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儿科研究所医生的“双城记”

北京日报2020-01-24 09:22

在首都儿科研究所廊坊市妇幼保健中心病房,首儿所附属儿童医院的李颖医生正在查看入院患儿病情。本报记者 方非摄

本报记者 刘欢

1月23日不到6时,天还黑着,李颖发动汽车,离开了位于西四环的家,她要赶去廊坊市妇幼保健中心出诊。

李颖是首都儿科研究所新生儿科副主任医师,两家医院开展技术合作并启用新生儿病区后,一周内,除在首儿所出门诊外,李颖大约有三四天都要在廊坊工作。

7时40分左右,李颖的车驶进廊坊市妇幼保健中心,换白大褂、戴口罩……8时整,她走进普儿病房,开始早交班,完成交接,李颖又多嘱咐了一句,“最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增多,大家要注意严格防护,接诊疑似病例,一定要及时上报……”

新生儿暖箱里,一名刚出生两天的婴儿睡得正香。“这名患儿是1月21日上午8点出生,体重3800克,当晚因新生儿感染被收住院,入院时白细胞是36.0×109/L,中性粒细胞占比82.4%……患儿母亲产前检测B组链球菌阳性,产时有早破水。患儿目前应用抗感染和营养心肌治疗……”值班医生汇报着。“新生儿B组链球菌感染时,容易引起重症肺炎、呼吸窘迫综合征、败血症、化脓性脑膜炎等危重情况。有高危因素分娩后的孩子要进行密切观察监测,及时给予治疗。”李颖边诊查患儿,边嘱咐着医护人员,“孩子目前存在感染,在喂养时要仔细观察腹部情况,避免因喂养奶量过大而影响肠道功能……”

新生儿病房外的走廊里,一整面墙挂满了医护人员和小患儿的照片。“这是一个肠造瘘患儿,在首儿所手术后,到这里继续术后恢复,我们让宝宝和妈妈母婴同室,正在教妈妈怎么护理孩子、如何更换造瘘袋……”“这是一名膈疝患儿,是新生儿畸形中死亡率特别高的一种疾病,在首儿所外科做了微创腔镜手术,绿色通道双向转诊到这里恢复……”李颖指着照片,说起已经康复的小宝宝,脸上都是开心的笑。

和首儿所合作前,廊坊市妇幼保健中心没有新生儿科,也没有病房,儿科门诊只能看些常见病,所以当地孩子生病,不少家长都会辗转到首儿所看病。

现在,这里大变样。包括李颖在内的5名首儿所医务人员及2位新生儿护士长带着先进的诊疗技术、临床技能和管理经验常驻廊坊,从建章立制到教学查房,手把手带教当地医护人员,大大提高了其医疗水平。首儿所每周还派出内科、皮肤科等不同科室的专家轮流到廊坊妇幼保健中心出专家门诊,使当地及周边患儿在家门口就能请北京专家诊疗。目前,廊坊市妇幼保健中心普儿病房已开放了15张床位、新生儿病房开放了20张床位,几乎可以承担各种新生儿的危重症救治。该院检验科也增加了腰椎穿刺、脑脊液化验、多种病原核酸检测等项目……医务人员不仅早期识别并确诊格林巴利综合征、先天性心内膜弹力纤维增生症等重症,还通过首儿所科研平台的基因检测手段,发现了好几例罕见病患儿。

不久前,一名出生3天的患儿因黄疸被收住院,医生分析,患儿可能因新生儿溶血引起黄疸,但却不是常见的溶血现象。这引起李颖的警惕,孩子很可能是一种少见抗原引起的新生儿溶血,必须尽快找到病因,阻断病情进展!她指导医生第一时间联系了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并连夜将孩子的血样送检。检验结果显示:孩子是一种罕见的溶血,患儿体内红细胞破坏很多,病情进展会发生严重贫血和胆红素脑病,到时就只能进行换血治疗。所幸,诊断及时,患儿经过药物阻断治疗,很快康复出院。“孩子出院时,黄疸退了,小脸儿红扑扑的,特别可爱。”李颖开心地说。

两院之间还建立了畅通的双向转诊机制。首儿所普通(新生儿)外科应用微创腔镜手术成功救治了数例从河北、天津转诊的先天畸形新生儿,并于术后转诊至廊坊市妇幼保健中心。在促进患儿术后恢复的同时,也避免了母婴长时间分离、奔波。

据统计,去年,廊坊市妇幼保健中心儿科门诊量近4万人次,新生儿和普儿病房共收治患儿近300人次,覆盖住院病种40余种;双向转诊及绿色通道转运患儿30余人次;开展危重症抢救技术和新生儿护理30余项……

每天在北京、廊坊之间奔波,多辛苦!李颖笑笑,“作为医生,这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能帮这里的患儿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减少他们的就诊波折,我们辛苦点儿,也觉得值!”

李颖付出的不仅是奔波,每当病房又新收治危重患儿时,她晚上就不回北京了,她把医院一间小杂物间拾掇出来,累了,就眯一会儿。为什么不住宽敞点的房间?“条件好的房间,都留给患儿吧。”李颖说。

过完这个春节,李颖就要跟廊坊市妇幼保健中心告别了。她申请加入援疆医疗队,即将启程奔赴和田市人民医院,开始另一段“双城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