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教练在北京挤地铁去教踢球 点中国孩子两大弱项

  撰文/王怡薇 视频/赵航

  “你们确定要和我一起坐地铁么?我有时候会被挤在车门上。”

  准备进去地铁站前,罗斯开玩笑的和跟拍的记者说道。有一次因为堵车,怕迟到的他只能提前下车,一路跑到学校。

  这个土生土长在加迪夫城足球教练,过去在自己的城市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上下班高峰期,甚至也没有想过出门只带个手机就能够解决所有的支付问题。

  就像他来中国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在英国社区发展的少儿足球,在中国的校园里已经发展的如此欣欣向荣,甚至有了自己的专属名字——校园足球。

洋教练在北京挤地铁去教踢球 点中国孩子两大弱项

  洋教练在北京的一天,从挤地铁开始。

  和普通上班族一样挤地铁

  过去一年,罗斯与其他五名同样来自英冠卡迪夫城俱乐部的教练一起来到中国,成为北京朝阳区6所学校的足球课老师。

  罗斯所在的明远小学距离他住的望京宝星园小区直线距离并不远,但每天早上,他都要和北京普通的上班族一样,赶早高峰去上班。上午11点15有课,罗斯通常在早上8点半就要出门,乘坐地铁15号线再换5号线,下了地铁还要坐两站公交车。

  第一次乘坐公共交通时,他也被北京的“早高峰”场面惊呆,从地铁站中鱼贯而出的人群让他恍惚以为是在某一场足球比赛开始前,前往球场的地铁站人群中。

  在北京一年的时间,除了早已适应北京的早高峰,他还学会了用微信和骑共享单车。“出门只要拿着手机,买东西和打车都可以用微信支付搞定,太神奇了。”微信的便利让回到英国休假的他很不适应,好几次都忘记了带钱包。“英国人也应该快点研究出个app。”

  罗斯一周5天在学校上课,足球兴趣课以及校队的工作,一周下来要上25个课时,这个工作量几乎是国内老师的一倍。按照规定,从9月1日开始到来年暑假,罗斯要在北京上一学年的足球课程。

  英国有“校园足球”么?

  罗斯所在的北京明远小学是足球传统校,学校从2002年开始就在推行“校园足球”,从二年级到六年级,每个年级都有一支足球队,一年平均要踢50场友谊赛和正式比赛,每个班级每周都要一节足球课,下午3点半放学后,罗斯的主要工作就是参与到校队的教学中。

  “这里的足球氛围特别好,足球条件设施比很多英国的学校还要好。”罗斯说。

  每天上课前,罗斯总要在办公室的电脑上反复温习电子教程。卡迪夫城俱乐部会安排这一学年的课程教案,每一周都有相对应的训练主题,每个教练灵活掌握。

洋教练在北京挤地铁去教踢球 点中国孩子两大弱项

  平均每天要上5节课,这样的高强度却让罗斯乐此不疲。

  腾讯体育跟访的这一天,罗斯是给三年级的同学上课。“要通过游戏的方式,让孩子们掌握传球、带球这些足球的基本技能。在所有国家的学校中,不是所有孩子都对足球有兴趣的,所以在课程编排中,尽量将娱乐和教学融合,45分钟的课程中,除了15分钟的热身(控球练习),其余时间以足球游戏为主。”对于课程的安排,罗斯这样说道。

  据罗斯介绍,在社区性质浓重的英国,几乎每个社区都有各级别的俱乐部,俱乐部会筹办针对各年龄阶段的足球兴趣班。如果一个孩子没有进入到社区俱乐部,也没能接触到职业的足球学院,没关系,他在5岁进入小学后,同样可以接受足球教育,这得益于英国发达的校园足球体系。

  英格兰学校足球协会(ESFA),属于英足总体系的一部分。在英格兰,该协会有下设40个学校足球协会,基本覆盖、辐射全英格兰地区。而英超公司会要求职业俱乐部按照所属区域的各个学校做“校园足球”计划,派遣俱乐部有资质的教练进行足球普及教育。这样做的目的除了培养孩子们的兴趣爱好、发现优质足球人才外,也是俱乐部培养球迷的最佳途径。

  中英足球少年差异

  罗斯的足球课堂上,场面经常是“乱哄哄”,没有排列整齐的队伍,也没有强制必须完成多少的规定。

  这是他与中国体育老师最大的不同。在中国,无论是体育课还是足球课,老师对学生强调纪律性更多一些,总会要求孩子们先排好队,一个个按顺序踢球。

  罗斯也不强逼着孩子。“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孩子不愿意,没有必要硬让她一定要学会踢球。”不过罗斯在采访中一直强调:“每个人的脚下都要有足球,同时一起踢。”

  在中国,罗斯曾经做了一个实验。他挑选校队中有基础的一部分同学,进行相互传球。罗斯发现,孩子们一开始踢,很有秩序,踢的的很好。但我们就加了一条,在传球时双方各喊一个口号,孩子们就一下乱了。

  “中国孩子在嘈杂环境下‘阅读’比赛的能力相对较弱,就是在嘈杂环境中自己做出判断、做出动作的能力。”在罗斯看来,这是中国孩子踢球中最需要改善的问题。

  这一点,腾讯体育在多次与海外俱乐部青训交流时也得到了同样的反馈。面对中国小球员,外教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抬头”,因为中国孩子的特点就是比赛中闷头带球跑,不抬头、不观察。

  除此之外,在中国的一年,给罗斯最大的感受就是,中国孩子与英国12岁踢球孩子最大的不同,就是带球变速的能力。

  “这些不是12岁后再练,这个相当于一个基础,我们建议7、8岁时候就进行系统的训练。”罗斯这样指出。而他也指出,尽管如今中国从官方到民间都十分重视校园足球,但在他看来,校队的训练一周保持2-3次,周末最多进行2个小时的训练就足够,“不建议天天练,尤其是12岁以下的孩子,天天练他们会有厌烦的心理

  卡迪夫城青训计划

  2014年巴西世界杯,英格兰队在小组赛就被淘汰,现代足球发源地的球队早已沦落成一支二流球队,英格兰球迷虽然失望,但总能找到心理安慰,那就是“我们的俱乐部”依然是全世界最好的。

  的确如此,参加世界杯的32强700多名球员中,在英格兰联赛踢球的球员占据22%。

  英超豪门众多,尽管作为如今的英冠球队,卡迪夫城俱乐部在中国球迷中知名度较低,但卡迪夫不仅曾走出贝尔等名将,其青训体系也一直备受推崇,单青训教练就有300余人。而本次派驻中国的青训教练,全部为欧足联B级教练,罗斯更是在英国、美国、西班牙等世界各地进行过校园足球推广的经验。唐麟琪是将罗斯带到中国的运作者,在他看来,输出青训产品——足球教练,是卡迪夫城想要拓展中国校园足球市场最看重的部分。

洋教练在北京挤地铁去教踢球 点中国孩子两大弱项

  。

  “我们在派驻教练之初就定下了三年的长期计划。希望通过派驻外教进校园的三年,帮助中国小学生达到卡迪夫城俱乐部少年联队的水平。”唐麟琪这样表示。

  在三年计划后,卡迪夫城俱乐部的青训教练作为体育老师对学生们进行兴趣普及,通过这个过程挑选出有潜力的孩子进入校队培养。作为三年长期计划的一部分,从今年夏天开始,希望能送这些对口学校中的优秀队伍去参加同年龄组的威尔士超级杯和英格兰超级杯,这两项比赛均是各大豪门俱乐部球探挖掘好苗子的主要途径。

  在唐麟琪的设想中,如今“三年计划”时间过半,今年,他希望能将如今外教进驻的6所朝阳区学校扩大到8家,更大范围的覆盖青训教练所在的学校,提高普及度。

(腾讯体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taoz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