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中国风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2015-12-28 16:42
0

原标题: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 战国风云之诸子百家(十三)

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先秦诸子中对中国乃至整个东亚影响最深的莫过于儒家,几千年来,中国的政治形态、社会生活以及国民性格无不被儒家思想打上深深的烙印。自汉朝开始特别是宋明以后的儒学思想渐渐与先秦时期儒学的本来面目有所偏离,所以近代以来把儒学当成糟粕吐槽的大有人在,反封建反传统的运动也曾经一度声势浩大,但不可否认的是,任你世事变幻、沧海桑田,儒家思想依然顽强地根植于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伦理观念之中。这样生命力顽强的哲学、思想体系,在战国时期,是怎样的存在?当时的儒家圣贤,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1.孟子其人

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史料中对孟子生平的叙述并不详尽,以至于后世史家有各种不同的考证和理解,莫衷一是。史记中只说孟子是邹人(邹国曾为鲁国附庸,在战国中期被楚国所灭,另一说是被齐国所灭),学成后游历齐国、魏国等国,然而并未在仕途上扬名立万,退而与弟子著书立说,留下孟子七篇。

关于孟子的生年,大致有周安王十七年、周烈王四年等说法,不一而足,大约是公元前385至372年间;卒于周赧王二十六年,即公元前289年。照这样推算,孟子活了八九十岁,放到现在,也算是高寿了。

大家所熟知的“孟母三迁”的故事,出自于西汉刘向的《烈女传》,放到如今,大概可以算作最早的《论学区房的重要性》。要是没有孟母这一聪明的举动,就不会成就亚圣孟子,要是没有亚圣的理论,那儒家的光芒要大打折扣,而且也就不会有作者在这里罗哩八索了,啊,想想就可怕。所以,学区房很重要,学区房很重要,学区房很重要,重要的事要说三遍。(买不起,然并卵…)

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孔伋

至于孟子具体师从何人,虽有《史记》、《汉书.艺文志》等明确记载孟子师从孔子之孙孔伋(字子思),但这个说法被近代史学家不断证伪。当代主流的观点是,他的见解与曾子、子思一脉相承,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说孟子师从子思,亦未尝不可。(嗯,所以史学界就是流行这一套:提出观点——证伪——再证伪——回到原点/无解。我们这种非专业人士只要记住个大概就好了,谁care细节啊。)

孟子周游列国,都见了些什么人呢?钱穆先生考证,孟子先去了齐国,见了齐威王。这位齐威王重用邹忌、田忌、孙膑,是个厉兵秣马的主,靠着孙膑的谋划,生生把强悍的魏国打成了二流国家。你说,这样一个君主,能重用孟子“性善、仁政、德治、民本”那套吗?

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钱穆先生认为,孟子在齐国呆不下去,于是上宋国、薛国、腾国等国家转了一转,也并没有多大收获。But,孟子的旅程,应该是受到了所到之国国君的资助,《孟子.公孙丑》中说,“于宋,馈七十镒而受;于薛,馈五十镒而受”。嗯,没错,我上你那求职也好路过也好,你都得给我报销旅费,谁让你们都一副假装求贤若渴的样子呢?当然这是作者以小人之心度亚圣之腹,其实孟子收不收赞助,还得看是谁送的以及以什么理由送的呢。

那会齐国和魏国争霸老打来打去的,齐国呆不下去,那就去魏国吧,好歹魏国有点实力,所以《孟子》中有《梁惠王》篇(魏国自迁都大梁后亦称梁国)。那魏惠王又是何人?仗着吴起留下来的一点子魏武卒的家底儿,一会攻打赵国,结果赵国找齐国帮忙,孙膑给整了一出桂陵之战,生擒主将庞涓;一会不长记性,又去打韩国,韩国也依葫芦画瓢,找齐国帮忙,孙膑在马陵搞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不但弄死了庞涓,打残了魏武卒,还折了一个魏太子(这两场战役,详情可见铁血悍将第七篇 战国风云之铁血悍将(七)——孙膑、庞涓)。既然这样,孟子的仁政主张也是不可能在魏国实现滴。

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啊,魏国被齐国搞残了,想想还是齐国牛逼,再去齐国试试呗。于是孟子再次来到齐国,这回是齐威王的儿子齐宣王当家。齐宣王是何人哪?他给我们贡献了一场意义重大的绯闻八卦,因为据《晏子春秋》和《烈女传》记载,他的王后是相貌丑陋的钟无盐。不以貌取人、不直男癌的战国诸侯,这一点还是挺讨人喜欢的。然而,根据《韩非子》,齐宣王还贡献了一个成语“滥竽充数”,乐队里面混进了一个假冒的乐手,而且被这个冒牌货一直糊弄到死,看起来齐宣王的智商似乎高不到哪里去。Besides,和无盐你侬我侬,听听音乐的齐宣王,也挺好战的,趁燕国内乱,趁机发兵,差一点就吞掉燕国,为日后齐湣王时被五国联军差点灭国埋下了伏笔(乐毅田单的恩怨,详见铁血悍将第五、第六篇)。So,齐宣王,也不是孟子眼里的好boss。

2.性善民本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干过一件有意义的事。”孟子在老迈的时候,大约会幽幽地来上这么一句“从文体”。一个哲学家存在的意义,便是他的思想。

孟子是最早提出性善论的人,在《孟子.告子》中,有这样一段话“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 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并且由此得出“人皆可以为尧舜”的论点。但是现实中尧舜很少啊,坏人一大把,那又怎么解释?孟子又不傻,他怎么会如此绝对化地把自己逼到死胡同里去。他认为,仁义理智,凡此种种人性闪光点,都是人出生时自带的一种极大的可能性,但是这种可能性maybe会被环境抹杀(不然你以为孟母为什么要三迁),所以要“扩而充之”,注重后天的道德修养。于是,《孟子.告子》中又有了另一段话,相信每个人都很熟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孟子.梁惠王》中描述了他所认为的理想社会,“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说到底,还是以民为本的思想所致。《孟子.尽心》中论及君民关系的时候所说的这段话,相信诸位也是耳熟能详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得民心者得天下,得天子之心便成为诸侯,得诸侯之心便可以做官,本末不可以倒置。

以民为本并不是喊两句口号就可以了,孟子还提出了如何养民的经济措施,说明他并不是一个空想家。《孟子.滕文公》中是这么说的,“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贤君必恭俭礼下,取于民有制。”民有恒产才不会放辟邪侈,具体操作上他又提出了“正经界和“什一税”,原文是这样的“国中什一使自赋。卿以下必有圭田,圭田五十亩,余夫二十五亩。死徙无出乡,乡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公事毕,然后敢治私事,所以别野人也。”

《孟子.离娄》中进一步论证君臣关系,“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句话和孔子的“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这些理念在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时代,却是了不得的事情。更了不得的还有,《孟子.万章》中讲到,“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易位。”乖乖,还可以造君王的反,你咋不上天呢?

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荀子则把臣民和君主的关系作了形象的比喻“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而魏征多次向唐太宗转述荀子的这句话,所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伴随着唐太宗与魏征这段君臣佳话,在中国人当中有着超高的知名度。追本溯源,都出自孔孟,主要是源自孟子。

等会!儒家不是一直提倡“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吗?儒家最初的思想根本不提倡愚忠,有大过又不听劝谏的君主,是可以换掉的;只有君主待臣以理,臣才有义务尽忠。最早提出三纲不可逆的明明是法家好伐?韩非子主张“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天下治;三者逆,天下乱。”后来儒家要和君主专制捆绑销售,慢慢的就整容整成了我们现在熟悉的样子。所以,在整容脸当道的年代,作者要说,自然就是美——论自然美的重要性(喂喂,讲孟子啊,跑题豁边到哪里去了?)

至于儒家是如何一步一步整容,磨骨削腮,从可爱包子脸变成了狐狸精锥子脸,那是一个太宏大的命题,三言两语讲不清楚。作者就讲一件事,草根出身的明太祖朱元璋,看见孟子那些反动言论非常气愤,一开始停了孟子配享文庙的待遇,后来被儒生力谏,不得不妥协。但是,however,他把《孟子》中但凡不中意的地方都删了,总共删了八十多条。什么“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cut!什么“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cut!什么“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cut!——堪称行走的明朝广电总局……

3. 仁政王道

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在战国的杀伐征战中,孟子却提出了仁政和德治,并以此做为王道的基石。《孟子.公孙丑》中说道,“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别看霸道表面上很牛逼,其实霸道是不如王道滴,为什么呢?因为“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

具体怎么才算仁政呢?“王如施仁政于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耨。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矣。彼夺其民时,使不得耕耨以养其父母,父母冻饿,兄弟妻子离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谁与王敌?故曰:‘仁者无敌。’”——《孟子.梁惠王》。与民休息,轻徭薄赋,减轻刑罚,这三条正是汉初总结秦二世而亡的经验教训所采取的统治措施(黄老之学和孟子的仁政在这一点上是共通的)。

那么,孟子和墨子一样,是反战主义者咯?也不尽然,前面不还提到,他说有大过而不听劝谏的君王,可以“易之”,怎么易?非暴力是不可能易的。“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商纣就是个独夫民贼,武王伐纣,不算弑君,而且,武王一怒是为了安天下之民,在这种情况下, “民以为将拯己于水火之中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孟子.梁惠王》。怪不得朱元璋要把《孟子》改得面目全非呢,我是天子,君权神授,你却说可以把天子杀了或换了,太反动了!

对于怎样赢得战争的胜利,孟子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的,公孙丑篇中的这段话,也是广大人民群众非常熟悉的了。“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 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 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但是,正义的战争也好,救民于水火也好,都要遵循“不违农时”的准则,这样的话,“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

民本也好,仁政也好,要实施王道,都离不开人才,人才从哪里来呢?无他,选贤举能,重视民意,详加考察。梁惠王篇中说,“左右皆曰贤,未可也;诸大夫皆曰贤,未可也;国人皆曰贤,然后察之;见贤焉,然后用之。左右皆曰不可,勿听;诸大夫皆曰不可,勿听;国人皆曰不可,然后察之;见不可焉,然后去之。左右皆曰可杀,勿听;诸大夫皆曰可杀,勿听;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察之;见可杀焉,然后杀之。故曰,国人杀之也。如此,然后可以为民父母。”光听身边人说备选人才好还是不好,那是不行的,要听国人们是怎么议论的;听过国人的议论,也还不能妄动,要审慎察之。

从性善论、民贵君轻、到仁政和德治,通篇概括起来,不外乎“内圣外王”这四个字。内圣外王语出《庄子.天下篇》,后来不知怎么,就拿去形容儒家了,可见先秦诸子有不少地方是共通的。

4. 成语典故

《孟子》中闪光的不仅仅是他的哲学思想,而且还有流传至今的海量寓言和成语典故,在这点上与《庄子》类似。

比如,五十步笑百步、明察秋毫、始作俑者、缘木求鱼、寡不敌众、妻离子散、鳏寡孤独、匹夫之勇、出尔反尔、顾左右而言他、水深火热、流连忘返等等,典出梁惠王篇。篇中亦不乏脍炙人口的佳句: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

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揠苗助长、事半功倍、出类拔萃、心悦诚服、此一时,彼一时、舍我其谁等等,典出公孙丑篇。“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亦出自此篇。

为富不仁、守望相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乱臣贼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等等,典出滕文公篇。

自暴自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赤子之心、好为人师、左右逢源、过门不入、“不以规距,不能成方圆”等等典出离娄篇。

自怨自艾(音yi,四声)、先知先觉、却之不恭、集大成者、茁壮成长等等,典出万章篇。

专心致志、舍生取义、杯水车薪、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等等,典出告子篇。告子篇中的名句几乎无人不晓:“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独善其身、不言而喻、当务之急、一毛不拔、尽信书,不如无书、茅塞顿开、同流合污、曾经沧海、春风化雨、大而化之等等,典出尽心篇。尽心篇被引用最多的句子,莫过于这两句:“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想想古装剧台词大乱炖的场景,西汉时出现了三国志中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宋朝人说着顾炎武的名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忍俊不禁。所以知道一下名言的出处还是挺有必要的,最起码可以挑bug。

5.亚圣尊称

做为儒家代表人物之一,孟子的地位是自中唐以后才逐渐拔高的。韩愈的《原道》明确提出,孟子是继承孔子道统的人,此后,孟子其人其书的地位才稳步上升。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孟子》首次被列入科举考试科目;元丰六年(1083年),孟子被宋朝官方追封为“邹国公”,不久得以配享孔庙。南宋朱熹把《孟子》与《论语》、《大学》、《中庸》合为“四书”,《孟子》的儒家经典地位自此不可撼动。元朝至顺元年(1330年),孟子被加封为“邹国亚圣公”,后世一直尊称为“亚圣”,地位仅次于孔子。

6.后世子孙

战国版论学区房的重要性

孟浩然(689—740),名浩,字浩然,号孟山人,襄州襄阳(现湖北襄阳)人,世称孟襄阳。因他未曾入仕,又称之为孟山人,是唐代著名的山水田园派诗人。

唐朝大诗人孟浩然以孟子后人自居,连名字都是出自《孟子.公孙丑》。近代创办瑞蚨祥绸缎庄的山东孟氏家族据说也是孟子后裔。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yueyue]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