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村史陈列室 何以载乡愁

北京日报张小英2019-11-20 07:07

丰台大瓦窑村在村史陈列室的基础上建成党史馆,成为“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阵地。本报记者 刘平摄

本报记者 张小英

城市变迁,乡愁悠悠。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京郊大地许多历史遗存、人文景观、民俗风情正在消逝,守护和传承乡村历史文化迫在眉睫。

近年来,一座座乡情村史陈列室于京郊村落拔地而起。截至目前,全市已建成290个乡情村史陈列室,总面积达10万余平方米,未来三年,计划再建231个。

越来越多的村落,有一间颇具乡土风貌的陈列室,传承村史、寄载乡愁,成为乡村文化、民俗风情的重要载体。近来,记者在京郊各区走访了一些乡情村史陈列室,发现这个“载体”还有利用率不高、展陈雷同、缺乏个性等问题。

陈列室冷热不均

“95年前,张永祥成为京郊第一位农民党员。虽然我从未见过,但他的故事,正是从我们这个村开始……”11月15日,丰台区大瓦窑村党史馆新馆重开,77岁的老党员门敏会,正在给卢沟桥乡的预备党员们讲述村里的党史。

大瓦窑村是北京第一个成立农村党支部的村庄。为传承红色基因,2017年7月1日,村里建成党史馆,同时也是村史陈列室,通过数百件历史照片、历史遗物,讲述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农村的巨大变迁。开馆以来,先后接待各级党组织、党员104次6000多人。“有一次,附近的一位老大爷,把自己收藏多年的旧报纸、旧书籍捐赠给我们,说是放在展厅,心里更踏实。”相关负责人介绍,像这样捐赠老物件的村民不在少数,但囿于有限的空间,很多内容都无法陈列。今年,大瓦窑村党史馆进行了搬迁升级。“总面积由160平方米增加到1000平方米,有了更多空间展示乡土风貌。”相关负责人称。

大瓦窑村党史馆受热捧,另有村史陈列室却遇冷。上周六早九点,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东部的三间房乡乡情村史陈列室。在泰福苑三区,陈列室紧贴一栋灰色住宅楼,外侧装饰白墙、灰瓦、木窗,宛如胡同里古色古香的四合院。一旁的红色木门,却紧紧掩着。

门口等候十几分钟,记者随机找到在附近遛弯儿的王大爷,一番打听。“陈列室建成有两年多了,但从来没开过门。”在这里住了四年的王大爷说,自己和周边居民都没有进去过。

不只这个村,记者先后探访了怀柔区宝山镇超梁子村、大兴区长子营镇赤鲁村等村的乡情村史陈列室,也频频尝到“闭门羹”。而且,村史陈列室大门外侧,并无任何开放时间、联系电话、预约方式等相关导览信息。

一位知情者介绍,村史陈列室的维护和管理,基本都由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兼职,在保证日常工作的前提下,很难抽身专门守候;此外,若是每天面向公众开放,水、电等费用开支,对村委会来说,也是不小的经济压力。

旧场景缺乏特色

为了一看更多村史陈列室“庐山真面目”,记者提前预约了几个村的村委会和相关负责人,在他们的引领下进行参观。

通州区张家湾乡情村史陈列室,一艘具有百年历史的清代漕运货船,“诉说”历史上“运河第一码头”的漕运故事;大兴区青云店镇孝义营村乡情村史陈列室,层层叠起的九层“孝心馒头”,展现村里传承300多年的敬老传统;延庆柳沟乡情村史陈列室,微缩的豆腐坊,再现柳沟火盆锅——豆腐宴的发展历程……

一间间乡情村史陈列室,成为乡村人文历史的宣传站、文化遗产的传承地、民俗风情的展示台。与此同时,记者也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乡村生活图景”。

贴满旧报纸的土墙、落灰的煤油灯、铺着草席的土炕、表彰“先进工作者”的奖状、打着补丁的搪瓷洗脸盆、花花绿绿的粮票……这些零零碎碎、极具年代感的细节,几乎在每个村史陈列室都能看到。

据一位设计师透露,乡情村史陈列室一般由三种元素构成:文字、照片和老物件。有的乡村,历史底蕴不够深厚、不具有代表性,只能通过老物件“构建”一些生活图景。这些老物件,有的由村民热情捐赠,也有的是从收藏市场购买而来。

老物件需要故事

村史陈列室里的老物件,展陈多有雷同,但故事不尽相同。

距离市区约50公里,房山区黄山店新村东北缘,群山环抱中有一座村史陈列室——红色背篓精神纪念馆,自去年年底建成以来,已吸引3万人参观。

深山里的纪念馆,为何备受瞩目?带着疑问,记者走入其中,倾听了“红色背篓”的故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黄山店村周围7个村子只有1个供销社,由于交通不便,山上的人很少到山下买东西。黄山店供销社负责人王砚香便带领白金海等党员职工肩背背篓,跋涉于险山峻岭之间,20年如一日,坚持送货上门,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背篓商店”。

“红色背篓”的故事,被“铭刻”在纪念馆里,还被“播种”到房山黄山店新村的各个角落。坡峰岭景区设立“红色背篓”餐饮部,黄山店新村建造“背篓文化画廊”。去年6月,村里专门成立了7支红色背篓志愿服务队,为前来参观的团队讲解、引导“重走背篓路”徒步体验线路……

由于参观的人日益增多,红色背篓精神纪念馆也从原来的预约参观变成全年开放,并由村集体企业运营。“村里有十位年轻人,经过专业培训,担任讲解员。市民可以免费参观。租用纪念馆会议室、周边旅游的消费,能够补贴其运营开支。”相关负责人介绍。

老物件并不会说话,需要人赋予生命与温度。

浸染了旧时记忆与温暖的老物件,“面貌”多有雷同,但“命运”却不尽相同。

记者走进顺义区后沙峪镇董各庄村乡情村史陈列室,在老村长王永兴的带领下,领略着里面的一物一景。“这是村里的一座老庙,后来改为学堂,很多老人都在这里上过学、念过书。”王永兴在几张斑驳的旧桌椅前向记者介绍,“‘学堂’里的这块桌面是我捐赠的,上面还画着三八线……”

除了王永兴,董各庄村一共有十二位村民是陈列室的义务讲解员。老书记贾长海讲村口的古井、老党员张士珍讲村头的大槐树、老瓦匠王文彬介绍村里盖房的物件、老木匠崔永春讲述从前的木匠活儿……他们各显其能,一件件老物件在有声有色地讲述和演示下,“活”起来了。

记者在探访一些村史陈列室时,也发现有的老物件只是被装在玻璃柜里,一存了之,甚至连文字介绍也没有。村史陈列室变成旧物仓库,只有“储存历史”的作用。

记者手记

陈列室要“活用”起来

散落京郊大地的乡情村史陈列室,把一段段尘封多年的历史记忆展示在世人面前,成为记录村史沿革、村落文化、民俗风情的重要载体。

如何让村史陈列室和村民产生血脉联系,实现其传承文化、活化资源的价值,是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的问题。村史陈列室要“活用”起来。如果无法实现专人管理,可借助社会力量,将村史馆的建设与发展乡村旅游、保护传统工艺、推动乡村振兴等紧密结合。村史陈列室,可与文体活动中心、公益艺术馆、青少年教育中心等公共空间融合,成为民众愿意去、呆得住的地方。此外,要对村史陈列室发挥的作用进行考核,让村民来评价,效果不好的应当由相关部门责令改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