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后土记》作者:相比毁灭,剥夺欲望和追求真理的权力更让人绝

科普创客科幻文汇2018-07-19 14:22

(原标题:专访《后土记》作者:相比毁灭,剥夺欲望和追求真理的权力更让人绝)

近日一本叫做《后土记》的作品在科幻读者视野刷屏,无论从口碑还是作品质量方面都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有的人甚至在别人津津乐读时还高呼买不到书,有的人却已经在鉴赏佳作。作为一个刚刚出道的新人作者,我们对《后土记》背后的作者知之甚少,可能网上的吹牛言论多为经销商之作,了解一部作品的灵魂,还要了解其作者,科幻文汇编辑部将展开一期新人之星系列专访计划,本期就由我们先为大家带来被逼站在新人硬科幻长篇接班人风口浪尖的《后土记》作者龙智慧专访。感谢大家关注。

专访《后土记》作者:相比毁灭,剥夺欲望和追求真理的权力更让人绝

龙智慧,导演,1979年生,曾在人民日报社等媒体,历任记者、编辑、主编、总编助理等职。2015年赴美芝加哥艺术学院进行电影专业进修。2017年创作长篇科幻小说《后土记》,并以小说为蓝本拍摄短片《侵入者》,入围2017洛杉矶独立电影节。

星语:龙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采访,请问您是如何接触到科幻的呢?

龙智慧:在2015年,我还在美国的时候,从一个以色列学生那里借了本刘慈欣的《三体》,那算是我第一次接触科幻小说。要说更早的渊源,可能是童年的一些经历,小时候生活在一个闭塞的小山村,接触到的图书很有限,印象里看过一些科幻童书,已经不记得名字了,但感触特别深,那个时候种下的科幻的种子,多年之后才又被《三体》引燃。

星语:您的《后土记》是在什么情况下被创作出来的呢?

龙智慧:应该说直接影响来自《三体》,它给了我很大震撼。我当时在芝加哥学习电影制作的时候,就想拍一部科幻短片。2015年秋开始写剧本,同时观摩了大量科幻电影,还去云门做了多次有关外星人的街访,剧本写了数十稿,想法越来越多,一时刹不住车,就萌生了将剧本写成小说的想法。2016年我集中阅读了一些经典科幻,暑假时正式动笔,2017年初初稿就基本完成了。

星语:无论从内容,还是从社会反馈形势来看,或许是包装之过,您和您的作品被赋予叫板前人,中国长篇科幻作品接班之作,您对自己和即将要创作的三部曲有这样的信心吗?

龙智慧:说叫板不准确,这个可不敢,作为新人应该向前人学习,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种继承,继承之中有所创新。写作实际上是作者的表达欲望使然,这种欲望有可能被某个东西唤醒,你会感到有种力量在激发你。

《后土记》的写作灵感来自《三体》。刘慈欣是一个具有悲悯情怀的作家,文字里有某种善良的东西。我看完《三体》一直在想,什么样的外星文明能给人类最大打击?相比毁灭,剥夺欲望和追求真理的权利更让人绝望。我认同黑暗森林法则,但觉得相比于高科技,相异的宇宙观和生命观才是外星文明最可怕的地方。《后土记》作为接力之作更恰当,科幻阵营需要多样化,写作者的初衷是遵从内心。对于一个新人作者来说,能坚持完成一部长篇,并得到认可能够出版就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了。

星语:您是海归的电影从业者,那请问您是如何看待国内科幻电影发展的呢,是否有回国发扬这一行业的想法,据您了解,国内外情况对比怎么样,中国原创科幻电影市场是否还能有大发展。您在国外从事了哪些电影行业的学习和工作?

龙智慧:国产科幻电影的繁荣只是时间问题。我觉得三年到五年会有一个起步,八年到十年将达到第一个高潮,会出来两三部具有国际市场表现力的电影。

国产电影走出去,将来很可能要靠科幻电影。真正的科幻题材具有普适意义,第一,它的背景设定是科技,科技是人类理解世界的共同语言;第二,大部分科幻片关注人类整体命运,内容跟每个人息息相关。这两点决定了科幻片去民族、去地域的特性,也决定了它的全球票房号召力。

就电影制作层面来讲,我认为目前国内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缺少具有科学素养和科幻情怀的导演,没有科学素养很难顾及技术细节,缺乏细节的故事缺少真实感;没有科幻情怀难以发现科幻之美,场面无法震撼人心。二是各部门衔接的问题,需要团队不断磨合和积累经验。我本人是学导演的,当然希望能拍电影,只是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方,目前把精力放在写作上。

星语:当今科幻局势,科幻发展靠国家科普扶持勉强存活,您是如何看待科普与科幻关系的,您觉得科幻能摆脱科普的阴影,产生自己的巨大市场吗,还是科普本就是科幻的作用。

龙智慧:就国情而言,我认为现阶段科幻的发展确实需要国家扶持。即使在美国,科幻也具有很大的教育意义。在芝加哥,从小学到高中,老师都会教一些跟科幻有关的课程。科幻在美国是通俗文化的,大人小孩都爱看,老师会引导学生去探讨科幻中的一些概念,寓教于乐,能取得很好的教学效果。

我国的科技发展有一个断层,现代科学技术基本上是舶来品,缺乏渐进的过程,就像把科技文明突然移植到农耕文明之上,虽然大家都在用高科技产品,文化习惯却是传统的。国家需要想办法把这个断层补上,利用科普和科幻两条腿走路,慢慢培育出文化习惯来,再让科幻放开步子去开拓市场。我相信有了良好的文化氛围,科幻就能产生巨大市场。

星语:您觉得您创作的《后土记》对读者的最大吸引力在哪?

龙智慧:我希望去描述一个无论在科技还是道德层面上迥异于人类的外星文明,这会涉及宇宙文明“善”“恶”标准的思考。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关于人类起源和进化分叉的,人类到底是不是转基因产物,人类后代是不是人,这些都牵涉到人的本质问题。还有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是关于人类社会组织形式的,如怎么理解人类的国家和政府,我觉得这种探讨也挺有吸引力。

星语:您还有什么要对广大科幻迷要说的?

龙智慧:希望能多与书友们交流不足,同时感谢你们的支持。

星语:好的,感谢龙老师接受本期采访,欢迎大家关注我们下期推出的新人佳作。(编辑:wymeilpan)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