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乐队的《英雄赋》,用硬核“奉陪到底”

大燕娱乐2019-05-21 16:35

轮回乐队的《英雄赋》,用硬核“奉陪到底”

成立于1991年的“轮回”乐队,是中国摇滚乐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一支重型乐队,因为他们不仅能将重金属和硬摇滚,玩得酣畅淋漓、气吞山河,更将这种源于欧美的音乐形式,与中国民族音乐、诗赋进行大量的融合,从而在双向都进行了探索性的实验和开拓。

也正是因为如此,“轮回乐队”近期作为唯一摇滚乐队代表,受邀参加北京冬奥会倒计时千天“燃烧的雪”主题音乐会。因为在“轮回”乐队的摇滚作品里,不仅能够体现出体育精神的磅礴大气,也很有一种中国人特有的精气神。

“轮回”乐队的作品,就像是一首首自带旋律的辛弃疾、岳飞词赋作品,让原作中那种意气风发的凌云之志,最终以一种最恰当的具象呈现。

作为最新的作品,《英雄赋》依然延续了“轮回”乐队典型的音乐气质,它是一首歌曲,也是一首词赋,在这里可以听到凶猛凌厉,也可以听到慷慨激昂。

在音乐上,《英雄赋》狂放中又透着细腻。虽然是一首粗犷的作品,但《英雄赋》却并不简单粗暴,甚至在音乐的层次上,还有特别多的立体、细腻和匠心。

开场看似简洁的吉他和弦,既有留白的空间,也导出了一种中国水墨画的意境,传统又古典。鼓点节奏律动的加入,则通过一种递进和过渡,让一幅原本静态的水墨画,渐次流动起来。直到失真吉他和噪音墙的金属音乐架构加入,整首作品也因此有了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场。

而且很重要的是,作为一支典型的重金属乐团,“轮回”从来不会在形式上,刻意追求一种民族跨界的融合,比如在《英雄赋》这首作品里,他们实际上用的就是摇滚乐的三大件乐器,去烘托氛围、去营造气势,但却因为古典诗赋的填词,以及作品中隐约的气质,同样让歌曲有了一种不同于欧美重金属的中国气质。

《英雄赋》这首作品,除了结构的立体有层次之外,它之所以可以超越音乐形式本身,能给人一种独特的慷慨激昂、热血澎湃感,恰恰就因为它是一首有精神、有魂魄的歌曲。二水的歌词,阳刚、雄浑、豪迈、燃炸。而且,这不仅仅只是一种摇滚精神的传递,更是通过古诗词的创作脉络,直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处,激活了那种或者被遗忘、却一直在传承的流芳百世中华魂。

在中国历史传统文化里,崇文是其中一面,却同样不能忽略尚武的另一面,戚继光、岳飞、霍去病、卫青等等名字的背后,既是一段关于中国的民族尚武史,其实也可以从中读到很多中华精神。

“轮回”乐队和这首新歌《英雄赋》,就是用豪放词与重金属结合的方式,从原来就有的民族文化基因里,又挖掘出尚武精神的那一面。要知道,在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战场、悲壮和英雄,也从来不缺一个又一个关于豪杰和家国的传奇故事。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尚武精神,让我们国家即使经历一次又一次低谷和坎坷,却始终没有消极和消沉,并在近代的励精图治后,到如今依然立足于国际舞台的中心。

歌可以载道,也可以明志,这才是一切艺术作品的活力和意义,也才是艺术作品不脱离生活的魅力。

《英雄赋》里的慷慨激昂,在贸易战的国际背景下听来,结合“打,奉陪到底”的自信与自强,这首歌曲也就有了一种更现实的意义。中美贸易战中方的表态,让很多国人振奋,也因此在逆境中重新带出了中国精神,而在这个时间背景下推出的《英雄赋》,恰恰就是用最摇滚的态度,来呈现中国人的气势和精神。

所谓阳刚之气,并不只是一种台型,一种戏剧风格,而是一种属于民族的自信。而这一次的“轮回”乐队,就是以最艺术的方式,完美的将这种民族自信,以音乐和作品的方式呈现。

摇滚乐需要态度,《英雄赋》就很有态度!(文/爱地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