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新电梯6年晒成“破铜烂铁”

北京晚报叶晓彦2018-05-08 08:20

一部新电梯6年晒成“破铜烂铁”

一部新电梯6年晒成“破铜烂铁”

买了新东西,都想着赶紧用起来,何况是一部耗资几十万元的电梯。但在西城区广安门北街20号楼,一部新买的电梯却在院里放了6年,风吹日晒,眼看着锃亮的电梯零件变得锈迹斑斑,居民心疼不已。6年来,社区居民不断走访产权单位,拨打12345热线,就盼着能有人来管管。如今,就连12345的接线员一接到电话,都能准确报出投诉人的住址和投诉内容,而那部扔在院里的新电梯已经散了架了。

几十万一晒六年 居民心疼坏了

广安门北街20号楼位于西南二环广安门桥东北角,14层楼高,独立成院,楼里的居民多是步履蹒跚的老年人。

几乎被晾成“破铜烂铁”的电梯就在楼南侧。除了有人偶尔来自行车棚取车,很少有居民踏足这里。在楼和自行车棚的中间,有一小片空地,集中堆放了许多废弃的物品,生锈的门框、废弃的桌子、没人认领的自行车、用过的破床垫和破败的木箱子……如果不是箱子上印着“HITACHI”的字样以及箱子侧面贴的“日立电梯”的白色标签,记者根本认不出这是电梯,而且是部新电梯。

木箱子大概有十五六个,有大有小,有横有竖,绝大多数的木质外包装都已经破损,经过风吹日晒,有的一碰就掉,有的已经散架,成捆的钢板暴露在太阳下,锈得发黑。因为很少有居民经过这里,有人干脆把这里当成了晾晒场,几盘红色的白薯干在太阳下格外刺眼。

“其实一开始很多老人看着新电梯来了却装不上,十分心急,但6年过去了,很多人心凉了,不关心了,可能只有我还在坚持。”给记者提供线索的是一位已经79岁高龄的白发老者,虽然腿脚还算灵活,但有些耳背。6年来,为了这部扔在院里的新电梯,老人不断走访产权单位,拨打12345热线,每天盼着能有人来管管。现在就连12345的接线员都知道他,只要他一打电话过去,对方就能准确报出住址和投诉内容。

老人说,“每次打12345,对方态度很好,也说帮忙联系,但就是没有进展。眼睁睁看着这个电梯变成了破铜烂铁,好东西就这么白白糟蹋了,太心疼了。”

新电梯迟迟不装 老电梯快累坏了

老人清楚地记得,这些装着新电梯的木箱是2012年搬进院子的,他当时很兴奋地拍了照,以为新电梯马上就能装好用起来。但是6年过去了,这些木箱子始终原封未动。

老人告诉记者,这栋楼的背后有6家产权单位,其中包括他退休前所在的某中央单位。20号楼是一栋C字形的居民楼,楼内共有4部电梯,南段两部,北段两部。老人1996年搬进楼里居住,一直使用的是南段的两部电梯。2008年前后,4部老电梯陆续需要更换,北段两部和南段的一部完成了更换,南段的另一部新电梯在2012年搬进小区之后迟迟没人安装。

“这部新电梯自从搬进院子就一直放在这儿没挪过窝儿,听说是因为欠安装费,所以一直没给装。”老人对其中的原因也只是道听途说,但他坚持认为,不管什么理由,好几十万元的电梯这么白白糟蹋了就不对。

除了心疼,其实老人更多的还是担忧。20号楼南段原本应该有两部电梯交替运行,但因为那部新的迟迟没装,住在南段的居民就全靠唯一的一部电梯上下楼。“全楼有580多户,对半分的话,还有240多户走这一部电梯,24小时没日没夜的,万一哪天坏了,我们这些老人就别想下楼了。”

物业年年打报告 最终无奈放弃

着急的除了居民,还有物业。记者来到位于小区内的广电琼芳物业公司,在这工作了7年的刘姓主管向记者讲述了这部电梯的来龙去脉。

2008年前后,建小区之初的4部电梯陆续坏了,需要更换。“小区有6个产权单位,当时出资比例大的两家产权单位分别购买了3部电梯,很快都给换上了。剩下的4个产权单位合资买了这一部,但不知道是谁欠了电梯公司的安装费,一直没人来给安装。”

刘主管也没想到,这电梯一放就放了6年。从2013年开始,刘主管每年都向6家产权单位打报告,询问电梯的解决方案,但每年都没有明确的回复,“到了2015年,干脆我也不写了,写了也没用,根本没人管。”

除了写报告,刘主管还曾经在新电梯的存放处安装过摄像头,给新电梯的外包装铺过防雨塑料布,用废弃的床垫遮挡在箱子顶,试图保护电梯零件。“我还曾经想把这几个箱子挪到自行车棚里避雨,可是我不敢碰啊。”时间长了,他也寒心了,干脆也不管了。

刘主管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新电梯的“心脏”——控制柜存放在了地下室的仓库里。“要是这个控制柜不收起来,恐怕电梯就真废了。”刘主管觉得,虽然晾在室外的零件有些生锈,但应该还能正常使用,但现在的问题是安装费依然没人出,“当年可能两三万就能装上,现在10万块钱估计都打不住了。”

由于新电梯安装不上,物业公司只能对南段仅有的那部老电梯加紧维护。刘主管说,他现在要求电梯公司每周要派人来查看一次电梯运行情况,半个月要对电梯的零部件进行检查,“除了祈求电梯不要出问题,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本报记者叶晓彦 文并摄

(北京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