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周敬之:所谓科普与科幻互相排挤 实质是互相批评督促

科普创客科幻文汇2019-04-16 14:47

近日,由《科幻文汇》电子杂志主编,中国第一本科幻爱好者杂志转向出版的实体作品集——《超新星》杂志正式上架。在国内科幻文学市场方兴未艾之际,《超新星》实体杂志的诞生,为广大创作者提供了成长平台,也为扩大科幻文学的影响力,壮大国内科幻文学创作力量迈出坚实的一步。为推广该作品,科幻文汇编辑部进行了一系列科幻作家专访活动,通过对新人新作品点评的形式,同时提出自己对科幻现状的看法与总结,为新作者站台,“以老带新”,带领新人科幻作者发展。本次为大家带来的是著名科幻作者周敬之的采访。

专访周敬之:所谓科普与科幻互相排挤 实质是互相批评督促

周敬之:自行车爱好者,北京作协会员,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员,中华少年作家协会会员,代表作《星陨》系列科幻小说。

范恩正:周敬之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接受《科幻文汇》的采访。本次采访是为了《超新星》的推广工作。再次感谢您接受采访。用刘慈欣的话说,科幻是一个大广场,每个人都可能是从不同的道路来到这里。您可以简单讲述一下,您与科幻结缘的经历吗?

周敬之:我是农村娃,比城里缺少阅读资源,小时候比城里孩子的信息接触量少,视野也相对窄一些,比较闭塞。因为见世面少,所以一碰到幻想类艺术,就很容易被吸引其中。第一次接触科幻,想象让人忘记周遭,飞天入地,戏海航天,探秘冒险,跌宕起伏,有很多奇妙的架空场景常常会让我想象很久。我接触的第一部科幻作品不是凡尔纳的《神秘岛》,而是去邻居小伙伴那看的地摊盗版VCD《侏罗纪世界》,那时他家比较有钱,是村里少数几个有VCD的。此外我喜欢科学知识,科幻与科学沾亲带故,这显著加深了我对科幻的好感。后来没想到自己也写了点科幻文字。

范恩正:在中国科幻的发展史中,曾有过关于科幻文学是姓“科”还是姓“文”的争论。科幻是一种文学体裁,还是科普创作的一部分。您是如何看待科幻和科普的关系的,中国科幻是依存科普而存活的吗?

周敬之:科幻与科普是一对亲兄弟,不是父子或师徒。他们有时互相扶持成全自己,有时也互相“排挤”认为对方血统不正。其实,这种相互排挤更多的是针对彼此 “质量较差的那部分作品”,更多的是一种相互批评督促。第二个问题,有一部分朋友认为“中国科幻必须依存于科普”,其实科幻小说的科普性和艺术性一直是相结合的,两者比重取决于作者自己定位。科幻小说从来没有忘记科普,它先天就有科普的基因,因为故事里一定或多或少能找到靠得住的科学成分,这是反证法。但科幻不一定非得“为了科普而存在”。绝对不能单纯把科幻的社会意义归纳到科普,科幻的社会作用绝不仅仅是科普,科普只是子集。有人说“中国科幻离开科普难以生存”,这个虽然有点极端,但是反映了部分问题,这种情况是多领域原因导致的,比如有的人重眼前的实际轻未来的幻想,眼光不长远,创新精神从哪里来?没有想象力行吗?

范恩正:在科幻文学方面,中国科幻已经拥有比肩世界的作品。中国科幻的影视创作也取得了一定的发展。您对当下的中国科幻文学和科幻影视是怎么看待的,您是否看好中国科幻影视的发展?

周敬之:中国科幻文学这几年发展势头都比较好,社会和政府对科幻的态度也没有变坏的趋势,目前都是在变好。中国科幻影视战略上光明,中国有几亿人愿意买科幻电影票,票房每年有数十亿;战术上有些难,钱大都让隔壁专业的好莱坞团队拿走了。不是观众崇洋媚外,是因为我们从投资到艺术的整个科幻影视产业链还不太成熟,暂时还拿不出太多让观众满意的作品。产业链不成熟的直接原因或许是大资本还在观望,没进来推动发展,以及好莱坞太强了,暂时干不过。根本原因还是国内专业的科幻影视从业者储备不够。光有好科幻小说是还不够的,专业的科幻编剧、制片人、导演,上下游产业链,人才是第一位的,影视和小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载体,不能类比。《流浪地球》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头,但那部作品的制作者们的用心投入太多了,很多是无私的,这怎么复制?需要很有眼光和情怀的投资方去支持。

范恩正:自1818年科幻诞生以来,科幻在世界上有将近两百年的历史。而中国科幻从1904年荒江钓叟创作的《月球殖民地小说》开始,也经过了百余年的发展。您觉得与其他国家相比,现如今我国的科幻发展存在哪些优势与劣势?

周敬之:人口数量第一,教育发展快,能阅读软科幻小说的读者群体数量非常庞大,网络阅读平台也高度普及,只要你有足够优秀的科幻小说,很快就会传播开,上下左右通达非常迅速,信息通道足够强大。劣势之一是硬科幻读者群体太小,硬科幻作品对推动科幻艺术和培养科幻读者发展都有很大的支柱性意义;劣势之二是科幻作者少、作品少,吴岩老师说过“你只有0.1g月球岩石,怎么繁荣月球岩石产业?”然后社会经济和文化观念水平也还未发展到每个人都能想仰望一下宇宙,思考一下人类和自己的意义的程度,大都还在夹缝里吃饭,只有孩子们还能也喜欢多仰望一下,家长们也是支持的,但上高中后就不了,挺耐人寻味。

范恩正:刚刚出版的《超新星》是完全由新人作品编纂而成。《超新星》的存在,正是为培养科幻作者而打造的新人平台。对于《超新星》的出版和未来的发展前景,您有什么看法。非常希望多听听您的想法和意见。

周敬之:看着《超新星》一路走来,深知不易。出书不是难题,难在内容,质量保持住。《超新星》来自科幻文汇的科幻征文大赛,面向社会面向新人。大赛和书不同,书是大赛成果精华的高度提炼、打磨。建议《超新星》的出版周期可以长一些,多筛选每次大赛的精品,并有专业科幻编辑和科幻作家指导建议修改。不要急,不要定出版任务,水到渠成。

范恩正:您的科幻小说《星陨》系列广受读者好评,您后续有什么创作计划吗?

周敬之:悄悄进行着。

范恩正:关注科幻的人越来越多,对即将开始创作的科幻爱好者说一下您的寄语吧。

周敬之:提前列好提纲,放心大胆地写,写完再深思熟虑地改。如果灵感来了,那就放飞自我地创作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