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小伙国企辞职穷游世界 37个国家仅花6万 两次遭性骚扰

腾讯大燕网2018-12-07 08:52

图片

37个国家,游遍亚非欧,耗时一年半,花费仅6万多元,搭车、挨饿、住帐篷、高温下徒步、寺庙禅修、原始部落过夜、沙漠裸奔、险被大象踩踏、遭遇性骚扰和抢劫…这位来自雄安的29岁小伙,在去年三月底毅然辞掉北京国企工作,带上所有积蓄4.5万元,一个背包、一部相机、一张世界地图、一台笔记本电脑,摆脱舒适的现状,开始了自己的“环球之旅”。腾讯大燕网原创出品 采编/陈木圆 视频剪辑/及鹏超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

他叫张明,小时候因高烧听力受损,借助助听器才能听到声音。出生在农村的他,自小就被父母教导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去大城市工作,未来的生活对于他来说,梦想就是走出农村去北京。张明毕业后成了北京一家国企的电气设计师,过上了父母所盼望的朝九晚五的生活。但渐渐地张明发现,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本来他可以就按父辈希望的那样过一辈子,但他决定不那样活着,他想走出去看看世界。

图片

张明在自己的公众号这样写到:“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辞掉了三年的国企工作,把公积金全部取出来,非要在三十岁之前作出改变,非要完成儿时异想天开的梦想,非要环球旅行,在亲戚朋友眼中,我是不是有病…”201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张明报名参加了“行走的力量”,他和演员陈坤在青海的阿尼玛卿转山10天9夜。后又在聋哑学校支教半年,这段行走的经历给张明的心中播下一颗周游世界的种子,并慢慢发芽。

图片

去年5月5日,张明背起行囊,从老家出发,先到达了云贵川三省,为了省钱,他多半时间住青年旅舍,交通方式则选择搭车。一个半月后,张明从西双版纳搭车到了老挝,作为出国的第一站。之后的旅行,他独自途径了泰国、印度、伊朗、土耳其、摩洛哥、埃及、阿联酋、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突尼斯。在老挝光溪瀑布跳水,在泰国禅修,在恒河游泳,在迪拜42℃下徒步,在土耳其跳滑翔伞,在格鲁吉亚看雪山,在伊朗做沙发客…215天,张明在12个国家57座城市中留下了串串足迹。

图片

张明说自己是穷游,200多天,12个国家,仅仅花了2.4万元。12月6日,因姥姥生病,张明暂停旅行,从埃及赶回雄县老家探望姥姥。“八十多岁的姥姥在病床上苦熬了不到一个月最终离开,很庆幸在老人最后的日子里,我在。”张明说。丧事已结束良久,家人都已从悲伤中走出,张明再次踏上旅程,返回埃及与后来认识的同伴汇合,开始了长达半年的非洲搭车旅行。

图片

张明这次选定的终点是南非,从埃及出发,一路向南,途径世界火炉苏丹,原始部落埃塞,中国海外驻军基地吉布提,海盗横行的亚丁湾国家索马里兰,动物大迁徙的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之后,到达乞力马扎罗的所在地坦桑尼亚,又走过了马拉维,莫桑比克,津巴布韦,赞比亚,纳米比亚,最终到达南非。

图片

刚出来时张明满是精力,每天发十多条朋友圈,基本上算是旅行直播。在老挝的中部小镇万荣的时候,每天跟着刚认识的小伙伴夜夜笙歌,每天跟陌生人蹦迪到深夜才回家。张明说:“怀念小白时期的自己,对任何事物都充满新鲜感,一年多过去了,我已变成了老司机,情景仿若还在昨天。”

图片

在印度的十七天中,张明恒河里游过泳,船上看过烧尸,火车站搭过帐篷,金庙的湖边睡过觉,火车上逃过票,经历过骚乱断网,体验过免费食物,跟乘务员吵过架,也看过最美的泰姬陵,吃最当地的食物,住最便宜的客栈,坐最常用的交通,尽量把自己当成一个当地人,体验最道地的印度生活。张明眼中的印度不像国内人们所宣传的那样,而是有气味,有温度,又神奇的一个国度。

图片

搭车,旅行,背包客,这三个要素集中起来,有时候很有趣,有时也无奈。最令张明难忘的是在土耳其搭车的经历,一路上的锤炼,搭车这活对张明来说已熟能生巧。到土耳其后,一位大叔说顺路愿意载他一程,张明坐在副驾驶,不一会就眼见大叔把手伸过来放他腿上,在他牛仔裤的破洞上开始往里摸,然后又做出想要脱掉自己裤子的动势。张明一想这是遇到性骚扰了,本以为只会发生在女生身上的事竟被自己遇见了。图为张明与卖水果大姐合影。

图片

在撒哈拉大沙漠,张明做了一件热血的事,那就是裸奔。到达撒哈拉第二天,张明与同伴约定要去沙漠裸奔。在趁大批旅行团没有来之前,三男一女一行四人早早赶去沙漠,走向沙漠腹地。事后有人问张明,你裸奔难道没有解放自我的感觉吗?张明当时是这样回答的,只有种裆下突然凉飕飕的感觉,心里只想着,赶紧拍完照穿上衣服。这个时代人们变得包容,世界也变得多元,崇尚自由,标榜个性,裸奔也不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

图片

炎热的沙漠,干渴的天气,劳累的等待,四天时间,二十多辆车,一千多公里,终于在凌晨三点搭车到了苏丹首都喀土穆,他们找了一处公园空地,支起帐篷休息,然而第二天就发生了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图为张明在卢旺达理发店编脏辫。

图片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张明和同伴在帐篷内休息,突然出现一黑人小伙,头顶墨镜微笑着漏出白牙,酒气冲天,要跟他们两人合影。就在他们摆pose的时候黑人小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臂搭张明肩上,冒汗的黑脑袋紧贴在他胸前。起初张明只是觉得小伙太过于热情,并未多想。后来小伙要亲吻张明,并且掏出水果刀喊着“money”,他意识到这次不仅再次遭到性侵,又遭到持刀抢劫。为免受不必要其他伤害,只能赶紧报警,去大使馆报备。

图片

很多人对非洲的印象就是部落,不穿衣服,动物世界,张明这一路旅程自然不会错过原始部落,但单单的去拍照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欲望。于是,张明和同伴两人住近了埃塞俄比亚南部hamer族部落深处,把帐篷搭进了原始人家。他们在一起抽烟,吃饭,躺在没有灯光的夜空下,没有网络没酒没娱乐设施,只是坐在牛皮上看着月光,整个生活慢了起来。

图片

在旅行途中张明终于做起了公益,马拉维作为非洲最穷的国家之一,当他们踏入这个国家时,他们发现很多当地人不穿鞋,尤其不穿鞋的小孩分外的多。他们买了一批拖鞋和铅笔,给村里小学送了过去,孩子的脸是微笑的,他们的心是温暖的。张明说,他一直觉得公益是双向的,表面上是在帮助别人,实际上是在修行自己,你给予了物质,他回馈了微笑。

图片

有过烈日暴晒下搭不到车的苦恼,也有被警察带回警局里睡觉的惊奇,也经历过跟当地人争吵到心累的愤怒,但一路上遇见的美好的事情占大多数。张明有着同龄人无法比拟的勇气,在400多天里,坚持搭车的决定,除去必须花费的签证费用和飞机票,他将生活开销降低为仅仅2万多元,张明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从非洲回来休整三个多月后,在十一月中旬,张明再次踏上新的征程,从北极一路搭车去南极。

图片

早在一年半之前,还未辞职的他无法想象人生还有这么疯狂的时刻,搭车路上这样的事故百出,有几次深陷绝望,又有几时热泪盈眶。就像张明自己所说的:我始终坚持,用身后走过的路汇成人生的轨迹,我们平凡,但不甘示弱,我一直在路上,我的故事还在继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