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表情:有温度的胡同

有温度的胡同

(图文/汪力迪 编辑/陆瑶)


我叫汪力迪,生在北京,长在北京,上学、工作都没离开过北京,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土鳖。大概是因为在北京待得时间太久,有很长一段时间对她的感情有些麻木,反倒对背井离乡、漂泊在外的人满怀羡慕嫉妒恨,并欣向往之。于是像很多人一样,开始踏上旅途、开阔视野、拜访世界……虽然新鲜感往往可以触发快门时机,但我渐渐发现,每到一地的短暂停留,只会使拍摄流于走马观花。而相对于“知道”,或许我更期待“了解”吧——那应该是一种,触及文化层面的接触与交流。

由于资质愚钝,我用了很长时间,经无数前辈无数次提点之后,才终于明白了一个浅显的道理:摄影应当从身边入手,熟悉才会有感情。当我重新回到路程的原点开始审视北京,正如一个人审视自己的内心。我发现她的变化如此之快,以至于令我措手不及——曾经居住的地方已经夷为平地,曾经玩耍的地方已经高楼耸立,曾经只有在节日才有机会观赏到音乐喷泉的地方,已经成为纵横交错的立交桥的中心……那些曾经留下记忆的地方,很多都已经淹没在城市的巨大变革之中。于是我想,立此存照一下吧,不然回忆起来,还以为是自己老糊涂记错了。北京,作为一个超级大都市,可切入记录的视角无数;我,作为一个普通上班族,平常严谨坐班,只能利用周末节假日进行拍摄。想做全方位记录?谈何容易!所以需要选择北京的某一个方面作为切入点。曾有题目这样问:用三个词描述你心中的北京。有人答天安门、政治中心、首都;而在我看来,却是青砖、灰瓦、枯树枝。我心目中的北京,就像老舍先生笔下展开的故事那样,人物鲜活,市井而充满温度。这就是我选择拍摄胡同,以此记录北京的原因。

我拍摄胡同的时间并不长,从2013年夏天开始,到现在也不过一年多而已,所积累的图片数量非常有限,质量更是差得很远。至于为什么会坚持?相比较起所谓的“决定性瞬间”,我可能对照片的历史价值更着迷吧。这主要是因为我本人比较健忘,于是热衷于各种形式的记录,摄影便是其中之一。另外,我特别支持野夫“民间修史”的说法,具体原因就不展开说了。最后,我会继续胡同专题的拍摄,同时希望它可以朝着两个方向改进。首先,从对“整体的浏览”向对“个体的挖掘”转变。我非常喜欢作家何伟,他在《甲骨文》中记录了一段关于胡同拆迁的故事,非常触动我,以至于不断自我追问:为什么外国人做得到,我却做不到?其次,将已有素材梳理有序。比如按照季节、地区变化、人物活动等进行组织,不过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图片的数量,就目前来看,已有积累还远远不够。同时我也希望切入点更新颖多样,或许通过多元的交流可从中受到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