家具将穿“新衣”。板材经3D扫描后系统分析出喷涂数据,在全封闭的玻璃空间内,两条机械手臂自动地前后左右移动给家具喷涂。“机器人手臂能为生产线节省大半人力,工人可以做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左师傅说,做家具可不是简单的木工活儿,也经历着技术换代升级。几年前,手绘了几十年图的左师傅学起了电脑制图,以前从没碰过电脑键盘的他天天钻研,如今比年轻人都熟练。

  天坛家具生产线转移到大厂的过程中,左师傅负责清点统筹物资,参与了新厂房车间工艺流程规划和设备布局,还为大厂新员工进行培训。车间里很多员工是大厂人,他们都和左师傅学了一手家具工艺技术。

  当地小伙儿小杜说:“这个地方以前是荒地,这几年像变戏法一样地建起来了,附近楼多了、车多了,公园、影院都慢慢有了,大家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这个年产80万件家具的绿色工厂,还是河北省最大的家具生产基地,吸引了大厂两千多人来此,促进了当地富余劳动力就业,收入在当地能达到不错的水平了。

  北京产业功能的疏解,也有力促动了津冀产业升级。三年来,已有成百上千家像天坛家具这样的北京企业在津冀大地落户。

  几天前,左师傅回了趟西三旗老厂区办事,这片天坛家具的老厂房正在改造,今年底将建起一片“智造工场”园区,列入中关村科学城建设重点工程。在他工作过十多年的第三车间,他走遍了角角落落,拿起手机不停拍照。他说,有时候还会回忆起在这儿的日子,也期待着新科技园拔地而起的样子。

  在一个即将腾退的家具老库房里,多年未见的老工友紧紧握住了左师傅的手:“我快退休了,你懂技术,得在大厂那边儿好好干,把天坛的牌子再次擦亮!”左师傅轻轻点了点头,夕阳的余晖透过库房窗户,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文/本报记者 潘福达 摄/本报记者 邓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jiejc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