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的终结》下

漫步宇宙杨枫2019-06-24 09:43

1.

窗外,一只巨大的眼睛无声地瞪视着小明。只用一场简单的对话,她便再度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她终归是他的上司。虽然年轻貌美,但是她的私生活绝不属于公司的任何一人。他同她最好的归宿,不过是成为她的同志,她的战友,她的继承人。

他想到老杨,虽然一热一冷,但是面对面接触过后,两人留给他的印象却重叠在了一起。他回到工位,天空中的眼睛流下浑浊的液体。他咬咬牙,把自己埋进递归和循环深处,给自己争取到了足够提前下班的时间,准时赶到了中关村。

7:15,他迎风走进夜色。中央空调轰鸣不止,老杨热情地拥抱他,向他介绍到场的五位投资人。

7:20,第一片等边三角形出现在大楼东北。老杨兴奋得手舞足蹈。投影仪阵列准备就绪,只差接通电源。

7:29,决定成败的时候到了,三角瓦片花瓣般层层展开,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鸣响。狂风呼号,直径三公里的大幕在他们面前铺展开来。投资人退到一边,老杨站到投影仪旁,手握开关,大声喊出倒计时的数字,活像《回到未来》中的博士,等待闪电破空,命运之时来到。

3——

2——

1——

老杨闭上双眼,按下开关。

热气升腾的火锅浮现在683.528米高的半空,接着画面一转,火锅宴变为阖家团圆的幸福场面。广告全长30秒,止于海底捞的徽标。

投资人纷纷鼓起掌。老杨却一脸茫然地看向天空。

“那是谁家的?”

他问小明,小明摇摇头。五点钟方向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块屏幕。奥林波斯众神在1:4:9的石碑上向泰坦巨人发动猛攻,史诗般的大战足以让全国的每一家巨幕影城黯然失色。

电影预告片播放结束后,巨幕又放送起了游戏实况直播,直播过后则是当红偶像团体的歌舞表演。不久后,西北天区的正十二面体也加入了狂欢,面朝大地的六个表面上播放着不同的体育赛事。夜空变成了行为艺术的实验场,成了一切野心的试炼之地。

投资人的表情变得丰富多彩了。他们交头接耳,眼神在手机屏幕和其他同行之间游移不定。头顶的广告已经播完了一轮。在第二轮开始时,一名投资人走上前,祝贺老杨和小明,说他们开了一个好头,但是也提醒他们,属于这座城市的矿山已经涌进了第一批淘金者,在他们当中,二人的首秀并不出众。接下来才是重头戏,这是在场众人的一致意见。

表演结束,投资人纷纷离场。屋顶只剩下老杨和小明两人,小明开始整理散落一地的设备。老杨蹲坐一旁,捧着手机,手指一下下擦过屏幕。

楼下,人潮中的闪光灯暗淡下去,潮水也紧随其后消散在大街小巷的深处。

当天晚些时候,小明回到家中,所有的新闻媒体都在大肆鼓吹着飞天投影的商业潜力。报道中使用的配图却多是那些更加酷炫的表演,二人的中关村广告屏只在列举具体的应用前景时,跟在影视、直播等应用情境的后面,被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

新闻播到国贸站的天幕预告片放送时,小明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坐直了身体,鸡皮疙瘩在皮肤上发芽冒泡。在老杨因资金不足而未能拿下的黄金地段,在睥睨京城的中国樽之巅,一名精神焕发的女人迎向记者的话筒,慷慨陈词。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冲进客房,扯下那女人的画,惯在地上,一脚接着一脚,跺在上面。画框和玻璃粉身碎骨,他拿起画纸,将其撕成两半,又撕成四半。他感觉受到了欺骗。她夺走了属于他的满汉全席,妄图用残羹冷炙打发他。

他的呼吸却又平静了。

他没有继续撕下去。

他冲了个澡,洗掉手上的血污和荧光粉,回到卧室,倒头便睡。

当晚,小明做了一个梦。梦里,玫瑰色的晨曦中,三枚黑色球体展开成光洁无暇的平面。他走上天台,打开投影仪,在幕布上写下5201314七个数字,字体是华文彩云,边缘点缀着粉红色的炫光。

自始至终,屋顶上只有他一人。

后来,他醒了,感觉很冷,又加了床被子。

这次,他一觉睡到天亮,没再做梦。

《奇观的终结》下

2.

小明是在次日早上发现画家不见了的。

画室大敞四开,足不出户的画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还带走了他的行李。屋子收拾得整整齐齐,乱七八糟的废纸团不见了,横七竖八地贴在墙上的画布也不见了,只有桌上还留有一幅画作。画面里,干枯的大脑迎风流血,天空中几何体组成七巧板,立体主义的上半部像一把刀一样插进下半部的印象派世界里。

桌上还放着一本不薄不厚的画册。小明翻开书,意外地发现这是一篇科幻图像小说。故事讲述了一个艺术家创造了全宇宙最宏大的装置艺术,挑选了一个星球,邀请全宇宙的探险家来此参观。将游览过程本身纳入艺术的一部分。

文明和文明互不理解是这个宇宙的公理,而无法理解的双方对对方的观察和反应正是艺术家最感兴趣的事情。祂用文字写下蓝色星球上的动物故事,每个字符都自成画面,每一幅画都是一首简短的叙事诗,跨越时空,始于第五号屠宰场,贯穿你一生的故事,烙印在铁血战士的疤痕里,写在X档案的每一页卷宗上。

宇宙的另一条公理是万物皆有终结,奇观的终结,是所有星际接触的结局,也是整个宇宙的宿命。在这颗星球上,一切熠熠生辉的奇迹都正在回归平淡。笨重而沉默的观光缆车还将继续在这颗星球上空巡游一百万年,然而在车厢里,观光客的赞叹、惊奇和一切喜怒哀乐却已渐渐沦为自我重复的陈词滥调。

艺术品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于是艺术家餍足地打了个饱嗝,离开了祂的造物。

画册的封底画着儿童简笔画一般的地球,蓝天白云上写着画家的心意。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小明放下画册,走进厨房。

灶台上的烤面包机香气四溢,他照旧吃了两片面包,两个鸡蛋,两片培根,两片西红柿。

拼好晓红的画以后,时间还够。

他打开邮箱,检查邮件,然后唤醒微信,启动快手,激活抖音,沐浴在信息的暴雨里,准备去上班。

《奇观的终结》下

3.

不出意料,一个月后,老杨的创业失败了。

在那家改变小明命运的餐馆里,两人再度聚首。老杨倒是比小明当初豁达,虽然人憔悴了许多,心灵鸡汤的面相却风韵犹存。他还带来了一笔酬金——他为整套广告投影技术申请了专利,靠卖专利赚了一笔小钱。

小明问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家里有个亲戚给我介绍了份国企工作,待遇不错,解决户口和住房,先回家看看。”老杨往嘴里塞了把花生,“听说你升职了。”

于是小明把晓红的事情讲给了他。

“不是你泄密出去的吧?”老杨忽然深色严肃,却又放声大笑:“没啥,我估摸着这事也没啥门槛,纯看谁脑子好。你那上司不简单,估计也不太适合你。”

后来,老杨酒喝多了,开始念叨着要组建旅游团,去UFO上露营。小明买了单,把他送上计程车以后,在回公司的路上一直在思考此事的可行性。

一片阴影掠过长街,啾啾鸟鸣随鸟粪和尘土一同坠落在地。近期,一些巨物开始驻扎在地球上空,不再离去。刚刚飞过头顶的方尖碑上甚至已经有鸟雀在筑巢,从飞船上厚重的尘土中,甚至长出了杂草和灌木。将其视作旅游景点,似乎确实有些道理。

不瞎想了。

他走进大楼,乘电梯回公司,推开玻璃幕门,走向前台。

“陈姐,下午面试前端的人来了吗?”

(备注:本文配图均为网络图片,与文章无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