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的终结》(上)

漫步宇宙杨枫2019-06-17 10:21

1.

故事的主角总该有个名字,就叫他小明吧。

小明平日沉默寡言,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app开发,朝九晚九,一周六天,据统计,周日有80.891719745223%的概率加班。

小明的家里供着位画家。认识画家的过程很像《银河系漫游指南》。开端,发展,高潮,结局,都很像。

让两人相见相知的那场车祸不值一提,不过,自从小明把画家拉到家里住下,天上便忽然涌现出数量惊人的外星飞船。飞船的外观都很三体,很太空漫游,很拉玛。巨大,笨重,沉默,像一场立体几何学的盛大狂欢。

起初,外星飞船的造访掀起了轩然大波,全人类的目光都投向了天空中神秘的异星奇观。这是任何科幻小说都未曾描绘过的光景——漆黑的石碑如湖畔蚊蝇,成群结队,漫天飞舞;圆柱体飞梭中通外直,摇摇摆摆,将太空垃圾整船整船地抛向大洋深处。

不过,大多数飞船都只是观光客。它们举止怪诞,却没人知道它们的行事动机。外星人的造访既没给人类带来任何好处,也没造成任何危害。就连从天而降的废料也入水即化,分解后,成分与海水相差无几。人类也没有能力去分析这些访客,遑论驱逐或破坏。核弹上天,访客毫发无损,辐射尘反而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抗议。

小明没有参加抗议。相反,镶嵌着几何体的天穹却让他对未来萌生出几分期待。每天早上,他醒来以后的第一件事不再是打开手机刷头条,而是拉开窗帘,看看天空中出现了哪些新花样;他工作之余的乐趣也从看综艺变成了和狐朋狗友打赌,赌第二天某种几何体的数量,或某种多面体的面数。

他甚至萌生出追求本组项目经理晓红的想法,他暗恋她很久了。

《奇观的终结》(上)

2.

受UFO鼓舞的不止小明一人。在一个天空属于六边形的休息日,多年未见的师兄老杨来找小明,邀请他一起去创业。

老杨上学时玩过淘宝,做过代购,搞过微商,毕业前靠倒卖比特币发了点财。他的创业计划是在几何体上开设广告位,灵感源自一场科技艺术展。他陪一位记者朋友去看展。喋喋不休的朋友中途离场,去报道迫近地球却被木星俘获的死星。老杨因祸得福,沉浸在光雕投影的海洋里,猛然醍醐灌顶。

老杨坐拥成功人士必备的各项素养,面相是励志畅销书封面人物的绝配。觥筹交错间,他大谈特谈二人的同窗情谊,谈小明在二流互联网公司上班纯属大材小用,等到小明一身酒气地抱头痛哭,又化身救世主,推心置腹地和他交待自己的战略布局。

他没有说他通过小明的朋友圈,不仅知道他时常夜观天象,还知道他赢下了他设下的大多数赌局。他说,小明将在他们的战局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前提是他能帮他们摸清这些不明飞行物的运动规律。稳定的广告位更容易招商引资,以此为基础,才方便划分时段和地区,设置不同档次的价位。

老杨还承诺,等公司上市以后,小明可以得到近30%的股份,成为仅次于老杨本人的大股东。这让小明顿时心花怒放,满心桃花盛开。在钞票铺就的道路尽头,他看到了属于他和晓红的无尽可能性,尽管时至今日,他对她的了解依然仅限于她的名字,这名字还是他从她的工位名牌上捡来的。

二人签了合同。老杨开始四处奔走,小明继续夜观天象。二人相约,在两周后邀请投资人一同见证奇迹。老杨猜中了。小明对天象确实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回到家中,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写下每一条经验,然后借助百度翻译,同全球各大天文机构发表的研究成果一一比对,去掉贝塞尔曲线、克莱因壶等不易投影的怪胎,筛除特立独行的大漏斗和不规律出现的象形文字。

很快,老杨的愿景便获得了坚实的理论基础。一篇材料科学领域的论文指出:天外来客的飞船共享一项物理性质——只有从指定角度发射辐射波,才会在飞船表面产生散射。得知此事,老杨专门搞了一台大功率发报机,开着二手捷达满城溜达,最终测出了满足投影条件的几处大楼,开始和物业商议屋顶的租用事宜。

小明则继续一边工作,一边辅佐老杨在城里四处开矿。欲望孕育热情。这是小明自毕业以后第一次全身心投入一项事业。他开始记日记,字里行间都是对未来的狂想;他开始写诗,在诗节里感谢晓红点亮他的夜,用她看不见的辞藻称颂她的美貌和仪容。

他求画家为他画一幅晓红的肖像画。画家对此乐不可支。他本便对人间百态颇为狂热,日常活动便是上网翻八卦,然后变着画派使之跃然纸上。仅用了一晚,他便完成了小明的委托。晓红的面庞真的点亮的小明的夜生活——颜料中掺了夜光粉,小明家的客房从此夜夜荧光烁烁。

在整理资料时,除了验证了老杨口中的商机,小明还发现了一些天文学家们尚未观察到的规律。他开始给NASA发邮件,用蹩脚的英语同JAXA和ESA的专家们谈笑风生。每收到一封信,不管对方写了什么,他都会把邮件打印出来,整整齐齐地装裱在画框里,挂在墙上。

小明的热情也影响了他在公司的积极性。同事虽然不明就里,却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网店小程序的访问量开始一路上行,推荐算法的客户满意度也略有改善。他在公司的人气稳步升温。他有一种预感——很快,晓红将不再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偶像。

预感迅速成为现实。首秀前夜,下班回家的小明和晓红撞了个正着。猝不及防的偶遇让他手足无措,电梯一路下行,两人肩并肩,各据一角。开门以后,小明正打算夺路而逃,却没想到晓红抢先一步开口了。

“最近干得不错。”她说。

小明感到脸颊发烫。他一路小跑回家,把自己锁进卧室。墙上挂着两周以来他和老杨整理出的详细付费方案。位于国贸的蜂巢阵列每晚六点露面两小时,为黄金版块;位于五棵松的低空圆环则略逊一筹……为了让这一切成为现实,老杨不远万里搬来了早前和另一位同事设计的激光投影仪。海底捞、联想和屈臣氏也纷纷发来了他们的广告图章。然而,小明此时却忽然意识到投影不仅能被用于投放广告,还可以变得更加浪漫。

当晚,小明辗转反侧,反复咀嚼着一项不成熟的构想。邻家的电视正在重放前日的旧闻。在地球的另一端,新登场的怪客拖着长长的尾巴,在平流层画出一圈又一圈笛卡尔曲线。清晨时分,一串气泡碎裂在员工公寓楼顶层。他鼓足勇气,下定决心,要将构想付诸实践。

六点,他赶首班车到班上,在晓红的桌上留下一张字条。

老杨的演出定在晚上七点半,他要邀请她一同参加。

《奇观的终结》(上)

3.

下午两点十三分,晓红闪亮登场。

小明看着她把挎包挂上座椅靠背,身体产生触电般的感觉。她招呼他去她的工位。他喉咙发紧。放宽心,放宽心。他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向她走去。

“上午有点事出去了。我听市场说,你这边在主持开发?”她抬头看进他的眼睛。

他点头称是,从未如此唯唯诺诺。

“嗯……有个事想跟你谈下。”她不由分说,带他去面试用的会议室,背靠窗沿,两臂交叉:“我其实要离职了,看你最近表现不错,想提拔你做项目经理。薪水在现在的基础上翻番,来年绩效评分在85以上,能解决户口问题。你看怎么样?”

小明感到一阵眩晕。她拍拍他的肩膀,说如果没想好也不必着急,可以给他一些时间考虑一下。但交接时间有限,希望他尽快给出答复。说罢,她离开会议室,留他一个人在屋里。

离开前,她拿出了他写的那张纸条,问他知不知道这是谁的恶作剧。他摇头,她也摇头叹气,建议他就任以后整顿下组里的风气,让下属少搞些歪门邪道。

(备注:本文配图均为网络图片,与文章无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