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湖,下一个科幻基地

八光分文化2018-09-21 11:45

“第一次走进冷湖时,我觉得那里就像是人类撤离后的地球。”

2018年1月,杨枫老师初次踏上了冷湖这片土地。如今八个月过去,围绕冷湖科幻奖,冷湖火星小镇公司和八光分文化已经联手组织了两场活动:4月20日,十四位科幻作家告别现代都市,前往冷湖进行为期四天的创作采风; 9月15日,首届冷湖奖颁奖典礼在冷湖火星营地举行,到场的科幻作家们不仅收获了荣誉,见证了科幻是如何融入荒原,还与这片有着原始风貌的蛮荒之地,有了最亲密的接触。

▲ 从德令哈到冷湖,沿途是壮美的大漠风景

▲ 俄博梁雅丹地貌酷似火星风景

正如曲向东老师早前所宣示的那样:“中国第一座火星小镇将从这里诞生。”八个月过去,两场活动开展下来,火星小镇已经有了中国第一座火星营地。一群极富创意和执行力的理想家,在流沙之上,打下了一片极为坚实稳固的地基。

▲ 我司小伙伴晨旭的航拍技术真心好

科幻作家是一个很神奇的物种,他们是一堆围着篝火喝酒跳舞的人,在火光和美酒的陪伴下,他们目睹触手可及的现实,兴奋地讨论着心中的道德戒律和身处的无垠宇宙。

2018年4月20日,冷湖变得无比热闹,有一群科幻作家从全国四面八方赶来,他们要在柴达木盆地点燃一簇盛大的幻想之火,围着它跳起思维的舞蹈。

次日一早,科幻作家们乘坐大巴前往曾经的英雄油井地中四。一路上,大家被这片原始的土地所震撼,这片无比接近火星的土地,既有一种来自远古的神秘,更有一种源自未来的不确定性。这种无比强烈的反差感,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作家们的激情和灵感。

▲ 科幻作家探访英雄油井地中四

事实上,冷湖这片土地出现现代文明,只能追溯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在此之前的亿万年里,冷湖是一片绝对的无人区。冷湖之所以为世人所知,源于它蕴含了工业文明乃至于现代文明最重要的资源——石油。

作家们参观的地中四井,正是千千万万座油井里最为丰盛的一座,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出现过连喷三天三夜、每日产油800吨的盛况。那时,在石油工人的眼里,这里堪称一片丰饶之海。

▲ 当年为寻找石油而打出来的高压喷泉,四十多年后还在持续喷射高温硼化泉水,这种水酸性极高,荒漠中即使有了这样的泉水,依然寸草不生

因为石油,人们建起了冷湖镇,而一代代冷湖人也为共和国的石油工业顽强拼搏着。但工业文明是无情的,当这里石油渐少,城镇也随之渐渐衰落,冷湖再次被蛮荒的大潮所吞噬,仿佛这片土地本该永远原始下去。

▲ 曾经的冷湖子弟早已散落于大江南北,地中四井也成为了几代冷湖人共同的缅怀

离开地中四井,作家们前往已经废弃的五号基地。那天天气晴好,碧空如洗,阳光把一切照得分外清晰,不仅照亮了燃烧的岁月,也照亮了空寂的现在。作者们在游览旧城镇时,发现了不少残留的生活痕迹,让人忍不住感慨时间的无情。

▲ 废弃的五号基地

▲ 科幻作家们竟然摆起了SOS,真不怕把外星人给招来

▲ 王晋康老师在废墟美术馆前留影

进入雅丹魔鬼城已是下午,刚才还晴好的天气忽然刮起了风沙。但作家们兴致不减,纷纷顶着大风爬上了风口,一边因缺氧而喘气,一边惊叹造物主一望无际的荒原。就在作家们赞叹不已时,冷湖行委副主任田才让指着那片荒原说:“那里,曾经是海。”

作家们一时间寂静无声……

4月22日,作家们驱车前往冷湖镇北侧的冷湖(奎屯诺尔湖)。跟沧桑的五号基地、粗犷的俄博梁雅丹群相比,这里看上去与世无争,无比宁静,仿佛从未有文明介入,仿佛科幻作家们是第一批来客。

当天夜里,作家们驱车返回了德令哈。这群最有想象力的人,一边喝着酒,一边构划着未来的冷湖将是怎样的图景。这片因石油而兴也因石油而衰的土地,点燃了作家们的创作激情。虽然人还在地球,思绪却早已飘向了太空,去到另一个奇妙的星球。

晚宴结束,作家们意犹未尽,于是便三两结伴,前往不远处的海子诗歌陈列馆。那一晚,大家都是诗人,大家一边朗诵着海子的诗作《日记》中的名句:“姐姐,今晚我在德令哈……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一边回味着短暂时光里的巨大幸福。

4月23日,作家们坐在一起,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冷湖科幻创作笔会。笔会的主题是分享冷湖创作计划,作家老师们一个个兴奋异常、畅所欲言。从大家灵感爆棚的描述中,一个个绝妙的创意、一个个动人的冷湖故事呼之欲出。

▲ 参与冷湖科幻创作笔会的全体作家

采风活动结束一周后,首届冷湖奖征文公告正式发布。两个月半后,不仅采风作家交出了非常优秀的作品,没有参加采风的广大作者,也被这片遥远而神奇的土地深深吸引,创作出了一大批高质量的科幻小说。关于这一点,首届冷湖奖评委刘慈欣老师在颁奖典礼上是这样说的:“冷湖奖是一个命题式的征文,对作者有很多限制,这样的作品是比较难写的,根据以往的经验,也比较难产生惊艳的作品。但看了十二篇终审作品后,我觉得很意外,也很惊喜。”

首届冷湖奖征文经过以评委会主席姚海军和王晋康、刘慈欣、韩松、赵萍、杨枫、金豆豆六位专家评委五个星期认真负责的盲审盲评,终于有了结果。

9月14日,获奖作家和评委团老师在冷湖火星小镇欢聚一堂。与4月份的采风活动不同的是,这次的根据地不再是冷湖镇,而是深入俄博梁腹地,扎根于流沙的外观科幻感十足、内部设施完善的火星营地。

▲ 嘉宾们在签到时都领到了自己的专属“火星护照”。上图为作家段子期、阿缺以及来自加拿大的科幻迷Flora Xia(她的高中作品、科幻定格动画《蜂巢星球》曾发布在优酷等视频网站,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国内的科幻活动)

▲ 火星营地第一餐

▲ 火星营地太空舱,嘉宾们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一夜

搭建火星营地的集装箱是从遥远的上海运送而来,几乎横跨整个中国。为了让建筑足够稳固,冷湖火星小镇公司在流沙之下打了六米深的地基。

9月14日当晚,作家和幻迷经过长途跋涉齐聚“方舟一号”,回忆地球往事,准备度过地球上最后的夜晚。大家扮演明天就要移民火星的人类,在这块空旷寂寥的土地上,在充满未来感的舱室里,为明天的远征做准备。

首先,是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闫正洲博士的开场演讲,他详细介绍了人类对太空的认知和探索,也讲述了人类现在可观测到的宇宙边界,为人类的下一个目的地指引方向。当大家看到蝴蝶状的可观测图景后,虽然早已具备这一天文知识,可还是为此深深着迷。

接着是一场非常有趣的思想实验。

火星移民首席工程师高峻岭以电影《末日哲学家》为蓝本,将写有二十一个职业的小纸条随机分发给现场的二十一位参与者,要求抽签者在末日背景下,陈述自己的生存理由,并从中挑选十个人活下来。用高老师的话来说,我们现在是在模拟极端状况,未来在太空,这种思维方式很有可能用得上。

其中,王晋康老师抽到的是木匠,而大刘抽到的是诗人,其他参与者则分别抽到了心理学家、电工、卡车司机、服装设计师等职业。

▲ 气氛热烈的思想实验:火星上究竟哪十种职业的人最应该活下去?

▲ 时装设计师凭借惊人的口才活了下来!

在各自陈述了自己的生存哲学后,王老师显得尤为抢手。大家都认为木匠是基础的技术工种,未来重建家园一定用得上。而大刘则认为自己的职业不值得占用有限的生存物资,应该把宝贵的生存机会留给他人。但热爱大刘的人们找出各种理由纷纷挽留,于是诗人也留了下来。

那晚,众嘉宾聊了很多,从大地到星空,从过去到未来,仿佛营地内外的一切,都在疯狂刺激着大家的想象力。

那晚,许多人一夜无眠。

▲ 夜里,如果有外星人从空中俯瞰火星营地,看到的将是这样的画面

9月15日早上六点半,大家正在太空舱里做着飞出地球的美梦,忽然警铃声骤起,A.I.发出了外敌入侵的警告指令,睡眼惺忪的众人纷纷爬上火星营地的二楼向外观望,无限的远方是晨曦初露的地平线,令人迷醉,令人忘了身在何处。

▲ 火星营地的日出

▲ 大刘眺望远方地平线

早上八点,首届冷湖奖颁奖典礼在火星营地太空舱如期举行。主持人是原央视《经济半小时》《对话》的主持人曲向东老师,在他成为北京行知探索的董事长后,已经十年没有上台主持了。当谈及为何重返舞台时,曲老师风趣地说,移民火星是件大事,想到马上就要离开地球,他觉得自己应该重操旧业,最后执一次话筒。

▲ 首届冷湖奖:面对永恒苍穹,开奖前一刻出现神圣的寂静

▲ 作家们在认真阅读颁奖活动手册《火星移民指南》

▲ 晨光中的颁奖现场颁奖现场:作家们静待开奖

首届冷湖奖有十二位作家老师获奖,除了一二三等奖6位作者外,还有六位作者获得优胜奖。他们分别是:

一等奖:《冷湖之夜》王诺诺

二等奖:《冷湖,我们未了的约会》宝树

《灵魂游舞者》段子期

三等奖:《冷湖旧梦》阿缺

《如果鸟语花香》灰狐

《远去的星光》焦策

优胜奖:《央金》赵海虹

《搬家》顾适

《龙骨星船》吴霜

《记忆之沙》罗隆翔

《来自火星的孩子》杨晚晴

《冷湖火星小镇的消失与复活》袁振民

▲ 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为一等奖获得者王诺诺颁发获奖证书

▲ 冷湖工委副书记、行委主任赵永寿为一等奖获得者王诺诺颁发陨石打制的石器奖杯

▲ 二等奖获得者宝树发表获奖感言

▲ 二等奖获得者段子期说,本来在写剧本,只是想体验一下当科幻作家的感觉,没想到一下子就获奖,看来真的要把科幻作家当下去了

▲ 嘉宾们在聚精会神地聆听获奖作品的配乐录音片段

▲ 三等奖获得者阿缺和焦策在领奖台上

▲ 三等奖获得者、山西作家灰狐笑谈自己长相酷似大刘,希望写作也能追上大刘的高度

▲ 行知探索集团战略发展总监、行知探索体验研究院院长金豆豆宣布优胜奖名单

▲ 优胜奖获得者从左至右:吴霜、罗隆翔、顾适、杨晚晴、袁振民及颁奖主持人曲向东(获奖者赵海虹因故缺席)

十二位作家的作品,也得到了评委老师的认可。其中,一、二等奖的作品,还会发表在八光分新近推出的科幻MOOK《银河边缘》第二辑《冰冻未来》上。

▲ 专家点评获奖作品

▲ 评委会主席姚海军说:本届冷湖奖的作品质量令人欣喜

而在颁奖典礼之后的专家点评环节,大刘对焦策的《远去的星光》褒奖有加。 大刘先抛出了一个观点:人类耗费巨资研究火星,其实没有一个理由站得住脚。在大刘看来,人类之所以要去火星,就是因为人类想去火星,就跟人类的祖先离开海洋来到陆地上一样。前往火星是人类的内在欲望,是一种非去不可的冲动。而焦策的《远去的星光》中,正是体现了这样的力量与情怀。之后,大刘还特别提到王诺诺的《冷湖之夜》,他说这篇小说很像电影《午夜巴黎》,把过去、现在、未来融在一块儿,产生了一种诗意感。

▲ 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文学编辑室主任赵萍老师点评宝树的获奖作品《冷湖,我们未了的约会》

▲ 颁奖典礼在清晨举行实属“史上罕见”,嘉宾们沐浴在火星日出般的金色晨光中

▲ 行知探索文化发展集团总裁曲向东介绍创意独特的奖杯:仿陨石材质的石器,上刻铭文:“无论你身在宇宙何处,请铭记人类文明从一件石器开始。 ”

同样身为评委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文学编辑室主任赵萍老师,则对宝树的《冷湖,我们未了的约会》赞不绝口,从专业的文学评论角度出发,剖析了这篇作品的过人之处,非常精准。

▲ 获奖作者和全体评委专家合影

▲ 王晋康、杨枫、刘慈欣三位评委与海西州文联主席斯琴夫(右一)合影。斯琴夫高度赞扬获奖作品的文学水准,表示将在《瀚海潮》杂志刊登全部十二篇获奖作品

颁奖典礼之后,三十余位作家、嘉宾和幻迷做好防护身背水袋,兵分两路进入沙漠,用GPS定点寻找火星物资。要知道,身处异星,生存物资永远是第一位的。一队由大刘带队,一队由姚海军老师带领,在技术人员完成精密测算、确定了具体方位后,两队人马开始了长达三小时、十公里的沙漠徒步寻宝之旅。

▲ 第一小组由大刘带领,徒步旅程从这里开始

▲ 谁也没想到这次徒步将是三个小时的酷暑和漫长的大漠跋涉

沾染了一整天的大漠风尘后,作家们返回了冷湖镇。幻梦般的火星之旅,在此刻变成了难忘的回忆,沉淀在众人的心头。那晚,月亮成了通往永恒的见证人,见证着冷湖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圆满。大家在欢声笑语中,迎来最终的分离。

▲ 冷湖奖活动主办方冷湖火星小镇公司和八光分文化及评委会主席姚海军在徒步穿越沙漠后合影留念

临别之际,有作者问:“明年还能参加冷湖奖吗?还想再跟大家聚一聚。”

杨枫老师微笑着回应:“欢迎啊!冷湖是下一个科幻基地,大家要常来才行。”

现在,篝火已经燃尽,人群已经散去,但所有人都期待着下一次相聚。

未来的每一年里,在(38.2715° N,93.0569° E)这个坐标上,都会绽放出耀眼科幻之花。

期待明年有你。

(原标题:冷湖,下一个科幻基地 ——2018年冷湖奖那些事儿(多图预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