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中植系:万亿神秘帝国“走向台前”?

新京报新京报2018-01-30 15:36

解码中植系:万亿神秘帝国“走向台前”?

哈尔滨中融国际大厦。中植系万亿金融“帝国”从这里起步。 新京报记者 彭彬 摄

解码中植系:万亿神秘帝国“走向台前”?

  创立后以中融信托为核心平台低调布局20年,近两年来在资本市场高调运作;创始人神秘依旧

  1月19日晚间,美尔雅(600107)的一则公告,揭开了中植系资产运作的神秘一角,在勤上股份收购凹凸教育和思齐教育的过程中,中植投资知悉上述内幕消息后,由中植集团决策实施内幕交易行为。

  记者注意到,近两年来,“中植系”成员公司及相关人员已经三次遭遇监管处置,而作为对其拥有实际控制权的自然人,解直锟本人从未遭到点名。

  作为中国资本系的重要一员,长期以来,中植系通过自身持股,或是股东、亲友、部下等种种关联方隐秘操控等方式,先后入股过数十家A股上市公司。截至2016年时,有分析认为中植系已经是万亿金融帝国。

  近年来,中植系逐渐在台前“活跃”,先后成为数家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其中有的甚至入主后不久又谋求退出,引发市场热议。尽管如此,外界依然难以窥测到中植系的内部运作方式,就连记者接触到的中植系的“老家人”,对中植系最大印象也是“低调、神秘”。

  “著名歌星毛阿敏丈夫”、“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胞弟”……长期以来,中植系创始人解直锟被贴上一个个标签。各种猜测和传言多年不息,解直锟从未露面和回应。近日,记者向中植集团总部表达采访意图,工作人员称需要请示,但截至发稿未再进行回应。

  中植系万亿帝国何以形成、如何运作,解直锟又是如何从一个印刷厂工人变身为资本大鳄的?

  走进监管视野?

  中植系两年三领罚单

  1月26日,美尔雅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李轩因个人原因辞职,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在此一周前的1月19日,美尔雅公告显示,董事长李轩及其他相关方涉及内幕交易勤上股份,遭到证监会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

  这是公开信息中,“中植系”及其成员收到来自监管层的最新“罚单”。

  截至目前,美尔雅的实际控制人为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解直锟,刚刚辞职的董事长李轩,则是2016年“中植系”入主美尔雅后提名的“自家人”。简历显示,除了出任美尔雅董事长,李轩还兼任中植投资董事长。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调查信息,作为中植投资负责人的李轩等人,在事先打探并获知勤上光电与相关方收购内幕后,建议并推动中植投资在敏感期从二级市场买入勤上股份股票,共计花费3.37亿元。

  最终,中植投资、李轩及相关中植系人物分别领罚。中植投资被要求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外,还被处以60万罚款,李轩被给予警告和处以30万罚款。

  这并非中植系首次遭遇监管的“板子”,2016年5月20日,深交所下发了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中新融鑫、中新睿银的处罚通知。穿透股权结构,这三家公司的背后实际控制人均为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

  深交所称,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在买入上市公司荃银高科股份达到5%时,没有及时向证监会和深交所提交书面报告并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在履行报告和披露义务前没有停止买入荃银高科股份,违反了相关证券法规,深交所决定,对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中新融鑫、中新睿银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并将该处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向社会公开。同年6月,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6年7月,中植资本遭到江苏证监局行政监管。江苏证监局称,2016年5月11日至13日对中植资本进行现场检查,发现其涉及4项问题,包括子公司出资额、基金托管不符合规定;2014年8月21日后成立的基金,在对外募集时未自行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对私募基金进行风险评级;以及法人代表和高管未取得基金从业资格。

  中植集团官网上,发布于去年11月20日的一篇文章称,央行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后,中植集团第一时间认真学习《征求意见稿》,并表示要“拥抱监管”“用新的逻辑来拥抱市场变化”。

  截至最近这起因内幕交易美尔雅而被处罚,中植系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已经三领“罚单”。此前,在中植系漫长的发展史中,鲜见其遭受监管处罚的记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