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场要撤销 居民刚交的停车费该找谁要?

北京晚报景一鸣2018-05-08 14:31

停车场要撤销 居民刚交的停车费该找谁要?

丢弃的笔记本上记录着车主的交费情况

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南8门附近,有个对外经营的停车场,大约能停60辆车,在这里停车的多是附近居民。4月30日,公园管理处贴出通知,说这个停车场要撤销,并告知车主在5月10日前将车挪走。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车主们措手不及,他们面临两个问题,一是经营停车场的公司“失联”,刚刚交完的停车费无处追讨;另一个问题更加迫在眉睫,停车场没了,车停哪儿啊?

停车费刚刚交 停车场要撤销

昨天,记者来到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南8门外,公园栏杆外的一片区域仍留有停车线,不少车还停在里面。公园栏杆上隔几步便有一张通知:今日起(4月30日),元大都公园5号地围栏外停车场停止使用,停车场于5月10日后进行全方位封闭,请大家相互转告把所有车辆移出,如有疑问请与北京隆兴盛达停车服务有限公司联系。

停车场内看不到管理员,岗亭内外一片狼藉,蓝色停车牌上的信息已被清除。最让车主们着急的是,公园管理处虽指出停车管理单位的名字,但没留联系方式,这家公司该如何寻找?很多车主说,已交了一年的停车费,这钱该向谁去要?

车主们告诉记者,这个停车场至少开了两年多。附近老旧小区较多,当年修建小区时,停车位的比例大约是1比0.7,如今早已不能满足停车需求。两年前,大家看到公园外的这个停车场贴出通知,说附近居民可以停车,就陆续把车停了进来。“每年的停车费从5000元到7500元不等,很多人最近刚刚交了一年的停车费,交钱时没听说停车场要取消,钱刚交完就突然联系不上了,大家都非常着急。”车主王先生补充说,5月1日他将5000元停车费交给了管理员,当时根本没看到公园在前一天贴出的通知,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交了停车费。

记者在停车岗亭里看到一个笔记本,里面的字迹很潦草,记录了大约60个车牌号及交费记录,其中不少车主的钱已经交到了2019年3月。

说法各有不同 身份扑朔迷离

在采访中,很多车主认为,既然公园把停车场外包,回收时却没有提前通知,车主们的损失,公园方面也是有责任的。

记者随后以车主的身份联系到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了停车场的来龙去脉。多年前,公园确实与一家停车管理单位有合同,但这家公司并不是通知上提到的隆兴盛达。合同到期后,再没有与其他公司签过合约。隆兴盛达属于私自经营,公园方面至少三次求助相关部门,对其擅自经营的现象进行治理,但每次治理后都出现反弹。从土地规划来看,这片停车场的用途属于公园绿地。下一步,公园将着手进行相关改造。“因为其私自经营,跟公园没有合同,公园并不知道他们把停车场租给了附近居民。”工作人员说,在得知情况后,公园管理处曾多次联系隆兴盛达负责人孙某,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工作人员还通过短信,将情况及利害关系告知孙某,但也未得到任何回复。

在第一次通话后,公园管理处又多次回电话,主动补充相关信息,表示愿意为车主追讨损失尽一份力。管理处将隆兴盛达负责人电话给了记者,“这就是一直没人接的那个电话,您可以打打试试。”实际上,这个电话车主们已经提供给记者,多次拨打都无人接听。

记者在工商部门网站上查询隆兴盛达的相关公开信息,拨打信息上显示的座机号码,对方说该电话不是隆兴盛达,而是一个会计公司。记者又辗转联系到一位曾经在此工作的停车管理员,但对方表示,自己在事发前已经离职,对于现在的问题无法解答。

经营方存悬疑 车停哪最头疼

记者试着拨打了这个大家都说无人接听的电话,出人意料的是,刚刚“嘟”了一声便有人接听。但对方的说法与公园方面截然不同,他说自己并非隆兴盛达的负责人,只是一个知情人。当年,个人不能承包停车场,是他牵线搭桥,隆兴盛达才以公司的形式跟公园签了合约。据他了解,两年前,由于规划问题,合约终止,隆兴盛达已经撤出,此后是谁在经营停车场,他并不知情。对此说法,大多车主表示质疑,因为停车费收据的公章显示,停车管理单位名称仍是北京隆兴盛达停车服务有限公司。

昨天上午,车主们到属地派出所报案,认为停车管理单位存在诈骗行为,但因为各种原因未能立案。由于当事几方各执一词,事情的真相有待调查后才能水落石出。但对车主们来说,车停在哪里才是当下最头疼的问题。

本报记者 景一鸣

(北京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