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常营美育“大促”后关门 预付费模式再“爆雷”

新京报2019-03-16 09:43

3月6日,记者在华联常营购物中心看到,该公司所在的3楼03号铺位大门紧闭,通过玻璃门能看到,教具、教材都整齐地摆放在前台。

新京报记者致电常营美育法人戴斯,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该校店长杨茜电话无人接听。据工商信息,常营美育所属公司为北京和润斯达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法人为戴斯,杨茜为第二股东。

据了解,美育主要为3岁以上儿童提供音乐舞蹈启蒙教育,在北京、上海、河北省等多个省市均设分校。美育总部负责人介绍,除北京方恒直营中心、上海长宁直营中心外,其他分校均为美育的加盟店。记者发现,目前,在美育官网的“分校据点”图里,常营美育授权中心已被移除。

2月18日晚,常营美育因拖欠租金,被要求关停。

2月28日,美育总部发布声明:常营美育的学员可以选择北京其他授权中心或方恒直营中心继续学习。据悉已有部分学员转入,一部分家长希望继续维权,寻求退费。

学员突遭停课 教师被拖欠工资

2019年元宵节之后,刘欣和张超有了一个共同的身份,“常营美育受害者”。

事情发生于2019年2月11日,一纸公告打破了春节后的宁静。

当日,华联常营购物中心一层总服务台贴出公告:常营美育拖欠购物中心2019年1月份租金,特提醒消费者尽量避免进行任何形式的预付费消费;已办理该商铺各种形式卡、券、会员资格的客户,尽快与商户办理退卡退费手续。

常营华联运营负责人丁俊告诉记者,按约定,常营美育方需要最迟在1月25日缴纳当月租金7万元,但股东杨茜只在1月29日支付部分租金2万余元,她还表明将继续经营的意愿。

也有家长通过微信询问学校是否会撤店,杨茜表示,学校会继续办下去,本周日(2月17日)正常上课。而这却成了常营美育会员的最后一节课。

2月18日晚,常营华联方要求美育关停。据丁俊透露,当天,有人开始从店铺里拉运钢琴等教具,被物业保安现场制止,拉琴人员态度蛮横,商场报警。“这已经属于严重逃场行为,故要求美育停止营业。”

2月18日,店铺被物业封闭,老师停课。

这一消息也从一位美育老师口中得到证实。据朱雨然介绍,杨茜曾跟老师沟通先卖掉部分钢琴,用于支付拖欠的老师工资。

常营美育向家长发布通知。

据家长不完全统计,受影响会员有118人,涉及金额近百万元。除了会员,老师也是受害者。常营美育的授课老师朱雨然表示,公司拖欠了她两个月工资,并且从入职开始,原先承诺的可帮缴纳社保,也没有兑现。

记者了解到,除朱雨然外,其他授课老师均被拖欠工资,且社保也没有按时缴纳。

收费模式涉嫌违规 关门前曾多次促销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场毫无征兆的“关门”。

多位家长告诉记者,2018年12月、2019年1月,常营美育还进行过促销。

刘欣的孩子是老会员,今年1月,销售老师联系他称,正在进行节前最后一波促销,单节课程最高打六折,同时也还有赠课。最终,刘欣花了8400多元续费。

除“折扣优惠”外,在1月中下旬,常营美育还推出了“3999元24课时”的优惠活动。位于常营美育对面的一位店铺负责人也告诉新京报记者,“年前还看到在做疯狂促销。”

家长提供的缴费收据。

记者发现,常营美育主要采取“课时包”的形式收费。课时包有24节课、48节课、96节课、156节课等多种,如果按每周一节课的节奏上课,24节的课时包需要上半年。

不仅是常营美育,美育方恒店、亦庄店等均采用这种收费形式。亦庄店的王老师告诉记者,每类课程一周只安排一次,不管上哪个课,家长只需要划掉相应课时。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对此,美育总部负责人表示,在收费方面或将适当做调整。

法人疑“失联” 总部不予退费

多位家长告诉新京报记者,关门后,常营美育曾向家长提出解决方案。

2月19日,在常营美育“周四17:30三岁舞蹈班”的微信群里,常营美育通过其官方微信号告知家长,校方已找到新的地点继续上课,距离华联一百米,还是原班老师,课程进度不变。但由于新校区升级改造,需停课一周。

但一周后,并未如期开课。2月24日,杨茜通过微信联系到家长,“美育从开业到现在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已跟总部及北京各分校沟通过,剩余的课时可以免费上完。如果想要退费,公司无力支付,只能进行法律诉讼。”

之后,家长便无法联系上杨茜。法人戴斯的电话也无法接通。2月25日,家长以常营美育诈骗为由到常营派出所报案。

“一开始总部并不知情。也是从家长口中知道这件事的。”美育总部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2月23日,总部在了解事情后就联系了戴斯,并约定3月6日在北京见面,商谈后续处理事宜。但当日戴斯并未露面,此后,上述负责人便与戴斯失去联系。

2月28日,美育总部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提供三个处理方案:可选择北京市内其他授权中心继续学习;在望京方恒直营中心继续学习;而总部将于常营美育附近另觅教学点,提供原有学员继续学习,开课时间暂定4月初。

声明中提到:总部与常营美育属于教学内容授权关系,总部从未参与其投资及运营,也未参与盈利分配。需要退费的学员要向戴女士(戴斯)主张。

记者以想要加盟美育为由进行咨询,一位运营部黄姓负责人表示,总部主要为加盟店提供课程体系、教材、学生管理系统,以及教师、相关管理人员培训。并表示,加盟店财务跟总部相互独立,总部也不会介入运营。

“亏损”说法遭质疑 学费被指流向不明

杨茜口中的“亏损”状态,美育总部负责人并不认同。据他介绍,从总部拿到的数据完全看不出导致经营不下去的状况。“招生情况、会员数据、每个月的收入等都是很正常的数据,可能没有赚到很多钱,但也不至于学校倒闭。”

朱雨然也向记者表示,一直都有家长来报课,上课也很正常。“看起来是盈利的。”

有家长认为问题不是出在学校的经营上,怀疑学生缴纳的学费被用于别处。数位家长向新京报提供的缴费信息显示,多笔学费都支付给了北京长瑞阳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云像(上海)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孔瑞童装经营部等账户。

家长提供的交易记录。

记者通过天眼查,并未发现上述公司与戴斯、杨茜有直接联系。上述公司的业务内容跟常营美育完全不同。新京报记者拨通了北京长瑞阳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其工作人员称,公司主要是酒店业务,对常营美育课程不知情。

3月2日,被指“失联”的戴斯出现在美育常营的员工群。根据微信截图,戴斯表示有投资商愿意出钱接手,“差老师的工资和保险也会在近几天内给到,但想要留下的要再续签两年合同。不想留下的可以起诉要回工资。”但跟员工协商无果后,戴斯退群。

丁俊表示,他一直与戴斯、杨茜保持沟通,配合政府约谈。“现在处于案件侦办期,之后的处理办法要根据侦办结果而定。”

丁俊认为,华联未参与该商户任何经营行为,更未向消费者收取过任何费用,且在租赁合同明确约定,租赁期间商铺出现任何经营问题及服务、质量客诉问题,均由租户自行承担。

截至目前,已有30多位会员转入方恒直营中心、亦庄授权中心等继续上课。仍有70多位家长选择继续维权。刘欣告诉记者,希望能退费,并追究相关人员的发法律责任。“虽然被骗,但还是会给孩子继续报早教的。”

包括朱雨然在内的3位教学老师已申请劳动仲裁,单方面与常营美育解除劳动合同,多位老师开始寻找新工作。

截至发稿,戴斯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杨茜的电话无人接听。

律师:报班慎选预付费 若出问题维权很难

事实上,教育培训机构突然闭店的现象,远不止一例。加盟店关门,品牌方是否需要承担责任?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尹富强表示,从法律角度主要看签约主体是谁,收款(人)主体是谁。一般情况下签约主体、收款主体承担责任,若总部非签约主体或收款人,那么向其主张得到赔偿的概率不大。

“在当前现状下,建议谨慎选择预付费,即使选择也不要一次性交费太多。”尹富强提醒消费者,一旦出现问题,对学生家长来说,维权很难。

(应受访者要求,刘欣、朱雨然、张超、丁俊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方怡君 编辑 巫慧 校对 赵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