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清华老教授,75岁仍坚持每周踢球,每天工作到24点

肆客足球\u8086\u5ba2\u8db3\u74032018-02-05 09:06
0

  每周四晚,肆客足球App推出《对话》栏目,带你走进足球圈内外大咖的世界。

  肆客足球对葛惟昆老教授的采访,被安排在清华大学东操场西看台的二楼会议室。

  在看台的外侧,悬挂着一句著名的标语:“为祖国工作五十年”。这句话源自于1957年,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的蒋南翔,面对76岁却依然面红身健的马约翰,感慨道:“我们每个同学要争取毕业后工作五十年。”

  今年4月份,葛惟昆即将年满76岁。1965毕业于北大物理系的他,也算是工作超过50年了。“我现在每天还要工作到晚上12点。”被问及作息时间时,他回答道。

  不过,这并不是葛老最令我惊讶的一句话。

  【75岁的踢球者】

  在采访前,我和他闲聊:“葛老,您把采访地点定在清华校内,您是就住这附近么?”

  “不是的,我住在立水桥,自己开车过来的。”老教授轻描淡写地说道。

  立水桥离清华有近14公里的距离,我不解:“那您为什么要把咱的采访定在清华呢?”

  “因为啊,我们等会采访完,下午四点要踢球。每周三,除非特殊情况,我们清华教工队都会在北操踢球。周末外战,我有时候也会去踢。”

  当天,北京晴空万里,但是刮起了4-5级大风,傍晚温度在零度以下。我提议,采访结束后去拍一些清华教工队踢球的素材,葛老同意了。

  当天天气很冷,清华北操的踢球人数不足平时一半

  但可惜的是,因为天气实在太冷,拍了不到10分钟,我和同事的手机、单反相机,全都被冻关机……

  还好,后来我们周三又去了一趟清华,拍摄了他们踢球的视频,剪辑版也会在近期放在肆客足球App上。

  在球场上,葛老习惯游弋于左边锋的位置。跑位飘忽、出球干脆,经常能和队友打出快速的一脚出球配合,也偶尔能在禁区内机智吃饼。不可否认,由于年岁已高,对方防线肯定不会对葛老使出100%的精力,但葛老的踢球风格,却能最大程度让他融入比赛。

  上个月,葛老所在的球队还与北京老男孩有一场友谊赛,他完成梅开二度。采访中回忆起来,他依然很高兴。

  葛老其中的一个进球

  【尽心尽力的球队核心之一】

  我自然很好奇,为什么葛老这么大年纪,还如此痴迷于踢球?

  葛老说,他从小就是一个非常爱动的小孩,喜欢跑到街头去踢球,所以小学四年级之前,学习成绩都很差。

  中学期间,他有两条路,一条是去搞专业足球,一条是继续读书。葛老选择了后者,努力读书,进了北京四中,并随后进了北京大学。

  在大学期间,他是北大田径队的成员,4X100米接力的最后一棒,百米速度最快11秒4。这个速度让我很惊讶,葛老则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当时清华一枝独秀啊,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北大短跑队合影

  其实在北大读书和曼彻斯特大学读博期间,葛老踢得还比较少。直到后来在美国达特茅斯大学教书的那五年,足球成为异乡人团聚的媒介,葛老在当地组织了中国学者学生足球队,并联合发起主办了第一届华人美东杯足球赛。

  “我是我们这个足球队的教练,最后以1-0战胜了耶鲁。那次比赛之后队员们把我抛向天空,那是我第一次(被抛向空中),享受到了足球的快乐。”如今美东杯已经有25年的历史,参赛球队近20支。

  后来,葛老在香港科技大学教书14年,他作为教练,让这支球队在当地业余足坛,所向披靡。“我一般在队内训练踢着玩的时候,会一起踢踢。但是和外边比赛,我不会上,毕竟年纪大了嘛。”

  如今,在清华教工队,75岁的葛老依然会积极参加每一场队内训练赛,组织球队参加各种活动。

  在日记中,他写道:程易教授推荐了一篇文章:“仪式感对踢球有多重要?别等你老了才醒悟.....”对踢球仪式感最深刻的理解是:对待踢球这件事,最大的仪式感就是铭记自己足球生涯的每一个时刻。像我们清华教工队一样,比赛结束也必须组织拍一张球队大合照。时光婉转,流年成殇,生命中能牢牢记住的许多时刻,往往是那些有仪式感的经历。

  清华教工队合影

  常年踢球的应该都知道,每支稳定的业余球队,一定至少有一个人,他未必是踢球最好的,也未必每场都上,但却是最热心组织、最能维系队友间情感的。

  葛老,便是这样的球队核心之一。

  【热爱中国足球的教授】

  在足球圈,跨界蹭热度,总能引来很多的流量,鹿晗上树记、韩寒被虐记、宁泽涛米兰探访记……皆是如此。

  而葛老作为一名物理学教授,近期因为谈论中国足球,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但相比其他人,葛老则并非蹭热度,而且他也用不着。

  作为香港科技大学荣休教授,葛惟昆发表SCI论文 400 余篇,被引用6000 多次,早已功成名就。“之所以研究足球,确实是因为自己喜欢,而且足球也是一项很好的教育手段。”

  葛老的作息非常规律,不会熬夜看球,但他依然每天都会关注国内外足坛新闻和赛事。

  U23亚洲杯中国与乌兹别克的比赛那天,葛老正好在香港办事。完事后,他立即赶回深圳酒店,看完了下半场的比赛:“最后韦世豪的长途奔袭非常提气,虽然遗憾射门打到门框上,但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力道十足,颇有大将风度。”

  即便对于关注度较低的中国女足,葛老也非常熟悉。1月21日傍晚,他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段话:“刚刚女足在四国赛中2-1赢了泰国,但踢的很糟糕,不会创造机会和利用机会。解说是王丽萍,铿锵玫瑰女足后卫。”

  从2017年底开始,葛老开始在“中国足球发展研究中心”的公众号写《葛老足球日记》,每篇日记中,他都会阐述自己对当前足球要闻的看法。近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写了二十一篇,笔耕不缀。

  当然,葛老并不满足于只做一个自媒体。

  2013年底,清华大学体育部创办了中国足球研究中心,他是创始人之一,担任特约研究员。而后,研究中心开办了《足球运动与科学》的MOOC课程,有超过3.5万人报名。

  授课老师包括孙葆洁、葛惟昆、赖柳明

  2014年,葛惟昆教授带领物理系学生足球队的同学们,共同把《足球的科学》一书译成中文,并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如今,他正在与多方联系,希望建立一个权威的足球平台,能够刊登高质量的足球理论文章,促进中国足球的发展。

  我很好奇:“您精力这么旺盛,是如何保持这么好的身体状态?”

  葛老回应道:“我不抽烟、不喝酒,作息规律。除了多运动,我每天中午或下午都会午睡,时间不超过20分钟,但必须要午睡。”

  【后记】

  在采访葛老的会议室中,悬挂着许多清华名宿的照片,以及他们的简介:

  梁思成,著名建筑学家和建筑教育家。1915年考入清华学校。曾是学校的足球健将、单双杠和爬绳等器械运动技能精湛,曾获校运动会的撑杆跳高第一名。

  萧涤非,著名文学史家、杜甫研究专家。1926年考入清华学校中文系。曾为清华大学足球队队长,获得华北足球大赛冠军,曾创造了11秒1的校百米纪录。

  范伯元,北京工业大学校长。1963年考入清华大学汽车系。曾为校足球队队员,主踢后卫。

  孙立人,军事家、民族英雄。1914年考入清华学校土木工程系。曾为中等科四年级五项球队(篮、足、排、手、棒球)队长、校篮球队队长,1921年第五次远东运动会中国篮球队主力后卫。

  不胜枚举。

  在采访中,葛老多次提及北大前校长蔡元培先生对体育的重视。蔡元培认为:“一切道德殆皆非赢弱之人所能实行者,苟欲实践道德宣力国家,以尽人生之天职,其必自体育始矣!”

  在清华大学--这座中国顶尖学府,中国高智商人群最密集的聚集地之一,也一直在践行这一点。

  葛老,是其中的先行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踢球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taoz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