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北京卫视主持人悦悦:这些年,我的每一步都没有白走

腾讯大燕网2020-02-27 14:59

对话北京卫视主持人悦悦:这些年,我的每一步都没有白走

2020年的春节注定令人难忘,疫情由武汉爆发,随着春运大潮漫延全国。除夕之夜万家团圆,而北京卫视的工作人员,却在为此次疫情做着特别策划。不久后,北京卫视接连推出四档疫情防控特别节目,其中三档节目中,都可以看到北京卫视主持人悦悦的身影。

刚刚完成一天录制的悦悦,丝毫没有给自己休息的时间,立刻投入到了此次采访。过程中我们得知,大年初二悦悦便已复工,且近一个月一直维持着高强度、高密度的工作状态。兼顾《养生堂》《我是大医生》《老师请回答》三档节目的悦悦表示,身为媒体人,“接受任务,完成任务,快速反应”是她的职业本能。

心怀媒体使命 诚实记录所见所感

为了让大众更全面地了解新型冠状病毒,在北京卫视《养生堂》节目中,悦悦全副武装探访中国疾控中心高级别实验室,真实地展示了一线科研人员的工作状态和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进展,让信息更加透明直观,也给辛苦的一线科研工作者一次发声的机会。“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一线的记者,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要做好桥梁的工作,将我看到的事实诚实地记录下来”。

遗憾的是,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进行准备,但P3实验室对于进出人员要求极为严格,必须经过严苛的培训和考核方可进入,节目组最终没能深入其中拍摄。节目播出后,网络上掀起了关于防护服的讨论,有网友认为身着防护服却未能进入P3实验室,是对防护服的浪费。悦悦对此回应:节目时长原因没能展现出来,因为防护用品未被污染,已经被悦悦带回,在后续一线采访时继续使用,请大家放心,绝对没有发生浪费。

对话北京卫视主持人悦悦:这些年,我的每一步都没有白走

疫情期间的特别节目,具有极强的时效性和社会性,十分考验主持人的随机应变能力和分寸感,充满了未知的挑战。“保持严谨的态度,在特殊时期不输出焦虑”是悦悦对自己的基本要求。

身份不断转换 首次登台做“老师”

谈及同时主持三档节目,且观众几乎覆盖全年龄层,悦悦笑称最近的她十分“分裂”。她说“《老师请回答》的观众是孩子,《我是大医生》年轻观众更多,《养生堂》则面向中老年人。针对不同的观众群,我需要呈现出不同的状态。尤其是首次尝试的《老师请回答》,我花费了许多的心思去适应和转变。 ”在感性与理性中不停地切换,已成了悦悦近一个月的常态。

《老师请回答》大中小学生同上一堂课是由中共北京市委教育工作委员会、北京市教育委员会联合指导,北京卫视专业团队制作的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教育节目,邀请国内权威教育和医学专家,针对疫情期间“延期开学”“儿童防疫”“疫情期心理疏导”等相关问题展开,在疫情发生的一周时间内即完成首期的制作与播出。谈到《老师请回答》,悦悦直言这于她而言是一个全新的挑战。观众的年龄更小,在表达观点时更需谨慎,既要有知识点的输出又不能过于严肃深奥,同时由于观众多是青少年及儿童,主持风格也要大幅度转变。

对话北京卫视主持人悦悦:这些年,我的每一步都没有白走

不过《老师请回答》也令她收获颇多,认识了许多无怨无悔默默付出的一线医护人员,也听到了很多“逆行者”的故事。来自四川乐山人民医院影像科的黄维医生,就是这样一位令人敬佩的“逆行者”,在得知武汉急需影像科医生后,他毫不犹豫地决定奔赴一线,驱车18个小时自四川赶往武汉,身为父亲他或许疏于了对孩子的陪伴,但同时也身体力行地告诉孩子,未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坦然接受历练 成功从来不是侥幸

一个月以来,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已是常态,有时一桶泡面便是一顿餐饭。但在她眼中,坚持在抗疫一线的“逆行者”们才是真正的辛苦,节目中那些了不起的人物,给了她无限的力量,也让她更深切地感受到,身为媒体人的责任与担当。每一次在大众面前的表达都需更加严谨,要对输出的信息负责,对节目负责,对观众负责,更是对身在一线拼搏的“逆行者”负责。

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后,悦悦以优异的成绩成为当届毕业生中唯一与北京电视台正式签约的双语主持人,依次在新闻频道、生活服务类节目和健康类节目中历练、积累与沉淀,此次的临危受命,于她而言是考验更是收获,回首过去,她坚信“每一步都没有白走”,也十分感激北京卫视对她的栽培。

北京卫视深耕行业多年,拥有极其稳定的观众群,此次面对疫情的极速反应,更是令它圈粉无数。身在北京卫视多年,悦悦认为北京卫视之所以能拥有今天的地位,与其根植于观众心中的公信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向观众传达正确导向的声音,输出真正实用的内容,时刻不忘大台的担当,就是北京卫视的核心竞争力。

和煦如春风,亲切似朋友,是观众对于悦悦的评价,首次主持《老师请回答》就已收获了一众小粉丝的她,依然谦虚地认为自己仍需不断改进。悦悦身上最难得的,是她对职业的敬畏感,访问过程中她坚称自己是记者型主持人,时刻不忘自身的责任。正如她所说,做良好的表率,用乐观的态度面对变化,不制造恐慌也不制造虚假的希望,是当下媒体应该有的原则。她这么说,也正在这么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